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痴说梦(沈建波)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当我被两个比仙女还漂亮的美眉相拥着来到一座豪华气派、金碧辉煌的大院门口时,心中尚在美滋滋的想着鸳鸯好事。进得院子,只听“哐当”一声铁门紧闭,眼前顿时漆黑一片,一股阴气迎面扑过来。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回头看看身边的美眉,妈呀!居然变成了青面獠牙的小鬼!我立马四肢发软,全身筛糠般颤抖个不停,几乎瘫倒在地。
  “快走!”小鬼恢复了本来面目,就露出如狼似虎的嘴脸来。见我实在是迈不动步子了,便一人夹住我的一只胳膊,连拖带拽地把我带到一个大厅的案台前。案台上面坐着一干人凶神恶煞的人,整个大厅充满着热腾腾的杀气。
  我陷入极度的恐惧之中,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正在我惊惧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形时,从案台后面的屏障里走出一人来,此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与周边的这些人有着天壤之别。
  “钧座好!”大厅内所有人看到此人一出来,都争相叩头请安。我心中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原来遇上大名鼎鼎的阎王老爷阎钧座了。看来此遭凶多吉少!莫不我已经成为了阴间之鬼?
  “案下罪魂,快快报上姓名来。” 阎君身边的一个判官狐假虎威地朝我吼道。
  “罪魂?我什么时候成了罪魂啦。”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当儿,身后的小鬼狠狠地踢了我一脚:小子,师爷问你呢!
  小鬼这一脚踢得我更加云里雾里了,我是谁?我是谁??谁告诉我我是谁啊???你们抓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们要我说什么?……
  “你知罪吗?”这一句冷冰冰的话,像是从49层地狱深处飘过来的,令人毛骨悚然。我抬头一看,原来此言是从阎钧座口中发出来。心想:这声音怎么与他这一副和善的相貌这样大相径庭?
  “禀告钧座,在下不知犯了什么罪,请钧座明示。”我诚惶诚恐地如实回答。
  “大胆!在钧座面前还想狡辩。”又是师爷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声音,“牛头马面,大刑伺候!”
  我吓得面如土色,可怜巴巴的望着钧座,正想求他说句公道话。但见钧座脸上已经有了几分不耐烦的神色,我赶忙收回了这个念头,要杀要剐,听天由命吧。
  “叫你不老实!”牛头马面一个手持金丝鞭一个手持狼牙棒,不停地在我背上抽打着,随着“啪啪,砰砰”的抽打声,我的三魂已经失去了六魄。
  “别打了,别打了,我招,我招还不行吗?”
  “嘿嘿,还以为你小子有多硬呢。”师爷一脸坏笑地示意牛头马面住手,对我道:“把你知道的都倒出来吧,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因为实在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犯了什么法。又怕再受皮肉之苦,所以我只好一边装着喘粗气,一边在脑子里飞速地为自己罗列“罪状”……

  (二)
  罪状,什么样的罪状才能让这些人满意呢?我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想快快供认几条罪状,早早摆脱这个魔窟。
  现在人们不是十分痛恨贪官吗?干脆给自己罗列几条贪污腐化、行贿受贿、卖官贩爵的罪状,最好还加几条诸如上妓院、下春窑,包三奶、纳四奶什么的,以满足钧座等一干人的猎奇心。刚刚就要这样交代出口的当儿,忽然醒悟过来:去你的吧!你小子是什么角色啊?一个小小的办事员,想当贪官?你够格吗你!还三奶四奶,奶你个脑膜炎后遗症吧!看来此路不通。
  再三思量,确实没有一个适合我的罪名。杀人放火?走私贩毒?偷扒抢劫?哪一样都不是我的强项啊。脑子里转念间,居然还真的让我回忆起一桩犯罪未遂的大案来:当年我穷得快疯了的时候,背地里策划过去抢劫银行!
  对,千真万确!那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们那一带农村的万元户如雨后春笋,争先恐后地生长出来,我由于一没有技术二没有手艺,还是穷裤带一根。看到别人都发了财,我的眼睛红得几乎发紫,整日里躲在家中策划着发家致富的具体方案。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受到一条新闻的启发,决定大胆去冒一次风险,再回家享百年清福。于是,我花七七四十九天自己研制了两颗土炸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待月黑风高夜就去抢劫镇上一家银行。当我背着土炸弹在这家银行附近徘徊了九九八十一个夜晚后,终于放弃了抢劫的念头,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镇上的派出所一直没有搬家--他们就在银行的下面扎营呢。
  “小子还磨蹭什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快快招来!”见我在一旁愣神,师爷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见不得人的事情啊见不得人的事情,求求你了,赶快蹦出来吧!我忽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在来到这里来之前不多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或是多去犯些严重罪行,以解此时燃眉之急呢?现在急时抱佛脚,白白的在这里受煎熬。看来做人太胆小太老实也是一大罪状啊!
  见不得人的事情!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一边在心中默默念叨,一边求菩萨老爷保佑,果然有奇效。我终于想起两件自己做的见不得人的事情来。一件见是当年在外地一个建筑工地做民工时,由于晚上枯燥无聊,我和几个弟兄们曾经一起去一家录像厅看黄色录像呢。而且还上了瘾一般常常想着那些破事儿!现在想想这事儿不算小呢,从轻的来说是道德败坏,思想腐化。从重的来说是动机不纯,有犯罪图谋,那些青少年流氓犯罪案都是因为看黄色录像而引起的啊。
  还有一件就是去年和几个社会上的朋友一起在一家茶馆聚赌:打一元钱一张牌的跑得快扑克牌,我还赢了162元钱赃款。按照我们镇上派出所那些长官在乡下抓赌博时的说法,赌博就是赌博,你打一毛钱的麻将也算赌博!这事也不算小啦。
  我赶紧竹筒倒豆子般把这些事情都坦白交代了。心想这下该可以了吧?不料钧座这次更加生气了,他的脸因愤怒而几乎完全扭曲,恼羞成怒地朝我吼道:大胆狂徒,就拿这些破事儿搪塞本座吗?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
  “小民不敢,小民不敢!”见钧座发怒,我吓得面如土色,连连告饶。钧座附在师爷耳朵边说了些什么,师爷便起身朝我走来,手里还拿着纸笔。师爷走到我的跟前,将纸笔仍在我的面前,仍是恶狠狠口气:把你7月16日的整天行踪和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一点一脉都交代清楚,不得有半点隐瞒,否则,让你下油锅!……(三)
  7月16日整天的行踪?7月16日我干了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又不敢再开口多问,只好拼命地想了起来。我在手机上翻看了一下日历:今天是8月24日,农历七月十五,好在事情过去还不是太久,才一个多月时间。
  我掰着手指认真回想着7月16日是个什么日子,我在做什么。想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出那种特殊感觉来。这一天很平常,我如往日一般在办公室认真上班,整理办公室的资料。记得上午写完一份我公司党支部“创先争优”有关情况汇报,就去了广告公司,联系做一个创先争优室外宣传栏。我公司是本市较有名气和影响的大企业,老板说宣传栏做得不能太寒碜,至少要比其他公司气派一些。我只得亲自跑到广告公司指导设计方案,忙了一上午,连午饭都没有赶上,在外面吃了一份8元钱的盒饭,一荤一素的那一种。只是下午下班时提早半个小时开溜去会见了一个战友。晚上和战友一起喝了很多酒,究竟喝了好多真的记不起了,因为我当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是让人扛回家的。
  这就是我7月16日的全部行踪。我估摸着这样的交代肯定过不了关,因为他们要的是我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又在脑海里努力搜索一遍自己那一天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或者是“见不得人的念头”。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该死的见不得人啊!我隐约想起自己在广告公司说过的一些牢骚话来,是说创先争优的牢骚话:什么创先争优!全是一些表面文章,纯粹是共产党捏着鼻子哄自己的人。一块高档漂亮的宣传栏就能创出优秀党支部来?明明知道这些东西是假的,我们还得装模作样当做真事来做!
  说这话时广告公司那个设计员还望着我怪怪的笑。我当时就有些后悔了,心想万一这小子向领导告密,我这个85年入党,有着25年党龄的老党员不就完了吗?不过钧座应该不会关注这事,他不是我们党内同志,对创先争优肯定没有兴趣。想来想去,又若隐若现的想起一件事情来,虽然当时已经醉眼朦胧了,但还是有一点点印象的。那天和战友吃完晚饭后,战友意犹未尽,提议到歌厅吼一嗓子。刚才忘了介绍,我的这个战友是某实权部门的头儿,很多人都要巴结他,所以他一提议唱歌,就有几个请客的人马上应和。大家说笑着往一家叫做“天上人间”的歌厅奔去。
  说实话,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脑还是比较清醒的。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在一个包厢入座后,有人很快就叫来几个漂亮小姐,一人安排一个,说是陪唱陪酒什么的。因为进入这样的场所机会不多,加之酒精在体内作怪,我显得有些过度兴奋,一边扯起鸭公嗓子吼着歌,一边频频和身边的小姐碰着杯。慢慢地,慢慢地我的神智就越来越模糊了,朦胧中好像感觉小姐胸口那两颗原子弹不断地在我身上做核试验,试得我怒火中烧,搂着她就想跳一曲迪斯科,谁知脚下一滑,以后的事情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写好交代材料,我毕恭毕敬送到师爷手上,讨好地问:现在可以了吧?师爷也不拿正眼看我:继续下去呆着吧!
  师爷把我的交代材料递给钧座,钧座扫了一眼,对师爷说了句什么,师爷拿着材料到屏障后面去了
  “台下的罪魂听着,”钧座继续开始审案了,“你7月16日是不是交了一封诬告信给纪委了?诬告你们董事长贪污腐化、行贿受贿、偷税漏税、卖官贩爵等等一系列?”
  诬告董事长?我怎么会诬告我们董事长?这真是天大的冤枉!董事长对我这么好,安排我的工作,发给我工资,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诬告他呀。再说,我一个小小的办事员,用什么东西去诬告董事长呢?这下我总算弄明白被抓到这里来的真正理由了,因为7月16日我们公司有人写信给纪委,诬告了我们的董事长!也许是我平时喜欢舞文弄字吧,钧座把这事摊在了我的头上。这一次我倒是不能再含糊了,这事情关系到本人人格问题,本人做事一贯敢作敢当,从不偷鸡摸狗背后使坏!这样的冤枉案子打死我也不能答应!
  正僵着的当儿,师爷从屏障后面走出来了,附在钧座耳边说了些什么,只听钧座轻轻叫道:怎么抓错了人呢?一群饭桶!听到钧座这么说,我心中一阵窃喜:原来他们是抓错了人哪!
  看样子我马上可以出去了,这时我特别后悔刚才把自己的那些不着边际的丑事都交代出来了,真是出来大洋相啊!就在钧座刚刚要宣布我无罪释放的时候,只见屏障后面又走出一人来。一个我非常熟悉的面孔,是的,没错!千真万确是我们的董事长!
  我赶忙喊了一声董事长,满肚子委屈就要诉说。可是董事长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径直朝钧座走去,就像木偶戏电影里的人物,仿佛与我们相隔了几十个世纪。董事长附在钧座耳边说些什么,我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句半句:这小子出去会泄露我们的秘密……不如干脆以聚众赌博……流氓犯罪……拉出去毙了……
  啊?!我顿觉五雷轰顶!满腔悲愤地扑向董事长:不!!!
  醒了。眼前仍然一片黑暗,原来天还没有亮!
  从此,每一个黑夜里,我再也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了……

(作者:沈建波


相关阅读:

____
  • 邓曦
    邓曦
  • 宋薇
    宋薇
  • 蒋莹
    蒋莹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星靓
    李星靓
  • 蒋心怡
    蒋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