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婚姻时代(刘伟明)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几天王小杰算是当上了“黑道英雄”了,没有一件事情不让他感觉到背,所谓时乖运蹇一古脑全赶上了趟。
  大前天送领导的一个朋友,因为单位的车统统都出去了,王小杰便毛遂自荐的私车公用,没想到刚刚走了一小段高速公路就爆了一条后胎。幸亏平时已经练就了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傻样,所以才没有酿成事故。可是恰恰那天备胎也坏了,没有来得及去修理,这也活该他不利攸往了。虽然按了道路旁的SOS电话,但是被施救队无条件的收了800元,没有道理说。王小杰只能暗暗的喊天,《礼记》有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如今好端端的官道管理竟然改制成了绿林好汉的豪华据点,古人说是蜀道难,已经科学发展到了天下九州无处不觉行路难,动辄便要留下买路钱了。难怪全国的交通厅长隔不几年就有几个因为富得离谱,随随便便就被乌呼哀哉的撸下来了,也许还是因为这买路钱太多给闹腾的。
  前天为了去买点狗粮,看见一位老太太摔倒在路边,他又不由自主的开车将老太太送到医院,结果被后来赶到的家属狠狠数落一顿,质问王小杰如果不是你开车撞了我们家老太太,那你怎么会到送她到医院来?你以为现在学了“三个代表”,这个社会就可以进化到黄鼠狼真会给鸡拜年啊?简直是不可开交,王小杰硬是百口莫辩,觉得闹心得不得了。那老太太也是半睁半闭着眼,医生反复问她到底是哪里出了状况,她只管自己哼哼唧唧,却又不时偷偷摸摸的瞄着自己的亲属和王小杰继续争执纠缠。幸亏110的警察叔叔来了,在仔细询问了医生的情况后,知道是老太太犯了心绞痛的毛病,绝对不是什么交通事故,从理论上来讲王小杰应该是做好事救命的侠义行为。但是时下中国的理论太多,也没有什么太靠谱的理论可言,于是在警察叔叔的调停下,家属们也体现出了高风亮节的良心,只要王小杰出了所垫付的1000元治疗费就罢休了。其实王小杰的确还是憋着一股气的,心里暗暗骂道:还是孔子他老人家教导得对:“老而不死是为贼”!但是真要见死不救的话,也是有悖传统道德的,真让人两难。当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好心的警察叔叔对他说:
  “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想管就管一下,不想管就千万要走远点。”
  此刻王小杰真的好感动,警察叔叔既没有批评责备,也没有表扬赞赏,但够实在,颇为中庸而不失亲切。只是因为救人误了喂狗工,他也确实懊恼了一下,心里叹息着说:倒霉就倒霉吧,反正这年头反正大家都搞不清楚是狗不如人还是人不如狗了。
  从概率上说,连续发生这样惊悚和烦心的事情已经是够奇迹了,可是昨天的遭遇就更加活见鬼了。本来这两天就心情不太好,于是在和朋友吃过晚饭后,便乘着几丝微醺来到江边的风光带散步。这本不是他的习惯,也不知道这个风光带上到底有些什么名堂。已经是深秋了,晚风中多少透射着些许寒意。风光带里人影憧憧,有跳街舞的,有拉胡琴吊嗓子的,煞是热闹。王小杰信步置身其间,倒也觉得悠然起来。这时忽然有个女人大呼起来:
  “抓贼啊!抓贼啊!”
  王小杰朦朦胧胧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条黑黑的身影朝着河堤下窜去,后面追的女人呼天抢地,但明显是追不上了,女人后边还有人在跟着追。这一定是起抢劫案,向来喜欢管闲事的他不由自主脑门子又热起来,所谓古人的侠肝义胆顿时在体内翻转。“暂凭杯酒长精神”。在年轻的时候,他非常喜欢运动,篮球、乒乓球、游泳,是样样擅长,甚至还练过几套洪拳路数,只是多年未曾所用,估计再好的设备也是会年久失修的。王小杰当然没有来得及细想,便蹭蹭地也追下河堤去。也多亏是有点三脚猫的花拳绣腿,跑了一阵还是挺了下来。在岸边景观灯的照耀下,只见一个魁梧的男人站在河边手里舞动着一个女式提包,口里也不知道咋呼着什么。王小杰琢磨这下应该是可以手到擒来了,于是想用一个三步跨栏的姿势扑上去。因为平时看多了《水浒传》,也把自己当作武松了,口里也不禁大吼一声:“洒家来也,那厮放下贼赃!”
  可刚刚一发力,王小杰这才觉得自己真是垂垂老矣,这第一步刚刚腾起,第二步却怎么也使不上劲道,身体踉踉跄跄地向那男人怀里歪斜下去。那男人虽然是大惊失色,但也不是摆着甘心俯首就擒的样子,而是一闪身还顺势一推,王小杰一个筋头便栽落在有点寒意的江水中,至少这一下是使得他酒意全无了。那男人也是慌不迭地将手伸向在水中挣扎着站起来的王小杰,嘴里嚷嚷着说:
  “你是干什么的啊?我们家的事情连法院也不管的,你来充什么象啊?”
  王小杰如同又被当头棒喝了一下,直楞楞地挺立在齐腰深的水中,也没有理会那男人伸过来的手,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摆脱眼前的窘境。突然在心里默念起《诗经》中“深则揭浅则厉”句子,没有想到就这点学问成了这个时候的一个救命屁。
  耽误了这点工夫,那女人也就撵上来了。那女人走到那男人身边不断地捶打起他来,还大声呵斥道:
  “你这个死鬼死猪头,一天到晚只晓得吵老娘的事。难道你不快活也不许老娘快活啊?要不是这位帅哥哥来打下岔,老娘的面子里子都会被你整死去!死鬼你还不下去捞人啊?!”
  话音未落,那女人一脚早踹在那男人的屁股上。那男人“扑通”一下也翻身落水,在水中与王小杰又迎面撞个正着,两人面面相觑,竟无言以对。王小杰心想自己硬是中邪了,《易经》上说出门不利也只是说见“载鬼一车”,可偏偏遇到了这样一个让人莫名其妙的母夜叉,一个外强中干非常另类的男子汉,自己真是这次栽得太冤了。当他悻悻然地爬上岸,那女人还在痛骂她的死老公,聚拢来的人群不时发出了种种的讪笑声,王小杰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可又无从表达,只好是耷拉着脑袋拖着湿漉漉的身子悄然离去。
  此刻他最想的是在路上拦一辆“的士”回家,但是看到他这副落汤鸡的样子,没有一个司机愿意理睬他。倒是一位开“黑摩的”中年汉子凑上来说:
  “大哥,你是外地的吧?第一次来吧?我看你还是个好人,我告诉你说,我们这个地方什么乌焦巴根的事情都有,你以后千万不要去管这些烂闲事,今天还只是栽在水里头,要不哪天栽在刀底下也是讲不清楚的。大哥你去什么宾馆?我先送你去,这趟免费,省得你们外地人说我们城市的老百姓不文明。”

(作者:刘伟明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蒋莹
    蒋莹
  • 程玥琪
    程玥琪
  • 夏楚惟
    夏楚惟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