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作品推荐]《青山绿水》 作者:何顿

┌2013-06-0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品推介
  何顿先生新近出版的作品《青山绿水》是一部中篇小说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青山绿水”、“永远是十七岁”、“我的生活”、“蒙娜丽莎的笑”、“新青年酒吧”、“别人的故事”、“希望”、“到此为止”共八个中篇小说,都是作者早几年在《收获》《花城》等刊物上发表过的小说,有些作品或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选载。 是一部既直击当下社会现实又透视表现复杂人性的优秀作品。通过这些中篇小说, 作者一直都在追求写出一些小人物的生活和情感。如书中反复书写“白水县黄家镇”这个虚构的小镇,就是作者在湖南走过任何一个县城和小镇的综合体,作者曾在这些地方住上过一两晚,听听当地的男人说事,看看当地的风貌,观察下当地人的生活。于是他就虚构了书中所叙述的生活在黄家镇上各种各样人生活的系列小说,让读者读起来也特有亲切感。在小说集里,有一个警察和一个妓女的故事。也有通过不同人物的心理描写,写出了一个放胆思想,却不敢于行动的悲伤、酸涩的,一个人格被扭曲的男人悲哀的故事。偷情、失足女人、甚至凶杀,这些社会低层人的真实写照,都是书中经常涉及的素材。作者在创作上,把最原始的最真实的东西,原汁原味地端给读者,这也是在告诫我们,写好人好事,让善良的人们看到希望,写坏人坏事,是想展示人性的弱点,给读者以启迪。何顿先生的《青山绿水》让我们在阅读以后无不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艺术震撼,大家可以去读读,或许从中可以得到些许教益。
 

  刘雪明《青山绿水》访谈 ——何顿

  1、您的这部《青山绿水》,虽然是一个小说集,但里面包括的八部中篇里,“白水县黄家镇”这个地理位置,被反复书写。我在微博上也看到,残雪老师也在问你,“黄家镇”的原型在哪里,我想问的是,您这么费力气的书写一个虚构的“黄家镇”是为什么?
  何:黄家镇是我在湖南走过的任何一个小镇和县城镇的综合体,我曾经常去长沙周边的小镇走走,如靖港镇、铜官镇、高塘岭镇和朗梨镇等,在那些镇上的小旅社住一两晚,听听镇上的男人说事,看看镇街上的风貌,观察下小镇人的生活,于是就虚构了黄家镇人生活的系列小说。前阵子,还有一个读者在我新浪微博上留言,说我写的黄家镇是朗梨镇呢。
  不只是这八个中篇,前后写了十几个以黄家镇为生活背景的中篇,还有《我们这代人》、《女人男人》、《发生在夏天》和《第三只眼》等。更早的,有《古镇》(此小说刊发于1989年《芙蓉》第6期,是我第一篇写黄家镇的小说)和《真寐假寐》(此作刊发于1991年《芙蓉》第2期),所以,应该说是“蓄谋已久”的。

  2、不仅仅是“黄家镇”这个地埋位置,像“红星民族乐器厂”、“黄春和粉店”这样的特别人厂名、店名也潜伏在每一部小说里,甚至包括人: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到此为止》里的李民警李小兵,正是《青山绿水》里的李副所长;而《希望》里的电视台记者宋佳,当然是《青山绿水》里“我的婶婶”宋佳……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样的处理,您的用意何在?
  何:红星民族乐器厂、镇红旗织布厂和镇陶瓷厂,是我总要给黄家镇的人物一份工作,不然,他们不一个个都走了?至于工厂倒闭了,他们怎么活?还得让政府给他们发最低生活费,否则,都会去犯罪。小镇上的某些人,还有城市里的一些中年人,不就是这样活着么?天天麻将馆里见,为十几元或几十元钱输赢而奋斗,这是底层人的真实写照。
  黄春和粉店和异南春饮食店、赵美丽舞厅和新青年酒吧以及怡园酒店等,为什么在这篇小说里出现,在那篇小说里又出现,是小说中的人物总要吃或总要办酒宴。在我N年前画的黄家镇街巷分布图里,它们在主街上。
  至于人,黄家镇只这么大,一个派出所,几家倒闭的工厂,生活在一个小镇,这些人就得串在一起,张三李四都是熟人,这也是现实,不能回避,读者读起来也会有亲切感。

  3、特定的地理位置在文学作品里反复出现,中外都有代表,贾平凹的商州,李锐的吕梁山,张炜的胶东半岛,当然还有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有这些金玉在前,我能将您的创造黄家镇这个举动,示为一种文学的野心么?
  何:贾平凹、李锐和张炜的小说,本人没读过几篇,读了也不记得了。福克纳的小说曾经读过一些,他老人家的长篇,本人愚钝,买了一些却没一本读完的,可能是译文太差了。不过,福克纳的一个中、短篇小说集,我倒是读完了,这是多年前的事,也没什么印象了。
  我的文学野心,曾经确实有,图都画了,不能说没有。不过在我二十多年的文学创作中,不是增大了,而是渐渐泯灭了。因为,没有几人关心我的文学创作,媒介和评论家及读者都关心上述的这几人了,犹如歌手登台演唱,老是没人捧场,就灰心,不去想了。

  4、在这部小说集里,您一直都在写一些小人物的生活,或者准确的说,是小人物的生活困境。这是为什么?除了《永远是十七岁》,偷情、失足女人,甚至凶杀,在您的小说里,都是经常涉及的素材。为什么总是在这些题材上打转呢?
  何:因为这些东西更原生态,便于书写,而且人在一种艰难困苦的逆境中,会做出一些自以为聪明的违法的事,而做了又后悔,而这些事就像魔咒,缠绕着他们,让二牛、三伢子们寝食难安,让《蒙娜丽莎的笑》、《我的生活》和《希望》里的一个个女人,追悔、痛苦和悲伤。人家写好人好事,让善良的人们看到希望。
  我写坏人坏事,是想展示人性的弱点,给读者以启迪,作家不一定都要唱赞歌,也不用扮成一个伦理道德的捍卫者。我可能在创作上更西方些,年轻时读过很多世界文学名著和哲学书,把自己的文学观西化了,觉得用事例,其实更真实、更好,更有力。
  这就是本人老在这些题材上打转的原因!

  5、既然这部集子以《青山绿水》命名,我们就回到《青山绿水》这部小说中来。说起来,好像也只有这一部中篇,结局是那种暖色调的。有人说,《青山绿水》的命名,其实是有深意的。您还是准备像博客上所说的那样“引而不发,憋着,让不同的读者寻找不同的答案”吗?
  何:也不是什么憋着,只是不同的读者确实会有不同的答案,多说无益。
  中国有很多女性从事的都是不那么光彩的职业,曾经在一张报纸上读到,有人粗略估计,有两三千万吧?这比北欧的一些国家的人口都多,总要给她们以归宿,不然,她们怎么活下辈子?!

(作者:长沙市作家协会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陈翔凤
    陈翔凤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杨依
    杨依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鸽
    李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