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瓜子(袁雅琴)(2)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阿真的阿爸这时在叫她,阿真才回过头大声说,我就来。
  阿数说,我是从海的对面来的,看,就在你的对面。
  对面?阿真来不及想明白,就被阿爸叫走了。
  因为父母来大陆经商,阿数要在这个小岛的小渔村里呆上两个多月,几乎,闲着没事的他每天都来海滩,每天都目送阿真的渔船出海,又陪伴在海边看阿真她们拉网,单调的日子变得有了起伏,像浪花一般跳跃起来,还有一丝说不清的牵挂和惦念。阿真的勇敢和耐心,挚朴与自然,让他觉得特别,又有一种难得的好感。
  我家就在海的那边,离你家很近。阿数常常这样说。
  那你可以常来啊。阿真试探道。
  当然想常来,还想留下哩,但是必需跟随父母离开。阿数无奈的话语也包含了试探的意味。
  离开也没关系,反正离得近,你来我往的,方便。阿真天真地笑容让阿数很心动。他不知道如何对阿真说出那两个字:台湾。是他不敢还是不愿,想到这些,心里便掠过一点痛楚。
  那天上午阿数起得晚了些,当他来到海边时,阿真家的渔船已经出海了,不能目送,也要等着它的归来。
  阿数把带来的书本摊开,翻动着,突然海边一种怪怪的东西抓住了他的目光,他不知道这叫海瓜子,更没有尝过它的味道。
  下午三点,阿真的船回来了,阿数迎上去,阿真欣喜地问,一直呆在这里?阿数点头,不在海边又能上哪,一边等你,一边想着今天你们能打捞多少鱼。阿真指着那只箩筐说,就这些。阿数仔细看了看,发现了什么新鲜东西,这玩意儿是什么?
  海瓜子嘛。阿真随口回了一句。
  嗬,这名字有意思,长得还真像瓜子。阿数的手伸进了箩筐。
  海瓜子以前不是人吃的。
  那你们捞上来干嘛。
  吃啊,以前是鸭子吃,现在人都吃,上桌了,味道很好。
  怎么个吃法?
  等着让你尝尝。
  阿真接着说,海瓜子是在滨海滩涂生长的小水产品,因为形状像南瓜子,所以叫这名,一般多产于潮汐频繁的泥滩中。它还有一个学名叫梅蛤,也叫“虹彩明樱蛤”、“扁蛤”。很好吃的,我家喜欢吃这道菜。
  今天我把它们弄回去试试。阿数说着便要去抓海瓜子,阿真说,等等,我拿东西给你装。
  回到家,阿数认真清洗,然后查找到关于海瓜子的资料,他终于明白关于海瓜子的一切:贝壳呈长卵形,长仅2厘米,壳极薄而易碎,表面灰白略带肉红色,常潜于泥涂中约5至6厘米处。肉肥,盛产于梅季。古人有《咏海瓜子》的诗写道:“冰盘堆出碎玻璃,半杂青葱半带泥。莫笑老婆牙齿轮,梅花片片磕瓠犀。”海瓜子捕获时,多含泥沙,须在淡盐水中浸养半日,待海瓜子泥沙吐尽,洗净备用。待沥尽水分,在锅中加少量食油,猛火热炒,放少许葱末、姜片、盐或酱油,炒至海瓜子薄壳弹开即可装盆食用。肉细嫩,味极鲜,是佐酒佳肴。
  阿数手忙脚乱地在厨房准备炒海瓜子,正发愁如何下手,阿真突然来到屋前,只见她提着一个竹篮,里面装着一盘菜。猜,这是什么?
  阿真一扭头。阿数张大嘴,我都闻到香味了。海瓜子!
  阿数惊喜得一把拉住阿真的手,快,告诉我,是不是海瓜子。
  阿真不说话,故意不说话,她要让阿数着急,她不急于让他高兴,好半天才慢慢揭开了盖碗,香气一下飘开来,炒熟的海瓜子如同炸开的爆米花,又如张开的蚌壳,看得见的口味,让阿数瞪大眼,啊,果然是海瓜子,我猜肯定是,阿真,谢谢你。是你做的吗,肯定好吃。来,我尝尝。
  好吃,好吃,还吃得响哩。看不出海瓜子还这么好吃,看不出你的手艺这么好。阿数用手拿了几个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夸。阿真看着他说,如果喜欢吃,上我家去。
  好是好,万一你家里人不欢迎呢,要去我可要天天去的。阿数故意笑道。
  那我天天给你做海瓜子吃。
  天天吃就怕我变成海瓜子了。
  接下来的日子,阿真出海渐渐没了心思,心里只想着如果今天没出海多好,和阿数坐在海边说话多好。一天,阿真刚上船,便蹲在船尾出神地想着什么,她爹叫道,快,接绳,愣着干嘛。阿真半天才反应过来。其实那天没有遇上大海浪,但她也觉得心在摇晃,站不稳。她头一次觉得出海太漫长了,她不明白随爹出海打捞的竟然是自已一份浅浅的心事。
  这天,阿数见到阿真后说,我想跟你们一起出海。
  你行吗。阿真心里是激动的,但嘴上说得很随意。
  当然行。
  等阿真回家跟她爹说这事,阿真爹担心阿数会晕船,不同意他的想法。其实,阿真也知道这很危险,但心里想的是能和阿数在一起就好。这天,阿真对他爹说,你今天休息,不用出海了。阿真真的把阿数带到了船上。
  小心,慢点。上船的时候,阿真替阿数捏了一把汗,但阿数说,你不怕我怕什么。话没说完,一个海浪扔过来,阿数不由得抓紧了阿真的手,阿真顺势将他扶住,这种感觉是一种彼此的依靠,甜甜的,怪怪的,还有点莫明其妙的心慌。
  那天阿数帮着阿真家忙了一天,阿真见了他虽然不说话,但心里还是喜欢,便让爹留了阿数在他家吃饭,阿数走的时候,阿真还给了阿数一条鱼让他带回家。
  不过,等阿数一走,阿真爹的表情便认真起来,阿真啊,你了不了解人家。和陌生人交往要多留神。阿真回嘴道,看样子就不是坏人嘛。
  阿数回到家,父母一脸的不高兴,让阿数感到无比沉闷,父亲对他说,要走了。
  为什么啊。阿数不解。
  我们不是要回家的么,还要问为什么。阿数的父亲神情严肃道。
  我以为,还没到时候呢。阿数小声说。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怕你惹麻烦,还是趁早离开的好。阿数的父亲说了直话。
  爸,我怎么了,你们没时间管我,我自已在海边玩还不行吗。阿数觉得很委屈。
  如果是玩也罢了,可是你在做什么,你应该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万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们知道什么了。
  我们知道的是你和那个打渔的女孩子不可能。
  我们俩家离得近,为什么没可能,阿真哪里不好?
  我不管她好不好,我只管你的将来。你将要继承我的事,好好学做生意。
  这与做生意无关,我可以带她走,也可以留下来。阿数认真起来。

(作者:袁雅琴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刘佳音
    刘佳音
  • 周子云
    周子云
  • 夏楚惟
    夏楚惟
  • 殷佳钰
    殷佳钰
  • 杨依
    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