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婚姻时代(刘伟明)(5)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唉,这年头做个男人不容易,而要做个好男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其实王小杰好歹也算是个读书人,自以为还是有满腹经纶。只是长期的流年不利,混了半辈子还是灰头土脸。年少时因慕古人之风,也曾有过所谓澄清天下之志,颇具意气风发的势头,也想做出一番顶天立地的事业。在别人都不太读书的时候,他却在废寝忘食的下惟发愤,闻鸡起舞。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对西方文明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态度,但是可能由于消化不良,倒引起自己国家的文化有点肠梗塞了。王小杰这代人是共和国的“中生代”,应该说是生得伟大,但是活得却比较窝囊,老是赶不上与时俱进的时代快车,机会上总是慢了半拍。好象等你刚刚到候车室,那车就嗤溜嗤溜的开走了,而你手里永远攥着只是一张想退又退不了的旧车票。王小杰虽然有良好传统文化基础,但是国家突然提倡要讲外国话了,所以成了学非所用。当错过了在学校读书的花季后,社会上又流行讲文凭了。唉,人生到底有多少岁月可以重来啊?
  于是没有文凭就得去拼文凭。
  过去有了文凭是由国家分配工作的,现在拿了文凭好难得找工作。好不容易熬到了娶妻生子,刚刚可以过上安贫乐道的小日子,共和国的阵痛又来了。忽地春雷一声震天响,丢了工作丢了饷。工人阶级主人翁的位置还没有坐热,稀里哗啦的就被下了岗,拿了一万多块钱安置费,转眼就成了无业流氓。这样的心理反差和失落感,不说是有点惊心动魄,也确实有点晕头转向。
  考虑到老婆孩子要吃饭,王小杰也不能不去想办法。虽说是“君子罕言利”,但出于无奈,他被一个曾经至为知心的朋友伙同去办一家贸易公司,开始也是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的,王小杰就感到小富即安了。可他的朋友倒是雄心勃勃,一心想做大做强。王小杰劝他千万不要好高鹜远,要步步为营,稳打稳扎。况且中国经济的发展实在是太没有规矩了,永远不会有什么公平竞争的秩序。
  朋友也知道这些理儿,只是内心的贪念欲罢不能,加上他以为已经勾搭上了市里某位重要的政府官员,一时间是过从甚密。一开始,这位领导确实为公司做了几件有面子的事情,这位朋友便飘飘然的幻想着有一步登天财源滚滚的机会来了。
  王小杰不太看好这样的事情,即使自己不懂政治,更不懂实际中的政治经济学,但是他隐约感觉到朋友会走向一条偏离航向的经营路线,所谓动不善时,不利攸往。对于这样的分歧起初还没有发生严重的后果,但是朋友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可以操纵着公司的资源和决定做什么样的业务。于是在这位官员的引领下,朋友决定去揽一个地方政府的项目,并为此花了不少的前期费用,不料强中更有强中手,因为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在左右这场游戏的结局,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官员神情自若地说:“我只是象播报天气预报的人一样,我就是说明天天晴也还是要带把伞才好,没准又要下雨的。”
  如此一来二去的,自然是血本无归了。
  王小杰听到这风凉话甚是心痛,心想这官员也是贪得无厌了,莫非还想捞把黄金降落伞啊?但是朋友如同鬼迷心窍了,越是亏就越是想补回来,结果是越陷越深,公司每下愈况,出现了严重的负增长态势,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也无济于事了。后来,好不容易又被这个领导撮合了另一个所谓的政府项目,也算是达成了一个比较理想的意向,朋友喜出望外,当然中间又少不了若干耗羡。正当大家翘首以盼待东风,偏偏只等到了国际金融危机这寒冷地西风刮过。这时,中国的民营企业老板突然感到“人比黄花瘦”了。于是仿佛一夜之间,好不容易才筑起的所谓经济长城便开始土崩瓦解,我们所谈的这个项目理所当然被政府革了命。前期运作资金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连小车都送出了好几台,现在真是得不偿失。以后的事情可想而知了,公司就成了负债累累的一个空壳,顷刻间,所谓千万资财便犹如一江春水向东流。朋友终于顶不住了,在万般无奈之下,使了个土遁法,把这个烂摊子一撂,就不知所踪了。作为股东之一,王小杰朋友留下的一堆糊涂帐,突然便赖在他的头上。他就只能去承受这巨大的亏空了。

  四

  那几年,王小杰的日子过得是一塌糊涂。
  债主的逼迫,诚信的焦灼,使他无一日可以安眠。也就是在这段艰难岁月里,时刻被那些债主们追得丧魂落魄,这种比“牛衣对泣”还揪心的日子不是正常人能过得下去的。有诗为证:“贫贱夫妻百事哀”。面对如此的生存窘境,他的太太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离婚。金钱不是婚姻家庭的唯一支柱,但是没有了金钱,就如同家庭没有了承重墙,说垮也就是随时的事情了。正好应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那句古话。
  王小杰真的很茫然,人生拼来拼去的,累得狗死,居然拼得了这样的一个下场,书读多了没有用,爱太深了没有家!郁达夫诗云:“人到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正是他那段时光的真实写照。过去是裸婚出去,现在只能象裸奔一样又回到了父母亲身边。为了苟延残喘的活下去,王小杰只能靠给人写点小稿件弄点小钱,虽然有点辱没斯文,但毕竟还算是在斯文中游离徘徊。大材小用或者不用,在本朝确实是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在一个思想的支配下,老百姓被要求统一意志,不要有什么非份之想,只管和上级的上级乃至最上级保持同心同德的腔调就可以了。现在当奴才比当人才容易得多,也舒服得多,只要乖乖听话了,嗟来之食好赖总是有得吃的。
  领导内心还是很爱护王小杰的,也是当他作良师益友在看待,只是王小杰自己太不会圆融了。领导当年在一次笔会上认识王小杰后,见识了他的才华,甚感投缘,并发现他的生存状态并不是太理想,便“猩猩惜猩猩”地将他安排到了自己单位的办公室专门写材料。写材料当然是高射炮打蚊子有点浪费资源。不过高手果然就是高手,王小杰搞出的材料基本上都是可以被组织部和宣传部拿去做范本用的。可惜是“古来材大难为用”,光懂文章不懂政治顶个屁用啊?
  事情就坏在王小杰满脑子都是些君臣思想,他也希望自己的领导是有为之君,自己宁可做一位折槛之臣,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不辜负君臣际会一场。
  对此他也是踌躇满志的。他看不起那些阳奉阴违的家伙,喜欢一针见血地说些什么,口无遮拦,自然受到了某些利益集团的排斥。

(作者:刘伟明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蒋莹
    蒋莹
  • 程玥琪
    程玥琪
  • 夏楚惟
    夏楚惟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