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丁纯蓝)(4)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敌后生活的艰苦,使欧阳山尊患了夜盲症,敌后人民不惧日寇的烧杀抢掠,机智勇敢地同敌人斗争的现实,深深地教育了他,并触动了他的创作灵感,多个独幕话剧,就是他与成荫(著名导演,曾导演过《南征北战》《西安事变》等影片)等人在炮火中创作出来的。 
  剧团听说延安排《雷雨》《伪君子》等大剧,于是也给抗日军民演《雷雨》。欧阳山尊怕战士们看不懂,在演出前发了如何看这出戏的材料。但有的战士看完之后,还是成天学着戏里的周萍,吹着口哨叫“四凤,四凤”,而不是痛恨周朴园。究竟为什么,欧阳感到迷惘。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前,正当一些小资产阶级意识浓厚的文艺工作者还不明确文艺为什么人?怎么个为法?对普及和提高的关系等方面感到困惑和彷徨之际,欧阳山尊能够认识到文艺工作者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和抗战服务,这在当时确是难能可贵的。
  一年后,欧阳山尊返回延安,出席延安文艺座谈会,5月2日下午一时半,本地时间正午,阳光给杨家岭中央大礼堂抹上一层金黄色。100多位文艺工作者在这里参加座谈会,有《八路军军歌》《八路军大合唱》的词作者公木,晋西北120师战斗剧社的欧阳山尊,美术家蔡若虹,作家萧军,电影艺术家陈波儿,作家丁玲,从重庆国民党总统府来的摄影师郑景康,还有何其芳……那是一次大的讨论、一次大的争论。会议指明了中国文艺前进的方向,确定了文艺方针,大家也统一了思想,并聆听了毛泽东同志在会上的讲话,解开了心中的这个疙瘩,受到深刻的启发。
  毛泽东还接见了参加座谈会同志,当他逐人握手走近欧阳山尊时,欧阳山尊感到一些紧张。毛泽东用力握着欧阳山尊的手,不摇晃,用真挚诚恳的目光看着他说:“欧阳同志,你从前线回来了。”欧阳山尊很意外,离开延安三四年了,毛泽东竟然还记得他。从主席的手中眼中,他读到了主席对他的期望,肺腑内感到了一股热的流动,眼睛不听话地湿润起来。回窑洞后,欧阳山尊给毛泽东写了信,谈到了敌后军民对文艺工作的迫切需要,也谈了个人对文艺工作的意见。他预感毛主席会给他回信。果然,信不久就回过来了。信是用软铅笔写在宣纸上的,虽然信上只有一句话“你的意见是对的”,但欧阳山尊觉察到了在那个复杂的环境下这句话的内涵与分量,思想立场立刻与毛泽东取得一致,并且终生没有改变。
  毛主席的回信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于是,5月16日的讨论会议上他就大胆地举手发言了。从晋西北前线归来的战斗剧社社长欧阳山尊还穿着一身戎装,说话也像个将军一样铿锵:“这么多文学艺术家集中在延安干什么?应该上前线去,那里有写不完的人物和故事,那里正需要你们。来吧!谁到我们战斗剧社来,我举双手欢迎!”
  他发言介绍前线战士和敌后老百姓对于文艺工作的要求是很多的,“他们要你唱歌,要你演戏,要你画漫画,要你写文章,并且还要求你教会他们干这些。不能说你是一个作家就拒绝给他们唱歌,也不能说你是一个演员就不给他们布置‘救亡室’(即俱乐部)。他们需要什么,你就应该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出来,正像鲁迅说的‘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甚至发两份光。初看起来似乎你付出的很多,但事实上,你从他们身上收到的、学习到的却更多。”所以,他提出:“前线的战士和老百姓很需要文艺工作。这样多文艺干部,留在后方干什么?大家都上前线去吧,我举双手欢迎!”他说话当中感到很紧张,也很激动,虽然事先作了充分的准备,但发言之后还是发现自己手上都出了汗。不过,毛泽东对欧阳山尊的发言频频点头微笑,显然感到很满意。
  5月23日,毛泽东在座谈会上作总结讲话,欧阳山尊深受鼓舞。当时天已经黑了,延安没有电灯,会场只是用3根木杆搭成支架,挂一盏煤气灯,毛主席在灯光下对着提纲发言。欧阳山尊坐在支架旁,不仅听毛主席的话特别清楚,还能清晰看到讲稿上画过的着重线。当然,这么近的空间和心理距离,他也把握到了毛泽东文艺思想的脉搏。因此,随后选择到延安汇报演出的剧目时,没有跟风演《悭吝人》《北京人》等军民看不懂的“洋”戏,而是演再现根据地军民斗争题材的“土”戏,土戏在杨家岭中央礼堂演出,受到热烈欢迎。谢幕时,毛泽东一直站在台下不停拍掌,向演员挥手。
  随后欧阳山尊从延安匆匆赶到绥德,向全剧社传达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使大家明确了方向。在他的带领下,剧社放弃了像《悭吝人》《北京人》《雷雨》这样的“大戏、外国戏”,而大量演出反映敌后军民斗争的小歌剧、小话剧。经过慎重讨论,决定重新排练曾在边区演出、反映边区农民保家卫国、踊跃参军的4幕话剧《丰收》、活报剧《晋察冀的乡村》、儿童小歌剧《荒村之夜》,以及《虎列拉》《求雨》等小型报告剧,用实际行动来贯彻毛泽东的文艺思想。毛主席在观看了这些戏剧,也就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开过半年后的11月23日,亲笔给战斗剧社写了赞扬信,内容如下:“欧阳山尊、朱丹、成荫:你们的信收到了,感谢你们。你们的剧我认为是好的,延安及边区正需要反映敌后斗争生活的戏剧,希望多演一些这类好戏。敬礼!毛泽东十一月二十三日。”这封具有纪念意义的书信,如今已被中央档案馆作为革命历史文献收藏。这封信,是对战斗剧社的肯定,是对欧阳山尊落实《讲话》行动的肯定,更是对座谈会确定的文艺路线的肯定。同时也给了欧阳山尊莫大的鼓舞和鞭策,更加坚定了他从事抗战话剧创作的热情,延安座谈会成为他人生的里程碑。从此,《讲话》的精神就注入到欧阳山尊的艺术血液中,滋润了他一生的创作道路。他对《讲话》的坚持,后来也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第三代领导人的赞许。

(作者:丁纯蓝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殷佳钰
    殷佳钰
  • 林卓宇
    林卓宇
  • 陈翔凤
    陈翔凤
  • 蒋莹
    蒋莹
  • 钟楚彦
    钟楚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