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萧婷婷)(4)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都找不到拥抱的理由了。
  听见小瑶问他,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儿吗?边说边往那边走去,他试探着拉了下她的手臂,她滑开了。
  颉没出声,他有些尴尬。
  小瑶心中感觉到颉想拉住自己的手走,可她忽然间就觉得颉好陌生了,她想他到底是谁啊。
  可他不是自己爱了整年的那个人吗?小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感觉这东西很奇怪,有时候走得太近,或者就没什么感觉了。
  颉走在小瑶的身边,还是拉起了小瑶的手,牵着她在长满了青草的路上走着。
  颉把小瑶的手轻轻地握住,他那时觉得就好象是握住了一小块软软的温暖的棉花一样,小瑶没有再避开,只是小瑶就笑了,对着颉笑,她问颉,:“你好幸福哦,你知不知道。”
  颉强装镇静地问怎么呢?
  小瑶就露出很得意的笑容对他说:“你不仔细看看我的手吗?不说是万分之一,起码也是百分之一的机率了。我的手很漂亮呢!”
  于是颉真的老老实实地打量起小瑶的手来,果真是白白嫩嫩,小小巧巧的,握着好似弱无骨头。
  颉看了半天,把小瑶的手放在胸口前捂着,叹道:“我到果真是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手。”
  那几天里,颉一直握着小瑶的手,未曾放开过。
  在颉的手心里,小瑶是个可人的小宝宝。娇柔美丽。
  可小瑶感觉到他并未象云起那样的爱自己。
  那样的爱,是感觉得到的。
  他是极为喜爱自己,可心里,小瑶看见了,他心没有激动的跳动,那不是爱情。
  可小瑶爱他,小瑶在他拉着自己手的那瞬间,那年在桃花缤纷时节的感觉犹如就在此刻,她明白自己懂得了爱情。

  二十六
  在乡村的那间简易的平房里,小瑶和颉吹灭了那只红色的蜡烛,在黄色的月光下,小瑶光洁的身体泛出洁净柔和的光彩,颉抱着小瑶,抚摩着小瑶娇嫩的身体,他伏身亲吻小瑶的身体,小瑶轻轻的咬着他的耳朵,交缠在一起,颉进入了小瑶的身体深处。
  颉感觉自己好象在跟一朵娇媚粉色的花朵在做爱,太舒服了,他不由得欢叫起来。
  他到达了顶峰。
  他抱着小瑶沉睡而去,整夜没松手,小瑶躺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与女人做爱的不同,她的身体里充实而兴奋,如泉水潮起潮落。
  小瑶知道了什么是男人。
  颉是个真正的男人,强壮而雄厚,坚强有力。
  第二天清晨,窗外的阳光温暖的伸出手把小瑶唤醒,小瑶睁开眼睛,与颉相拥而眠一整晚,她觉得自己身体虚弱了很多,她看见他也睁开了眼睛。
  颉睁开眼睛第一个动作是把小瑶抱得紧紧的,小瑶看见他眼睛那刻清楚的爱意。

  二十七
  男人对于所爱的女人会有种承受不了的压力。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有勇气娶他深爱的女子,当这种爱应该刻骨铭心的时候,男人会选择放弃,还有种可能,就是男人只想找个有些喜爱的感觉的女人,一个是视觉感官上的舒服,一个还有些情感交融的成分。(摘)
  小瑶跟颉温存一次,身体就差一些,云起不停的发信息过来,让小瑶的心头很难受,她知道自己跟云起是缘分已尽了,跟颉每一次做爱都让自己的道行退后一百年,三日时间的合欢足以让小瑶被打回原形。
  颉这时候告诉小瑶,他只有三天时间陪小瑶,他还约了其他的朋友,小瑶一时间心象堕入了深渊,她想,难道他竟然没有半点意思留下自己陪他?
  在彼此拥有了身体以后,颉竟然以为一切都还象此前一般,来去淡然吗?
  小瑶明白自己快离开颉了,她想知道,颉到底爱过自己没?修炼千年不过是为了与颉修得共枕同眠,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修行未够,竟然看不出颉的心思。
  小瑶想问,可问不出口,那夜,小瑶说,咱们不是约好了要喝酒的吗?
  颉笑,是啊,可你的身体好象不行啊,还能喝吗?
  小瑶浅笑着推颉,我想和你喝酒嘛,我们一起去买好吗?
  小瑶明白自己的酒量是很小的,只怕沾了滴酒后现出原形。
  颉问是喝什么酒好呢?小瑶说白酒吧,她闭上眼睛想象着烈酒如喉的滋味,觉得很可怕。
  可她坚持着颉去买来了。
  颉打开了酒瓶盖,问小瑶,你喝多少啊?小瑶瞅着那小小的玻璃杯,说就这一杯吧。
  颉把酒倒进小瑶的杯子里,小瑶端起来仔细的瞧了瞧,透明无色,好象还不错,于是小瑶做好思想准备,估计着自己酒醉的程度,她想:“我喝下这杯酒,在三分钟以内问他,应该还是清醒的。”
  小瑶一仰脖子,把酒一口就喝下肚子里去了,她没发现那酒象书上说的那样,是火热的在肚子里燃烧,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轻飘飘的,好象要飞起来。
  她顺势倒在颉的腿上,问,颉啊,你爱我吗?
  颉笑,爱啊,怎么了?
  小瑶借着酒说道:你会和我一起一辈子吗?
  颉的沉默了。
  小瑶说我还是清醒的呢,等会就醉了,你能形容我们现在的关系吗?你告诉我呀。
  颉说,这是一种很舒服的关系,象是艳遇。很美好的感觉。
  小瑶借酒就笑了起来,有些癫狂:我走了后你会看不到我了啊。这样的艳遇你经常遇到吗?
  颉很认真的说:这样的感觉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的,很少很少。
  小瑶笑,那这样还是艳遇?明天我要走了啊。
  颉说,我会去找你的,等下个假期,我去找你好吗?
  小瑶听了咯咯笑。她醉在颉的怀里,然后颉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了。她心里很清楚他不高兴了,可她还是傻傻的笑。
  颉抱着她,把她放在了床上,她看见他转身去拿毛巾,她倒在粉红的床单上把手抬起来,伸向他,他不太情愿的过来,坐在她的面前,小瑶醉眼迷离的望着颉的样子,说:知道吗?我好喜欢和你在一起,我爱你,你是我爱过的第二个人,在你之前,我爱过一个人,可我现在爱你。
  你喜欢我吗?
  小瑶把手伸上颉的脸,告诉颉:知道吗?我是个小狐狸精,你喜欢我吗?
  然后小瑶痛哭起来。
  可她流不出七彩的泪了。
  然后她听到自己呕吐的声音,他拿来冷冷的毛巾给她搽干净。
  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你醉了。
  他说他不知道自己会倒在什么地方,一个人的世界是他追求的最佳状态。

(作者:萧婷婷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李星靓
    李星靓
  • 宋薇
    宋薇
  • 殷佳钰
    殷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