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萧婷婷)(3)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时颉在床上也反复折腾,睡不着,他想,小瑶就明天清晨就到了,我要用怎样的方式去接她呢?
  颉想,我都已经记不清楚她的模样了,我怎么认出她来呢?
  颉想,我会和这个女子发生些什么事情吗?
  他叹了口气,靠,我明天见了她就把她搂在怀里亲一口。
  小瑶也在火车上正想着这事,她想,明天出站,他会拿花来接我吗?然后一把抱住我,来个熊抱式?他会亲我吗?
  小瑶不由得嘟起了嘴唇,轻轻地躺在卧铺上笑了。
  喀嚓,火车卧铺车厢的灯熄灭了。
  小瑶只好在火车哄哄的经过铁轨声音中假寐到清晨。
  清晨九点。北京这天的天气很阴凉,7点来钟时,还飘起了小雨。
  北京站到了。


  二十二
  小瑶拎着包下了火车,她一整晚都没打过电话给他,她想他应该会打给自己的吧,于是很安心地走出了站台,出了门,她四处张望,没有颉的影子。
  她继续朝着人流量大的出口走去,北京站地下出口已经走完了,她仍然没有看到颉的影子,她想,是不是在停车场呢?他为什么不在出站口接我呢?
  小瑶那天特地还是穿上了那件绿色的毛衣,她的头发依然用墨镜夹着往上压着,很精神,她慢悠悠的上了手扶电梯,走出了靠马路的那扇玻璃的大门。
  站在大门前,人来人往,陌生的城市,小瑶有些紧张。
  颉还是没在那扇门前,她实在无法了,想他是不是睡过头了啊,那我怎么办?
  她拨通了颉的手机,:喂,颉啊,你在那里呀,我到了。
  颉在电话里回答:“我在街道上转圈呢,这里不让停车。”
  小瑶把嘴嘟了起来,声音却没有改变:“那我在那里等你呢?”
  颉无奈地说:“你就站在车站,看见一辆黑色的牌号为******的,就是了,你招手,我就慢下来。”
  小瑶挂了电话,半响没出气,昨夜在火车上想了整晚,原来都是假想,小瑶很失望。
  小瑶对这样的迎接方式,站在街边遗憾了半天,才记起来自己已经忘记了车牌号码了。
  小瑶又拨了颉的电话,“我忘记车牌号了。”
  颉又告诉了小瑶一次,叮嘱,你说一次给我听。
  小瑶在电话里又跟颉对了一遍的确无误颉才把电话挂了。
  小瑶往前走去,在北京站车辆出口的地方站住了,她看见他的车了。
  小瑶摆了个很随意,却是她很做得很别扭的姿势,摇手让颉停下。
  颉看见车前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子站在人群中,迎面向他招手,有些迟疑,停顿了半秒才把车停下。
  颉已经完全忘记小瑶的模样了。
  颉伸手从驾驶位置那边把右边的车门打开,连声说:“快上,快上,这里不让停车的。”

  二十三
  现实和想象总是有着巨大的差距,颉在车上不停的围着北京车站兜圈时想到,生活和憧憬发生的浪漫,有时候是矛盾的,现实很难得会给予你想要的东西。
  小瑶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侧过身对他笑,他有些含羞,没笑,严肃的开着车,小瑶说,你不认识我了吧?
  他嘿嘿笑,说,真是有些认不出了。
  小瑶心便有些凉了。
  她说咱们去吃点东西吧,我肚子饿了。昨天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颉答应了声,问你累吗?要不先回去休息下?
  颉转头看了眼小瑶,小瑶正在看窗外的风景,小瑶知道颉在看自己,却没搭腔。
  小瑶沉默了半分钟,忽然开心起来,想起了包里带给颉的东西,她拿了出来,递到颉的眼前,笑着说:“看看,我给你带的槟榔,没吃过吧?”
  小瑶心想,等会看你吃了不醉才怪,惩罚下你也不错。谁叫你不来接我。哼。
  合欢树粉黄色的花朵绽放在北京五月的街头,它那象是含羞草的嫩绿色叶子,姿态舒展的伸在大街上,优美而细致,象是反射线的花瓣如针般,带些淡黄色小花朵散放缀满伸展着的枝叉上。
  小瑶看着合欢树粉色的花朵和街道旁爬满的蔷薇花就心情舒畅,她心情变得明媚起来。
  小瑶却又想起了云起,她想她在干什么呢?她现在在抽烟吗?她吃饭了吗?

  二十四
  云起这时躺在兰色的土花布的被单里,眼睛定定的瞧着自己和小瑶前段时间一起在公园里放风筝的照片,小瑶抱着她的肩,仰头看着天空的样子,云起胸口微微的痛了一下,她拿起了放在床台上的烟,抽出了根,点上。
  小瑶平时不让她在床上吸烟,小瑶不喜欢烟雾。她总是拿手拍散那团乌蓝色的烟团。
  小瑶。她可别出什么事情啊。
  云起忽然就记起小瑶说起的一句话,她说,她不可以和男人合欢,很危险。
  云起的心噔的一下,突突的狂跳起来,这小妖精别做什么傻事吧?
  她噌地下跳下床,拿起电话拨小瑶的手机,里面传来一声女声语音,你拨的手机已经关机。
  云起一整天不停的拨电话,仍然是你拨的手机已经关机。
  入夜,云起十一点上床睡觉,做一晚上的噩梦。
  梦到她。第三日清晨噩梦中惊醒,再拨电话,仍未开机,时已九点。
  云起躺在床上不停的发信息给小瑶,第三日十点来钟的时候,小瑶回信息了,她说忘记怎么开机了,她很好,回家后慢慢跟她说。
  云起很长很长的一声叹息。然后,她走进到客厅里去,然后打开电视,虽然觉得这样做极没意义,但是她还是麻木地看着画面,她脑子已经乱成一团麻了。

  二十五
  小瑶笑咪咪的和颉走在怀柔农村的道路上,路上满是笔直的白桦,开满一吊吊白绿色的槐树花,平平的稻田,碧绿色的池塘,柳枝在池塘边摇曳,草是绿了一地,偶尔地里还开出一丛丛紫白相间的萝卜花来。
  天空正飘着蒙蒙的细雨,颉拿着把伞,帮小瑶打着,小瑶时时的低下头去,咬着嘴唇偷偷的笑,她看到这样的大男人,为自己打着雨伞,真是很幸福,美妙的愉悦感,弥漫在开着槐树花的空气里,
  颉一路上,不知道手往什么地方去放,魁伟的身材,与小瑶娇小伶俐的身体走在一起,总有着去抱抱她的欲望。
  他心中暗恼,火车站时怎么就没想着把车停远点呢,这样一见她下车就把她抱在怀里了,那样多热情,又大方,现在重新去抱她,不是很唐突吗。

(作者:萧婷婷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李星靓
    李星靓
  • 宋薇
    宋薇
  • 殷佳钰
    殷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