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萧婷婷)(6)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爱一个英雄总是要有代价的。可我觉得值得,值与不值其实只是一念之间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不美丽也不娇柔,我的美丽因为你的存在才美丽。没有的你地方,不会有我的美丽。
  最后看一眼,小瑶真的告别了,没有小瑶了 …….小瑶做错了件事情。虽然小瑶自己并不是故意那样去做的,但总归是错了。

  三十
  颉给小瑶发来一封信,他说: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爱有多消魂,就有多伤人。我不想伤人。那天晚上你醉了,你哭了!
  我知道你没有听见我的说话,我想告诉你的是,有时候,我们并不选取所有的笑、所有的快乐。
  当某些笑和快乐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痛苦时,我们每每放过这许多笑和快乐而选择哭;
  如果我们一时忍受痛苦和哭泣而可以有更大的笑和快乐随之而来,我们就认为有许多种哭比笑更有价值,许多中痛苦比快乐更好。
  如果你要哭,那你就哭吧,尽情地哭吧,释放吧!你的美丽,你的娇柔,我无法承受。
  你需要温暖的滋养,而我颠沛流离,四处飘荡,我会随时客死它乡。
  虽然也会惜玉怜香,但注定今生要流浪,流浪。。

  云起收到颉的信,看完,用小瑶的名字回了一封信:
  随便随便吧,管它那么多。
  爱情不过是一样所有人都做得泛滥的东西,却不可缺少。苦也好,喜也好,总是自己愿意去尝的。
  因为死亡,我要说这个话给你听 ,你哭,我也会哭,或者在你没流泪之前,我已经流了。我渐渐更多的明白了你,可我放弃不了。
  我说,我爱你。
  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了。我会好好的活着。
  可是人生的路是太短,怎么可以一失再失,何苦真要等着说:白发苍苍,你仍是我唯一的爱人“却永无音信?
  只怕是来不及,我们拥有的只是这一刻罢了。
  所以,你不要怕。
  你不要怕爱了我,离去了,我不可以一个人好好活着,我不怕。
  我只要现在我们相爱。一直牵手。

  云起没有告诉颉,小瑶已经不是小瑶了。
  云起没有把小瑶的QQ消掉,云起把小瑶的号码一直保存在那里,仍然天天登录在网络上。

  三十一
  小瑶失去了人形,它被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云起抱着它,找到了圆蝉道长,圆蝉接过白色皮毛的小狐狸,放进了道袍的袖口里,他摇着头,带着云起上了小瑶曾经修炼的山上,把它放在地上,它飞跑着离开了,没有回头。
  在山上某个山峦上,云起看见了一片满是栀子花的山坡,虽然花季已过,但仿佛满山都充满着栀子花那纯净清新的味道。
  云起与道长回到他的道观里,在不大的庭院里,道长用山上的泉水泡了一壶栀子花茶,淡淡而甜的泉水把栀子花的清新演绎得正好。
  银杏树的叶偶尔飘下一叶来。
  云起安静地坐在小瑶曾经坐过的那个藤椅上,轻轻摇晃,观内有道士在走动,蓝土布的道袍,天高气爽。
  颉不知道小瑶已经回到了生长的那个山麓里,颉依然孤独地行走在他自己需要寻找梦想的路途上。
  小瑶已经变回了原形,奔跑在它生长了千年的那片原始的丛林,它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思想情感,它张大着自己美丽的杏眼,对着山水间闪烁。
  爱情,是什么?它不会明白,也不需要去想这样的问题。
  云起在想一个问题:没有爱情的人生是有缺陷的,没有童话的童年是不完美的。如果爱情不能陪你走过漫长的人生,或者你已经遗忘了爱情,那心也许就变成了石头,那生命有什么意义?
  小瑶它不再同意这样的话,它不会伤脑筋去想这样的问题了。
  它只是只珍贵的纯白色的狐狸,它孤独的在林间漫步,在它小小的可爱的脑袋里,怎么寻找食物才是最值得去做的事情。

 

(作者:萧婷婷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李星靓
    李星靓
  • 宋薇
    宋薇
  • 殷佳钰
    殷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