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婚姻时代(刘伟明)(6)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王小杰的公司负责政府的一个大型项目的建设,自然有着一些形形色色的诱惑。凡到这里来揽得业务的人,往往讲究的是关系背景,玩弄的是伎俩手段,什么招投标不招投标的,这不过都是些阳光下官兵捉强盗的儿童游戏。所以这些人一旦得手后,便可以肩扛着一条扁担大摇大摆的进来,然后耀武扬威地开着奔驰宝马扬长而去。其利益攸关者,自然觉得无所谓。而旁观者清,王小杰总是感到有点蹊跷,也就时不时的和领导沟通下自己的想法,谈谈自己的诤言。
  有些话领导不是不听,而是听了好象不是那么耳顺,总是无可置否的一笑了之。
  有一天王小杰在办公室和领导闲聊起来,无意间聊到了他对某个标段质量因为偷工减料造成隐患的担忧。领导沉吟良久,但还是语重心长地说:
  “我说你啊,别老以为是自己火眼金睛好不?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这个班子是政府搭配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来头,我也不过是维持会长而已,况且我上头还隔着好几个市长呢!我们就是在哪个酒店定点接待,喝什么公务用酒,办公室买什么桶装水,他们都要惦记的,要你操个什么屁心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应该已经够推心置腹了,王小杰却还是意犹未尽,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担心现在的首长负责制,万一要是有了什么闪失,那领导的英名清誉恐怕会荡然无存。今日若不曲突徙薪,将来焦头烂额必可料也。”
  这话也算是肺腑之言了,只是领导有点色斯举矣。
  “你硬是病得不轻,你以为就你知道忧国忧民啊?其实我也是天天在担惊受怕呢。你以为我这个副县级来得容易啊?不也是打拼得要死才争来的!讲起来我比你还遭孽些,你还可以装出一副狗屁文人的酸架子臭皮囊,现在又不抓反革命了,抓你也只是光棍一条,砍头不过碗大的疤!象我这样拖家带口的,我不要为他们着想啊?这些年来为了日子过好点,我可不是一直在拼文凭拼职称拼职位啊?等得这些东西到手了,不还要为孩子拼学校拼分配拼房子啊?有时候一想起来,自己简直就是象狗一样爬过来的!”
  领导也是有点急了,很想现身说法地修理王小杰一顿,但他知道王小杰是个死硬分子,宁折不挠,即使是碰倒了南墙也不会回头。说着,领导无奈地摇了摇头,口气稍微软下来了:
  “我知道,论学问你应该是老师,论人品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但讲政治你就是一窍不通了。你以为我不想提拔你啊?可是象你这样长着一身的金刚刺,谁会同意用你啊?这个世道不学会随波逐流,可以说饭票子都会捞不到。我当秘书那时候,我领导还要我陪她太太经常去逛街呢,你以为我没有尊严啊?”
  王小杰看到领导有点动情了,也只好作罢,顺水推舟开了一句玩笑:
  “那幸福指数一定很高啊!”
  “放屁!”
  领导更加愤然了:
  “你以为我喜欢啊?买单买得我心疼!我这点毛毛雨的工资哪里折腾得起啊?我后来只能躲了。你知道我领导说什么呀?”
  说到这里,领导的脸色竟豁然开朗起来,又作出了欲言突止状。
  王小杰当然是非常敬佩领导的。领导确实有见识、有经验、有能力,特别是对文化有种孜孜不倦的追求,除了工作就是读书写作,在这个时代,在他同级别的干部中,应该还算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通儒”的。若不是领导有知遇之恩,自己还不知落魄江湖何处去呢。所以他始终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恩之情,所以他对领导忠诚是矢志不渝的。王小杰赶快给领导递烟递茶,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
  “领导息怒息怒,我也不想参政议政,更不想趟什么浑水,只要我们的项目功德圆满就万事大吉了。我们还是搞点风雅颂的事情,哪怕是自娱自乐,也算是在为传统文化留点骨血呢。”
  “哈哈,这话我还是爱听,以后就这么办。我虽然不能让你发财,你这样性格的人又是茅厕里安寿星,不好放在哪里。但是我还是可以给点金子给你,时间就是金子。你上班可以随便点,多写点文章,好自为之。”
  领导悠然地吸了几口烟,心情渐渐好起来了。
  “我还是和你讲我后来的故事吧!我的领导看我不愿意陪她太太了,他竟然对我说你犯傻啊?国家利益不就是我们人民的利益吗?你就不会随便开点什么办公用品的发票?我给你兜着,拿到财务处去报销啊?我看你啊!不交点学费是出不得师,活该!”
  领导的话匣子一打开,真还是有满肚子故事,当然这也是话到投机之处了。
  “其实啊,我真正郁闷的是,那年我可以进正处,有几个本来年龄比我大的突然就变得比我小了两岁,我随便推算都知道,那他们三岁就应该开始发蒙了,比你还神童些。过去说是论资排辈,我以为自己怎么也会晋升到这么个位置,可如今讲究年轻化,老家伙自然又不吃香了,组织部一考察,我又轮空了。我能说什么呀?只是我终于明白‘革命人为什么永远是年轻’的了。”
  领导此刻不禁有点怆然:
  “我现在是五十而知天命了,再过几年就要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搞工程建设的负责人,能够平安到岸也就要谢天谢地谢祖宗了。”
  这时领导的手机响了,领导接了电话后讲了几句什么,便对王小杰说:
  “今天省监察局来搞工程审计,我得亲自盯着点,你也知道公司这些人,确实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领导觉得今天讲得很痛快,索性把心窝窝里的话一古脑的都倒了出来,临走时还特别对王小杰交代了几句:
  “你不要老是把自己看成是贾谊的样子,只晓得哭哭涕涕,小心得罪了那些老干部会被整死。我看你这个人啊,就是把布袋里的锥子,总是会要冒头的,但还是不要锋芒毕露才好。”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可以把贾谊参得这样透彻,而且还可以拿来好有一比,可见这个领导的水平肯定是差不到哪里去。
  然而一个区区的副县级,不过折合古代职官序列的从七品,就值得如此的放弃尊严,甚至去不择手段锲而不舍?
  望着领导离去的背影,王小杰也替他感到心酸起来。他拼来拼去也不过如此,都说过去的共产党人是钢铁做成的,而今天的共产党人怎么就越看越象是复合材料做成的?想起自己大丈夫当封疆列土,泐石燕然,而后弄个什么万户侯当当的书生意气是多么荒谬。看来《官场现形记》里所说的“熬资格”“不操心不动心”,依然可以代表现代中国政治的最高境界。

(作者:刘伟明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蒋莹
    蒋莹
  • 程玥琪
    程玥琪
  • 夏楚惟
    夏楚惟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