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婚姻时代(刘伟明)(3)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那个冬天下了好大的雪,接着又出现了前所未遇的所谓的冰灾,整个城市的公共交通差不多都瘫痪了。由于上班的地点比较远,这天正好有政府官员到银行系统进行慰问,行长特地嘱咐她克服困难早点到。实际上她还是按照平时的作息时间起来的,要改变自己的习惯着实不容易。她每天都在住宅附近的一家小面馆吃碗冬菇菜心粉,清淡,素雅,实惠。其实王小杰也是天天在这家面馆吃碗牛肉面,经常和她打了个照面,却只是混了个眼熟,话都没有说过。面馆的老板娘却是位热心人,经常向她唠叨说:
  “这个王总真是个钻石王老五,你要是看得上他,交个朋友应该还是蛮不错。听说他还是个大作家大诗人呢!”
  赵姗姗是个心气神非常高的女性,每天见的都是吃着山珍海味的头面人物或成功人士,哪里会将这个王小杰市井之徒放在眼里,心想这个男人好象只会油嘴滑舌,哪怕是在吃碗面也要和食客们天南地北的胡说八道一通,学问好象是有一点,但是感觉很一般,比自己那背叛的丈夫距离还是比较远的,也就没有往心里去过。徐娘半老的老板娘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随时都可以送上顺水人情的:
  “王总今天做个好事方便不?”老板娘指着赵姗姗说:“帮我送一下这个美女呀,雪实在太大了。”
  王小杰也望了赵姗姗一眼,嬉皮笑脸地说:
  “好啊,粉友既然有要求,那我义不容辞啊!”
  赵姗姗觉得有点难堪,但看着店外飘飘扬扬的雪花,确实是面有难色了。老板娘一边在给新来的客人下面条,一边催促赵姗姗说:
  “快上车罗,路不好走,公共汽车都不开了,图个方便没有什么关系的。”
  王小杰赶快起身说:“走吧,大家都是一条街上的乡里乡亲,应该里仁为美的。再说是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是件美差事呢。来吧,拼个车也是节约资源啊!”
  赵姗姗也是别无选择了,只好放下身段,轻轻说了一声谢谢,小心翼翼的上了王小杰的灰色“夏利”车。
  王小杰问了她要去的地点,点了点头:“还算是顺风专车呢”。接着就开始絮叨了:
  “你看这雨雪霏霏的,其实是年年如此,本来应该是道美丽的风景是不?可是现在的城市管理者实在是太有才了,被他们一忽悠就成了灾难事件,现代城市建设难道就不考虑这些自然因素了吗?现在的工程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不查就是天灾,一查不是人祸才怪的。”
  赵姗姗心想这个家伙好罗嗦,便没有搭理他,觉得在雪地上开车蹒跚而行肯定十分危险,手紧紧拉住车上的抓手,她现在一心想的就是不要耽误才好。可是事与愿违,果然前面就有辆国产的红色宝马车被陷住了,大家都动不了。王小杰朝赵姗姗抱歉的笑了笑:
  “你先耐心坐一下,我下去帮一把,不然大家都走不了的。”说着他已经跳下车,向前面走去。
  王小杰围着那辆陷住的车转了一圈。看样子那女司机实在是有些窘迫,车上还贴着一张“新手上路”的标志,还有一句“别追我了,我不是偶像”的车贴。当时她手忙脚乱地把油门轰得老大,但车轮只是在雪地里拼命的空转,泥水四溅,还伴着一阵阵橡胶的焦臭味。虽然泥水溅了王小杰一身,但他还是笑嬉嬉的对女司机说:“别急,别急。凡事欲速则不达,我去叫人,大家推一把就可以出去了”。接着他大声吆喝起来:
  “来,来,来,大家都来锻炼锻炼呀,路见不平,一起帮忙。”
  于是有几位行人应声而至,大家一齐发力,车立马就被推出了雪地。道路又开始畅通了。面对困难的环境,哪怕是陌生人也会主动的表示互相关爱,这样的社会总之还是让人感到非常温馨的。赵姗姗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对王小杰的古道热肠好象多少有了一点了解,排斥的心情似乎也减弱了一些。王小杰一溜小跑雪一脚泥一脚的回到车上,脸上衣服上都沾上了污迹,他还在乐呵呵说:
  “有些女同胞经济条件不错,就是动手操作能力太差,胆子又大,天塌下来好象也不当回事的。”
  赵姗姗也莞尔一笑,揶揄地说:
  “看来你还蛮会怜香惜玉的啊!”
  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在超市买饮料时还搭了一条毛巾,今天准备放到办公室里用,这下可以派上用场了,便赶紧从包里掏出来递给王小杰:“赶快擦一擦,别玷污了你的光辉形象啊!”
  “哈哈,好女人就是可以做开心贴士呢。”
  王小杰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客气地接过毛巾在脸上擦拭起来,口里还念念有词:
  “胡为乎泥中?胡为乎泥中?援之以手,援之以手!”
  听着他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赵姗姗当然不知其所云,有点云里雾里,心想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段历史长河穿越出来的啊?
  冰雪虽然持续了一些时日,但毕竟还是结束了,转眼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日子。小面馆因为门面续租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不能再开下去了。
  在搬走的前一天,老板娘夫妇特地安排了一桌酒菜,答谢平时一些熟络的老食客,赵姗姗和王小杰自然也在被邀之列。老板娘轮流殷勤地给客人们敬酒,俨然是依依惜别的样子。在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照耀着冷冰冰的钢筋铁骨,人与人的关系似乎是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冷淡了。大家仿佛都是匆匆过客,心灵上的交流渐渐局促起来。食客们默默地接受着老板娘的敬酒,平时那种喜欢彼此开开玩笑的随和氛围也没有了。食客们心里明白,每天早晨在这家小面馆所得到的片刻欢乐时光将不复存在。老板娘的笑脸后面其实更透着几许艰辛,不知她明天又要到城市的哪个夹缝之中去奔波着讨生活,大家身边一个温情的驿站因为利益的冲突又要灰飞烟灭了。
  “哈哈,天下没有不散的面局。大家开心一点,为老板娘祝贺和送行干一杯。”
  说着王小杰站起身来,打破了略显凝重的场面。
  “所谓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大家一定要相信老板娘的明天会更好。”
  接着他特地走到赵姗姗面前,轻轻和她碰了一下杯,很动情地吟道: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桌上的气氛立刻就活跃了起来,觥筹交错笑声一片。
  赵姗姗楞了一下,心中涌动着一种无法抑制的酸楚。这句诗是当年前夫和自己写情书时常常用的,好象是前夫的专利语言一样。难道王小杰偷看过自己的情书吗?

(作者:刘伟明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蒋莹
    蒋莹
  • 程玥琪
    程玥琪
  • 夏楚惟
    夏楚惟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