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丁纯蓝)(2)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其间他曾随母回湘,在湖南第一师范附小学习一年。10岁时因得伤寒病返回上海治疗,病愈后入上海钢山吴氏小学,尽管频繁转学,仍然获得好成绩。
  欧阳山尊是一个童星,读小学时,他就迷上了戏,7岁临时顶场表演,演技艺惊梨园。7岁那年的一天,他从南充小学放学回来,到父亲工作的剧院玩耍。当时,院里正为上演一出叫《张三太太》的儿童剧缺少一位主角而发愁。欧阳山尊得知这一情况,看到父辈们那焦急的神态,便自告奋勇地提出由他出演张三太太一角。他的这一想法让在场的不少人感到意外。他能演吗?欧阳山尊看出了大家的疑虑,当即借来父亲的大头套试演了一番。父辈们看了他的试演,个个称好,角色就这么定下来了。回到家里,父亲又多次给予指导,使欧阳山尊演好这一角色更有了把握。不久这出现代儿童剧很快展现在工人运动正兴起的上海滩头。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张三太太一角的表演不断被观众的掌声打断,取得了极好的效果。演出结束后,父辈们都向欧阳山尊表示祝贺,并希望他继续长进,潜心求艺。
  1922年,山尊8岁,他在欧阳予倩创作、洪深导演的《回家以后》中扮演一个乡下孩子,袁牧之跟他一起演。在戏里两个人拉着手唱过一支歌,戏的主题歌歌词:“郎去耕田妻在家,煮好饭来煎好茶。夫妻朋友都一样,他帮我来我帮着他。”
  欧阳山尊9岁时参加过父亲欧阳予倩编剧导演的电影《天涯歌女》,在影片中有三个镜头。
  小学毕业后,考入复旦大学附中初中部,后在沪江附中高中毕业。年幼的欧阳山尊虽辗转多所学校,但学习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并曾两次跳级。尽管如此,但因是“戏子”的儿子,欧阳山尊一直得不到应有的优待和培养,还时常遭到一些阔少的歧视,欧阳山尊是倔强的,他并未被那些冷嘲热讽吓倒,他从不自卑,反而引起兴趣,每到业余时间和假日,他就悄悄跟着父辈们学戏。他学得非常认真、非常刻苦。
  学生时代他就开始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话剧创作演出活动,经常为欧阳予倩的戏担任舞台监督。作为欧阳予倩的助手,还参与了《雷雨》《日出》《油漆未干》等剧的演出。此后,他又相继参与演出过《可怜国月里》《回家以后》《咖啡店之一夜》《夜未央》《威尼斯商人》等话剧。可以说,欧阳予倩是欧阳山尊走上艺术殿堂的导师。
  以为有父亲的榜样,山尊一定是从小就立志干文艺了,其实不然。他演戏肯定是受父亲影响,但他原来并不想搞戏剧,他想搞科学,欧阳山尊当时的理想是成为爱迪生式的既能发明又懂艺术的科学家,并没有将艺术事业作为自己唯一的奋斗目标。他从小就对工业救国十分着迷,艺术完全是业余爱好,尽管他很小就在父亲的戏《回家以后》和电影《天涯歌女》里演小孩儿了。但作为一名在校学生,他承担这么多演出任务,充分显示了他的艺术天赋和从艺热情。他在这一时期的学业和戏剧活动为他后来成为一名杰出的中国红色革命艺术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欧阳予倩曾经想把欧阳山尊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然而,有一天,父亲让他演唱《打渔杀家》中的唱段:“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父亲认为他唱得没有韵味,没有感觉,不是干京剧演员的材料。其实,欧阳山尊的天分在话剧上。在上海上初、高中的时候,他演出了不少话剧。幸好欧阳予倩没有让儿子学唱京剧,要不然,中国的话剧界就少了一位重量级的人物了。
  1931年高中毕业后欧阳山尊考入广州国民大学土木工程系后,又想报考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由于日军侵袭上海,破灭了他的科学救国梦,迫不得已他在杭州电厂白天干活,晚上参加地下党左联领导的“五月花”剧社演出活动,杭州成了欧阳山尊参加戏剧的起点。
  1933年夏,欧阳山尊离开杭州电厂,回上海考入了大夏大学数理系。一进大夏大学,大家很快就知道了他是欧阳予倩的儿子,于是,一些热衷戏剧的同学便拉他一起重新组织大夏剧社,开展救亡演出活动。他们演出的《黄浦江边》《车夫之家》和《居住二楼的人》很受同学们欢迎,也正因此遭到了潜入学校的特务的破坏。演剧不行,他们又组织了大夏歌咏团,由欧阳山尊担任团长,并请冼星海前来教唱抗日歌曲,这当然又更加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特务把欧阳山尊当成共产分子死死盯住,欲加迫害。他们不得不转变演出方式,采取多种形式进行演艺工作。也就是这个时候,出访欧洲并在莫斯科参加了国际戏剧节的父亲回国了。父亲一到上海就知道儿子已成了舞台上的活跃人物,他兴奋得忘记了旅途的疲劳,直接来到剧场,悄悄地站在幕侧。当看到自己的儿子是那样老练地组织演出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回到家里,欧阳予倩发现儿子的演剧才能,马上向他灌输苏联戏剧艺术理论和风格,还兴致勃勃地向儿子讲述了国外的见闻。欧阳山尊从父亲那里第一次认识到苏联的戏剧艺术,第一次了解到莫斯科艺术剧院,第一次知道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瓦赫坦柯夫、梅耶荷德这些世界级戏剧大师的名字以及他们不同的艺术风格。在欧阳山尊眼里,父亲学识渊博,涉猎极广,但从来不炫耀自己,是一位虚怀若谷的文艺大师。这以后,几乎每个周末的晚上都成了他们父子谈论艺术的珍贵时间。由于欧阳予倩的引导与熏陶,欧阳山尊完全被神圣的艺术事业征服了,他对苏联文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参加了中苏文化协会,在那里他有机会经常看到苏联领事馆提供的电影,像《金山》《活路》《夏伯阳》等,从而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导演艺术生涯。他开始为一些进步的学生剧团和工会剧团排戏,导演过《压迫》《救命圈》等剧目,同时也参加过一些大型的救亡演出活动。1936年末他又与金山、辛汉文、王莹等人发起组织40年代剧社,演出了夏衍的《赛金花》和《自由魂》等著名剧目。四十年代剧社演出的《赛金花》轰动一时,看戏的国民党官员被惹得恼怒,拿起痰盂扔向演员,进行破坏,这个丑行至今还被传为笑谈。 
  此时,他已经完全痴迷于对戏剧的追求之中,领导了学校的戏剧和歌咏活动。同时在《五奎桥》《怒吼吧,中国》《赛金花》《回春之曲》《保卫芦沟桥》等一系列中国话剧史上的著名演出,担任灯光设计、制作管理并饰演角色。
  欧阳予倩所导演的《油漆未干》《雷雨》《日出》等剧,都是由欧阳山尊担任舞台监督。那时很多人知道“欧阳老“,还知道有个“欧阳小”,当年很多人都记得,风度翩翩的欧阳山尊是艺术多面手,欧阳山尊不但演戏,尤其擅长舞台灯光工作,手艺很好,因为他在电厂做过事,他懂电工,他曾想方设法添置工具,还自制了节光器,他搞的灯光照耀在“上海业余剧人协会”、“四十年代剧社”等大剧团的舞台上,推进了舞美工作的发展。

(作者:丁纯蓝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殷佳钰
    殷佳钰
  • 林卓宇
    林卓宇
  • 陈翔凤
    陈翔凤
  • 蒋莹
    蒋莹
  • 钟楚彦
    钟楚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