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萧婷婷)(5)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她看见他眼睛里的冷漠,看到他不喜欢女人喝醉酒呕吐的样子。
  她看见他走了出去,再没进来。
  小瑶内心很伤痛,她没想到颉想要的不过是个艳遇,在他的思想里,自己不过是他走在人生路上的临时偶然遇上的同伴,因为可人,所以轻松的喜欢上,然后独自上路。
  原来他要的不过是曾经拥有,何必强求天长地久,世间的爱情本无天长地久,上路的人大多喜欢孤独。
  爱情于他来说,一直可有可无。无所谓在什么状态,很多时候爱情不过是孤独时自欺欺人的借口,他是流动的,所以永远都有不同的遭逢。
  谁不要天长地久?
  谁要得到天长地久?
  谁要得起天长地久?

  二十八
  小瑶脆弱的回到云起的身边,告诉她,她很快就要走了,希望云起能把自己的原形送到师傅那里去。
  小瑶说云起,我告诉他我爱的是两个人,小瑶说,你知道吗,云起,我也爱你。
  云起抱着小瑶痛苦的流泪,云起的心里无法停止对小瑶的爱情。
  云起在小瑶离开的那三天里,从猜测和电话上已经知道,小瑶肯定出了事情了。
  小瑶说云起,你还爱我吗?你帮我做件事情好吗?
  你帮我写完这一篇散文好吗?
  “在一个微雨的初夏,一个穿着绿色毛衣的江南女子,在北京的街头等待着一位男子。车来成往,她站在出站口猜测,那个男人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迎接她的到来。”散文的开头我本来要这样写。
  “可我写不完了。”小瑶轻轻的说。“可你不要告诉他,我已经要走了,你要用我的名字把我的爱情继续下去。”
  云起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小瑶,宝宝,你想告诉我,你和他的故事吗?
  我要为你写篇故事。
  云起打开了音响,把声音开到最小声。
  放起那首歌everthing I do。一切我都愿意。

  二十九
  在今生,你知道永远有多远吗?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永远的远就是很远的远字,没有区别,远还可以去走到,永远却是远到我们抓不到的地方,我们的永远就是与我们在一条路上相遇了,然后流逝到了身后,我们或许可以看见,可我们再也不可以用手指尖去触摸到了。永远失去了,远到我们不可以再回头。

  如果把人的一生看作是一日的话,我与你的那三天不过就是这一天里的三秒钟,眼帘垂下再打开的瞬间。
  去年的这天呢?一样的这天,是我的前世吗?
  那么在前世,我与你遇到的那三秒钟时,我和你正好同时把眼帘张开时看见了对方,和那树盛开的桃花。
  于是,在我们的前生,我记下了你的容貌。
  在你的前世,我在你的心尖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于是,你在今世的躯体里,总觉得心尖上会在某个三秒钟里,那么轻轻的痛一下。
  然后,你就会在某个黑夜的山峦停歇的时刻,在沉睡的时刻,恍惚知道了有个妖精飘到他心里去了。

  今生我们不过是社会的游荡者,我们在胡同里游荡,在夜幕下游荡,在山野里游荡。我们没有家,家是很陌生的名词,我们已经习惯不用那个字了。
  北京远吗?不远,只不过是一步的距离,我轻轻一跃,便是那里了。
  我不过是个山野里游荡的小妖精,一个修炼了千年的小狐狸,在你的前世,我晃到了你的面前,偷偷地跑到你心里去看了看,然后,留下了个记号,就走开了。跑到了那片开满了白绿色栀子花的山岭上,开了个小茶馆,喝着栀子花沏的花茶,染满栀子花的味道,我看见你也喝栀子花沏的茶了,我喝,不过是让你在今生好认出我来罢了。我怕你不记得,所以,我要有个你知道的暗号,栀子花多好。简单,平凡,洁白。
  我要你一人走完那些雪山,草地,和迷失流后,走到那片开着栀子花的山岭上,静下来休息一下,如果,你喜欢,那就多留些时间吧,或者你会不想走开了的。
  可是你看不到我,我不过是只小狐狸罢了。在你身后无声无息的跟着你,踏着滑步。
  所以我在看电脑那头看你,心情暗淡,我等着你认出我来。
  我等了很久,可我不要你知道,我在等你。
  可是,后来我看见你了。我招手让你停下,在喧闹的人群中,可你喜欢现在的生活。现代人的生活。前世你是一个英雄,我跑到你的心里看见了的。今生也是,所以你要一个人上路,路上有很多的风景,不同样的风景,不同样的人群,你已经不需要在意那一点点的心痛了,也许那点痛不过是微痒而已。
  我咬得太轻了吗?我不知道,我只是只小狐狸,我不知道现代人生活的方式,我需要学习。
  我要努力跟你一样,变成现代人的样子。
  过客,我不要真的变成过客。
  可在那三秒钟的时间里,我知道了现代人不需要爱情。特别是一只小狐狸精的爱情。
  爱情不过是虚空的东西,于是我知道,原来现代人谈不起爱情,爱情过于奢侈,现代人觉得那不过是个需要投入时间和金钱无聊的玩意儿。
  可我做不到,不让我爱是不可能的,我的爱是需要时间,可不需要金钱。我的爱便是爱了,简简单单。
  可让你爱却是困难的,于是,我不爱了,我要回到我前世住过的山野里去,我还是做回我的本来面目吧,我只不过是只不懂事的小狐狸,爱的时候,就要咬一咬你,不管你喜不喜欢。不爱的时候,我只是只普通的狐狸,就如我灵巧的双脚,轻轻地踏过满山的白雪,不留一丝痕迹。
  “在一个微雨的初夏,一个穿着绿色毛衣的江南女子,在北京的街头等待着一位男子。车来成往,她站在出站口猜测,那个男人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迎接她的到来。”散文的开头我本来要这样写。

  可我没写。等你说爱我的时候,我再写吧。
  其实你说爱我了,可我不敢相信而已。那你会再说给我听吗。可你要知道,我只怕再也写不出那篇散文了。
  是啊,我是千年的狐狸,化为人形,与你修得共枕而眠。
  我很想你。
  本来我已经等了一年,我其实已经不在意再淡淡的看着你的头像等下去。
  我不哭。我学会爱所有的一切。
  云起说生命中很多事情需要去超越,我尝试着去超越一些吧。
  如果英雄是要这样的生活的话,我还是愿意爱英雄,在我心里,你是。尽管也许你很平凡。尽管其实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英雄。可我还是爱了。那么,就让我爱下去吧。

(作者:萧婷婷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李星靓
    李星靓
  • 宋薇
    宋薇
  • 殷佳钰
    殷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