十 年

┌2015-08-27┐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长沙市长郡中学  朱天一 
 
  (一)
  这是哪儿?
  这不重要。他对自己说,走吧,走吧。
  拿起自己本就不多的行李,他挤下了列车。这座城市并不大,却清爽。在他心里,比那些什么所谓的国际化大都市要好得多。
  十年了啊。他在心里叹道。
  十年,很漫长吗?你忘了哭,我忘了笑,唯有长久的沉默。
  十年,哦不,更久前的他,是一个多么淡然的孩子。他可以泡一壶香茗取一本小说在茶香弥漫中度过一个晚上;他可以走在一条不熟悉的林荫道上突然回头冲着迎面洒来的阳光暖暖一笑;他也可以怔怔地望着对面的楼道很久很久,或许只是期待昨天偶遇的红衣女孩会再次出现……
  他不爱与人争些什么,他只爱一个人安静地自处。但当别人将崇拜的目光投向他以及他手中的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他发现自己原来也渴望这些东西。
  于是在象牙塔里,他疯了似的学,玩了命的学,累到差点吐血也要继续学,以至于他的所有室友都将“喊我起床”这个任务,心安理得地交给了他。
  天道酬勤。他很快出类拔萃,成为学生会主席,在知名杂志上发表论文……崇拜与赞叹涌向了他,关于他的谣言也开始悄悄流传。刚开始,他不甘,他愤怒,他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烟消云散,于是,他拿起笔或者话筒与他们争论。其结果可想而知——他的每一次反击,都只能引起越来越多的讪笑。记得那次,他喝了很多酒,迷迷糊糊地问着室友,为什么他这么努力,却要遭受这一切压力。
  室友们也被灌醉了,趴在桌上,却一语道破天机:“因为有些人认为你不该如此优秀。”
  而你压根儿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儿。
  这句话如冰锥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
  十年,很漫长吗?你早已忘了你的誓言,可为何我还记得?
  他立在火车站口,呆呆地看着人群,看着女孩子们头上飞舞的彩色发结,看着她们白皙的手腕上的一串佛珠,看着她们对着男友轻颦浅笑的可爱脸庞……
  他忍不住又想起了她。
  他们得开始十分的俗不可耐。他不停地装作偶然地出现在她的身边。或者装作偶然地在食堂坐在她的身边吃饭,然后在一个她没带伞的下雨天,装作偶然地把伞举到她的头上。哦,对了,这次有一点变化,他的手机旁放着《不能说的秘密》。
  然后他们就牵手成功了。但他很快发现,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地和他一起走过一段路。他不甘心,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不停地努力,也用自己薄弱的经济基础努力的打造她这个上层建筑。他用自己从小就练起的古琴为她抚着《凤求凰》的古曲。然而,一切的一切都俗不可耐地终结于那个温暖的午后。时光定格在她转身离去的决然的身影。
  他伸出手想抓住些什么,却只握住了一些还带着一丝丝香味有温度的空气。
  后来听说她与校长的公子喜结良缘了。
  他以为他会疯狂,但他却发现自己的心空了;他想挣扎,却又摆不动身体;想呐喊却又发不出声音,只留一段他一厢情愿的爱情故事在脑海中单曲循环。
  “同志,车在那边。”一位保安见他呆立太久,以为他不知道出租车在哪里,便上前善意地为他指点迷津。他一楞,回头冲保安一笑:“谢谢。”
  上了车,随便报了一个刚刚在百度上查到的宾馆名字,他便将头转向窗外。车子缓缓地驶过平坦的马路,他望着远处的几栋高楼出了神。
  十年,很漫长吗?那些不能或不愿拾起的记忆就让他们散在风里吧。
  毕业后的那段日子,很苦,苦到他几乎不愿去回忆。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小伙子会受到什么样的冷遇,自不待言。终于,他考上了公务员,而且短短五年,他就成了科长。他说着不是自己舌头说的话,做着自己的手不愿意做的事,他凭藉自己的才智与无师自通的手段,在官场上如鱼得水。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那个会为一本书不惜跑遍全城的少年不见了,那个会为书中一句话而感动到落泪的少年不见了,那个会为邻桌女孩对他的温柔一笑而窃喜一整天的少年不见了,那个喜欢触摸阳光喜欢轻品清茶的少年不见了……
  有人说,这是成长的必然过程,可他发现,这样的成长,他不需要。
  他终于发现,自己为了不失去,而失去了一切。
  所以他选择了退出,退出这个舞台,去到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找回自己,重新开始。
  十年,很漫长吗?它长到可以让蓝天被霾四面包围,可以将齐天大圣改造为斗战胜佛,可以让曾经的一切化为泡影。
  十年,很漫长吗?它也短到让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让我们清晰的记得自己曾经一次次地获得,又一次次地失去。
  就是这里了,他告诉自己。
  他会在这里娶妻、生子,稳稳地度过这一生。也许有一天,他会忽然忆起这被尘封的十年,他或许会突然惊悸突然战栗突然潸然泪下……
  凭谁把盏问,可饮一杯否?
 
  (二)
  他们已经走了十年了。
  如来看着雷音寺光滑地板上凭空映出的四个人影——好吧,虽然不能说都是人——以及他们周围的群山万壑,还有众多被神仙们称之为“妖”的东西。
  “师傅真是好兴致,又来看这几个人的西游之旅。”阿傩在一旁恭敬地、又带着一点嘲讽之意地说。
  如来微叹一口气,手指轻指画图中央,那一个英勇,却麻木的身影。
  他不知疲倦地挥舞着手中的长棍,将一个又一个扑向他的妖魔从空中打落。他的棍法精、准、狠,几乎没有哪一个妖怪可以近他的身。血光冲天,夕阳西下,青山仿佛被血色染红,红得让人不忍目睹。但那个身影却无动于衷,仿佛他不过是在对着一些沙包挥棍。夕阳,映出了他眼眸中的空洞。闪闪发光的只有他额上的一道金箍。
  “你能忘了他吗?”
  没人会忘,没人能忘,也没人敢忘。
  整个天界,不论是再过一年,十年,还是五百年,他的名字都会深深地印在每个神的脑海中。
  只因为,他是孙悟空。
  五百年前,正是他,打乱了整个天界的秩序。他打破南天门,掀翻蟠桃宴,打碎凌霄宝殿,诸神惊恐,直至玉帝请来如来佛祖才将他压在五行山下。
  如来承认,当他正面对着那时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时,他居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来自于实力,而来自于彼此的心。
  那颗狂妄无畏的心震撼到了他。
  如来知道,若不是实力上的绝对差距,这雷音寺怕是五百年前就不复存在了。
  “可那又怎么样?”阿傩不屑,“在师尊您的紧箍咒的束缚下,他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成?再骄傲的灵魂也早该烟消云散了罢?”
  “不,”如来挥手打断弟子,“那颗饱含骄傲的心,从未认输,戴上紧箍咒后,他一直在反抗……
  直到今天。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巨大身影——牛魔王,牛魔王手里持着一杆大旗。旌旗舞动,“齐天大圣”四个字清晰可见。
  “孙悟空!”牛魔王吼道,“你还记得我们七妖王结义的盛况吗?喝下这杯花果山山泉酿的酒,回来吧!”
  孙悟空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又是一棒。
  一声清脆,像灵魂破碎的声音。
  牛魔王呆呆地看着那掷出的酒杯化为空中破碎的珍珠,怒极反笑:“好!今天,你纵使不在,我也不会玷污了这面旗帜的荣光!”
  两个身影交缠。
  一声闷响,像心被撕裂的声音。
  旗帜倒了,却忽地燃起接天大火,映亮了已黯淡的天空。
  “十年结束了。”如来轻叹。
  终于结束了。
  他已经不是当年的石猴了,他忘记自己要什么。
  他终于不是当年的美猴王了,他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战斗了。
  他总算不再是当年的齐天大圣了,因为他最终在成佛路上忘了自己是谁。
  门外传来伽叶的声音:“师尊,唐僧师徒四人已经到了灵山脚下。”
  西游,结束了。
  十年,结束了。
  等待下一个齐天大圣出现,不知又是多少个十年。
 

(作者: 朱天一


相关阅读:

  • 十 年 2015-08-27 05:09:43
  • 生命的力量 2014-11-12 16:27:36
  • 生命的力量 2014-11-12 16:26:57
  • 我的家乡 2014-11-12 16:25:29
  • 如果可以 请你回眸 2014-07-22 01:09:04
  • ____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杨依
      杨依
    • 刘佳音
      刘佳音
    • 邓曦
      邓曦
    • 邓京
      邓京
    • 夏楚惟
      夏楚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