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克氯化钠与三斤食盐(叶凌云)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冬天来得怪。多少年过去了,在地处南方的麓城难得看到这样的冬天。下雪的第一天,人们都很激动,报纸电视台都派了记者爬上麓山顶,煞有介事地拍几张勉强覆盖住大部分地面的雪景,并声称“登麓山赏雪景成为今冬本市旅游新亮点”。
  主管后勤的张副局长捧着报纸大力摇头:“这也叫雪?比起我老家那边,这叫雪毛子,三两粒冰粒子把个屋顶遮遮白,还赏雪景呢。”张主任是膀大腰圆的胖子,来南方二十多年,始终以东北汉子为荣。
  小科员小左揉着冻得通红的鼻子,说起话来撒娇似地带着鼻音:“都几年没见过雪了,趁着雪没化刚刚在院子里拍了几张,馋馋我那几个下深圳的同学,冻死了冻死了。”
  老科员老杜笑了起来:“听说南极洲都快成南冰洋了,我们这鬼地方能见着雪就不错了,我儿子生下来总共就见过两回,这是第三回。”
  正说着,行政副局长老谢搓着手进来了。张副局长装作没看见,扯出一张餐巾纸仔细地擦拭着桌面。谢副局长是个小个子,说起话来鼻翼两侧总是颤巍巍地堆着一层笑纹,张副局长向来不屑于他那摇尾乞怜的神色,将他归入“南方小男人”系列,属于重点鄙视对象。当然,这一个人观点是不便表现出来的,就算表现出来,也绝对跟明年春天老局长退休无关,退了老局长自然是提副局长,据小道消息将由党委书记兼副局长的老贾接任局长。
  提了副局长,底下的人自然也循着职位往上挪一挪啦。对于张副局长这样响当当的北方汉子,自然是不屑别人去争什么二把手三把手的。所以张副局长只是把擦桌子的时间略微延长了五分钟,等谢副局长攒好了笑容准备说话的时候,十分友好地亮起大嗓门,友好而热情的声调传遍整个科室:“谢局长光临,有何指教?见鬼的大雪天,真是冷冻死人了,冷吧?”
  谢局长的光临自然不是来指教的,那语气简直有点请教的意思:“老局长指示我们成立一个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务必保证本局工作正常、有序、安全、高效地继续开展,就由张局长带队,咱这几个人压点担子吧?”
  明明是个南方小男人,为响应推广普通话才紧急改口说塑料普通话,还一口一个“咱”的,不伦不类!张局长揶揄地笑了笑,然后矜持地咳嗽了一声:“还是谢局长有将才,十年难遇的雪天,我怕带不好队伍啊,俗话说兵熊一个将熊一窝,还是谢局长指挥好些。”
  谢局长谦虚得两手齐摇,很诚恳地说:“咱土生土长的土包子,一辈子没见过几回雪,还是张局长北方人经验丰富,这个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的组长,非张主任莫属。”
  两位友好的局长正相互谦让着,小左端着热气腾腾的大茶杯来了,一边走一边笑:“全局动员扫雪,张局长您带领我们堆雪人吧?我还没堆过呢。”张局长接过茶杯很和蔼地看着小左:“将劳动变成一件有趣的游戏,既能锻炼身体又能方便他人,不亦乐乎?”
  说笑着张局长起身点将,算是接受了紧急防冻小组长一职:“小左去后勤领些扫帚撮箕来,记得找厨房说一声,这几天的炉渣别倒了,都留着洒院子。”
  小左领命而去,张局长吩咐老杜:“你去把局里的姑娘小伙子们叫出来,手头的工作先放一放,全局总动员,要在没有人摔交之前杜绝事故来源。”
  全局总动员,姑娘小伙子们都觉得新鲜,难得一见的雪景就在嘻嘻哈哈中消失了,雪人自然是堆不成的,那么点积雪边铲边化,堆在院角糟七麻乌地淌水。不到半小时,院子里干干净净洒上了煤炉渣,地上的污水被炉渣吸干了,踩上去发出干燥而温柔的咔嚓声,走上去既放心有舒服。
  张局长抱着茶杯怡然自得地巡视着自己的战功,面带微笑倾听人们的赞叹,心里不免得意。这种得意维持了两天,第三天上班的时候,小左哭巴巴地推门进来了,额角肿起一个包,手掌还擦破了一块皮,进门就嚷嚷:“真倒霉,走到门口摔一跤。”
  原来,今年冬天来得怪,往年要是下过这点鹅毛雪意思过了,立马就是大晴天,今年却没有见晴的意思,一直保持小雨加雪,不大不小没完没了,湿漉漉地一层一层,一夜冰封了那些炉渣,院子反倒变成了一个炉渣溜冰场。
  张局长一看,当机立断,吩咐老杜赶快去食堂借调食盐十包。双管齐下全民动员,一个小时以后,院子里的冰渣子清理得干干净净,用去食盐七包,余下三包食盐张局长叫老杜退还后勤科。
  谢局长回办公室正好碰上来退还多余食盐的老杜,插嘴阻拦道:“三包食盐算不了什么,洒在台阶上吧,这鬼天气看来得持续下来了。”老杜一想有理,拎着三包食盐又返回院子,准备将剩余三包食盐洒在台阶上,一旁收拾扫把撮箕的张局长一见老杜没有退还食盐面色便严肃起来:“不是叫你把这三包食盐退回食堂吗?台阶上又没有雪,何必浪费三包盐?古人说聚沙成塔积少成多,还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张局长说着抬头,发现老杜以及食盐已经不见了,想必是火速退还去了,这才意犹未尽地吩咐小左:“辛苦你再起草一份报告,向老局长详细汇报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的工作。”
  小左是个爱笑爱俏的姑娘,家教想必不错,谨尊笑不露齿的古训,笑起来必定用手掩鼻。这几天下雪,小姑娘总是夸张地捂着鼻子呵气,不时还要扭扭身子撒娇似地嚷:“冷死了冷死了。”所以她捂着鼻子答应的时候,分不清她是觉得好笑还是怕冷。
  很快老杜退了食盐回来了,小左的汇报总结也写好了,将张局长严词责令退还多余的三包食盐的细节重点汇报,尤其是他那番引经据典的说辞,张主任满意地点着头,亲自提笔改了两个错别字,签下自己的大名送交局长办公室。
  老局长并不老,今年才五十六岁,因为他姓老,加上干部年轻化政策,大家都很尊敬地叫他“老局长”,听着也就习惯了,点头答应得多了,还真进入了德高望重桃李满园的角色。老局长向来关爱下属体恤民情,对于这次由“十年一遇”变成“三十年一遇”再提高到“五十年一遇”的高寒冰雪天气很重视,在这即将面临退休的局长位置上,能遇上五十年一遇的稀罕气候,自然要做出一个五十年难遇的好文章。
  老局长对以张局长为首的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工作十分满意,因为洒过盐的院子果然没有再结冰,小雨加雪落在撒盐的地面上都乖乖地化成了水,走上去虽然渐起一些污水,除非头眼突然昏花或者犯羊颠风,否则绝不可能再发生摔倒事件。于是老局长大笔一挥,将这一纸工作汇报附入本局年工作总结的优秀突出事件名册,并在全局年终工作动员大会上提出表扬。
  老局长甚至亲自宣读报告中文采斐然引经据典的一些字句,饱含感情地说:“我们的同志包括我本人,都是在南方温和的冬天里过了很多年,遇到这五十年难遇的冰雪难关,我们的同志不仅能够发扬吃苦耐劳的光荣传统,而且艰苦不忘节约,聪明才智和勤俭节约融会贯通,打了一个防冻抗寒的大胜仗!”
  掌声如雷,我们的同志张局长气宇轩昂地坐在台下,我们的同志谢局长鼓掌鼓得手都麻了,脸上没有堆笑,似乎在暗下决心要向我们的同志张局长学习。
  全局响应老局长号召,纷纷以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在严酷的环境中坚持勤俭节约的事迹为榜样,开始写年终工作总结报告,宣传科的小刘负责组织整理,小左的评论文章《从三包盐想到的事》,也由麓城晚报副刊头条刊发。
  正当全局上下讨论和总结勤俭节约和防冻抗寒经验的时候,局党委书记兼副局长老贾在没有洒食盐的台阶上滑倒了,这一跤摔得不轻,虽然没有伤筋动骨,手掌被擦去一块皮,脸上被冰冻的台阶拉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众人惊呼着上前拉起贾书记,嘘寒问暖忙得不亦乐乎。到底是书记,只是在被众人扶起来的时候骂了一句脏话,那句话众人都没听清楚,贾书记站定后感动地说:“集体真是温暖啊,谢谢大家。”
  贾书记宽容大度严于律己,谢副局长却认为此事性质严重,当即责令紧急防冻抗寒指挥小组的老杜和小左采取措施进行整改,并成立事故调查小组,指定小左为临时小组长,负责调查事故责任人。
  小左不能再笑了,面色凝重步履匆忙,忙于起草事故责任调查报告。张局长更矜持了,矜持到不再轻易发号施令,倒是找了很多治疗跌打损伤甚至去疤的偏方进献老局长,防冻抗寒工作基本进入停顿状态。对于谢局长的事故调查工作,张局长采取的是不卑不亢不主动不配合态度,老杜依旧不紧不慢地喝茶抽烟写总结。
  小左苦恼了几日,不但面色凝重简直有点忧心忡忡了,这种氛围将全局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热潮压抑下来,压得比冰天雪地还要阴冷一些。小左左思右想多方取证,节约没错,艰苦奋斗更没错,可是贾书记摔跤了这是铁的事实,事实面前一切理由都是苍白的,说有错,只能怪该死的老天爷了。小左脑子有点累了,一不小心将走廊里某人的咒骂写进了报告----事故责任人:该死的老天爷。
  小左发现自己一时恍惚已经将事故责任调查报告递交到谢副局长办公室去了,想要追回也来不及了,抬头看见我们的同志张局长走了过去,便也拍拍脑袋释然起来,本来就只能怪老天爷嘛。
  谢副局长看了这报告以后,略微愣了一愣,便也释然起来,禁不住脱口道:“该死的老天爷?”随即又意味深长的道:“还是想办法弄三包食盐洒在台阶上吧,不过你得打个报告要后勤张局长批示一下,别弄不好背上个铺张浪费的罪名。”
  小左不敢怠慢,立即起草《关于申请解决三包食盐的报告》,报告中一而再得强调由于天气发生变化,防冻工作的严峻。写完一看,基于张局长那三包食盐的先进事迹,小左觉得这“三包”两个字太敏感了,就改为“几包”,再一看,还是不妥,这次报告千万不能体现“食盐”两个字,左思右想,突然灵光一现,重新写了一份题为《关于申请解决一千五百克氯化钠用于台阶防冻的报告》,想了一下,又把“台阶”两个字删了,报告足足写了三页,除了充分强调今年天气的特殊性之外,还着重介绍了氯化钠的化学分子结构和对冰的融解的化学原理。
  打印机发出嚓嚓的喷墨声,这份费煞苦心的报告终于变成宋体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雪白的A4纸上,也许是太累了,小左感到有些恍惚,眼看着雪白的A4纸好像越来越大,变成了窗外冰雪覆盖的小院,那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宋体字,居然动了起来,变成了一个个谢局长,张局长……,他们一个个趴在地上,用口里呵出来的热气去融化地上的冰凌。

 

  作者简介:叶凌云,男,湖南长沙人,1971年生,当过农民、医生、药师,现任湖南德邦医药公司总经理,兼任宁乡县作家协会主席,《宁乡文学》杂志主编。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在《文学界》、《芳草》、《创作》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500余万字,已出版长篇小说《长沙王》、《琴殇》、《医道官途》,散文集《梦里梦外》,诗集《寻找帕尔那索斯》,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毛院六期”学员。

(作者:叶凌云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殷佳钰
    殷佳钰
  • 易汝珊
    易汝珊
  • 周子云
    周子云
  • 蒋心怡
    蒋心怡
  • 邓曦
    邓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