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爹这个人(朱赫)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磨剪子嘞———呛———菜———刀———”声音稍有些儿哑,远远的从街口曲曲折折地传过来,一会儿便到了佳宜小区大院。声音拖得长长的,一咏三唱,像唱戏文。听声音就知道是磨剪子菜刀的姜三爹。果真是他,头发苍白,脸色却红润,腰板挺得笔直,走路有阵风,肩上扛一张矮脚木条磨刀凳,腰系一个青布围兜,多年来就一直以替人家磨剪子菜刀为业。
  生意却不怎么好。想想啊,有把剪刀是家里要缝缝补补,可现在穿旧了一点的衣服人家就不穿了,要去买新的,谁家里还会缝缝补补的?再说菜刀,现在伪劣产品多,一把新刀往往买回来用不了多久就卷口就钝,年轻人性子急,就赶紧去商场另买过一把新的。他一天走街串巷,顶多能磨上一二十把,有时还不到几把,磨一把才一块钱,这能挣多少钱呢?可他仍照样吆喝,照样从巷头喊到巷尾,照样一咏三唱,声音拖得长长的。
  没人送来剪刀、菜刀什么的,他便有些尴尬,只得仍大声吆喝,额骨上坟起的红筋像一些小蚯蚓。
  院东头的四娘一直是他的老顾客,不知是什么时候竟然喜欢听到他吆喝,也许是她老伴大前年去世后吧。她是个谦恭和善的女人,从她的口角眉目间的微笑中可以看出,如果倒退一二十年,她一定是个性情淑静而又秀气美丽的女人。她立刻从厨房里找出一把缺了口的菜刀,又从房里翻找出两把生了锈的剪刀,颠儿颠儿地跑了过来:“姜师傅,你看看,这还能用吗?”
  “呵呵,能,能,我包准你能用。”他为人极热情、和善,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这就好,这就好,我就知道姜师傅有一手磨刀的好手艺。”四娘就笑得直抖肩膀,还去左邻右舍劝说得几个老嫂子也拿来了菜刀、剪子。
  四娘故意逗他:“姜师傅,你这刀磨得不快。”
  “不快你来找我。”
  “还不又得多出一道钱呀!”
  “不快不收钱,你权当是块废铁,送废品收购店去好了。”
  众人就呵呵地笑。
  说笑归说笑,他接过刀子便在院子中央放下磨刀凳认认真真地磨,一会儿便把刀口磨得雪亮锋快。四娘高高兴兴地拿过刀去,并不忘递给他一支带过滤嘴的香烟。他姿势优美地叨着香烟,眯缝着眼睛看着周围顾客高兴的样子,笑意便随着嘴的轮廓荡漾开去,一瞬间满脸都是笑了。
  这健康活泼的生活乐章,足够让他陶醉的。
  四娘看着他说:“姜师傅,谢谢你了。”
  “不用谢,呵呵!”他便又大声吆喝一声,扛着那张矮脚木条凳摇晃着身子走了。
  笫二天吃过早饭,姜三爹正要出门,却不见了那张磨刀的矮木凳,他记得明明是在厅屋右侧靠墙放着的,可怎么也找不着了,就急得焦燥起来,大声喊道:“我的磨刀凳呢?谁看见我的凳子了?”
  儿子要上班,正推着单车往外走,接话道:“爹,还要那凳子做什么,都这个年岁了就该在家里歇着。”儿子在政府里当着干部,早就叫他别干了,在家看看电视,抱抱孙子。
  三爹就两眼瞪他:“快拿出来,凳子一准是你藏起了。”
  儿子说:“我送废品店去了。爹,您就别出去了,知道的,说您做惯了活,闲不住,不知道的,会说儿子对您不好。”
  三爹发火了,气得嘴唇子都发白,灰白胡子一颤一颤的:“你——唉!”
  “爹,您就在家里吧!”儿子骑上车,用力一蹬,按响一串车铃走远了。
  三爹怔在那儿,一时不知怎么好了。他手忙脚乱地摸摸这儿,动动那儿,心慌意乱,就蹲下来,从一只皱巴巴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他眯起被渔网似的皱纹罩起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宽大的嘴巴紧闭着,两颊的肌肉由于生气而不停地抽搐,拿烟的手抖动得厉害,烟灰都撒在地上了。他便索性不抽。
  四周静悄悄的,隔了几条街,听得到城里不大的车流声。一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小黄雀落在窗台上,“叽叽啾啾”地作歌。雀子很好看,黄褐色,花翅膀,不住转动它那狡猾的小脑袋。他忽然一下喜欢上这只小家伙,便起身去拿一些米饭放在窗台上。它见他走近,噗地一下飞起飞走了,他就抬眼去望窗外那一碧万顷的晴空。
  忽然,那天空上竟然浮现出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他熟悉的顾客,一张张热情而又微笑着的面孔,还有四娘,他看着就感到亲切,感到心里暖烘烘的。
  时间已近九点,窗外,一幢幢房屋的影子越来越短。一株香樟树的叶子正轻轻地摇曳,表示着巷子里正有一阵诱人的清风。他不眨眼地望着窗外,便不禁悠然神往了。
  他就想着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好些都是他穿街走巷看到和听到的。东街口的林十娘多年就瘫痪在床,全是儿媳妇三嫂子照顾,忙里忙外不容易。尽管家里经济不宽裕,三嫂总要省吃俭用买点好吃的给婆婆,不知现在十娘好些了没有?福寿巷的丽丽妹子考取了北京城里的大学,可是没有钱上学,急得关着门在屋里哭了好几天。不知是哪个发起的捐款,整条巷子里的人都动起来了,有捐一百、两百的,有捐三五百的,只几天就捐了四万多,几年的学费就都有了,现在丽丽妹子该毕业了吧?还有四娘,每次去那里磨刀,四娘都要给他送一大缸子茶,茶里放了茴香,香甜香甜的,喝一口,劳累和疲乏就都烟消云散了,心里就有一种酥痒痒的感觉……于是,他就有些心神不安了,耳朵老是侦听着屋外的脚步,老是注意着过街的声音。
  他在屋里蹲了三天,居然就蹲出毛病来了。开始时,还只觉得浑身乏力,四肢麻木瘫软,后来,忽然就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什么也看不清了,屋里的一切都在摇晃、旋转。这么一来,他觉得自己像是浮上了半空,倏乎又朝地面跌去,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他只得闭了眼睛。
  他被送进了医院。是儿子打了120,叫救护车送去的。
  在医院里,医师给他做了各种检查,结果什么病也没查出来。
  医师把他儿子叫到一边问:“你父亲有没有什么烦心的事?”
  “没有呀!”儿子说。
  医师皱了皱眉头说:“你父亲没什么病,只是心情不好,而且是严重地不好,你们做晚辈的就得多给他关心,只要让他活得开心一些就是。”

(作者:朱赫


相关阅读:

____
  • 程玥琪
    程玥琪
  • 易汝珊
    易汝珊
  • 邓曦
    邓曦
  • 殷佳钰
    殷佳钰
  • 彭宇程
    彭宇程
  • 林卓宇
    林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