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灯纸影斩祝融(望城伟哥)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善化莲湖塘杨一戏子是远近闻名的皮影艺人,五岁就跟师傅史三爹学唱皮影。
  莲湖塘班一般春季在河东丁字湾、霞凝演皮影,有时也上至长沙城伍家岭,下至铜官梅花岭;夏季农事繁忙,戏班子不走远,就在河西高塘岭当地,这时也叫演“禾苗戏”,能够做到演戏插田两不误;秋冬以后谷子进了仓,人们都闲了下来,就“下围子”,安乡、南县华容洞庭湖一带,远的唱到了江北的横沟市、黑狗挡,这些地方已经属湖北省界,他们的老祖宗都是从长沙、善化和益阳一带迁过去的,有时候谈笑起来尽然还是亲戚。下围子很辛苦,往往一去半年,演戏演到哪儿就在哪儿歇坐,好在围子里的人对影子戏特别的喜好,其中莲湖塘影戏班那是竖大拇哥的!
  莲湖塘位于善化高塘岭,湘江和八曲在高塘岭两边不远处流过,却没有养肥这片土地。这个地方,山矮没有特产,田薄长不出米谷。因为水陆方便,人口却十分稠密。田地不够养活人,人们便一年四季到处打工做手艺,莲湖塘一带的人秋后,四处打铁补锅做小手艺的很多,算命讨米的也不少。
  莲湖塘的杨一戏子只知道姓杨,什么名字已无可考,杨一戏子是后来得的诨名。杨一戏子很早就没了爷娘,经常追着史三爹的影戏班子到处跑,戏班子演戏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一边看,一边全身都跟着鼓点上下的动。史三爹看到这个精瘦的小孩,十分可怜,有时也给一口饭吃。有一回戏班里的司鼓突然急病腰都直不起,眼看戏已开演,史三爹急得麻雀子进了竹鸡笼,上窜下跳忙得不亦乐乎。这时候,杨一戏子突然走进戏台,轻点小鼓,慢敲木班,竟然真是那么回事。史三爹喜出望外,那天破例给了他包红,转年春天正式收了杨一戏子做了他的关门弟子。几年下来,杨一戏子吹拉弹唱,样样功夫都了得,祖师爷的绝活他都学到手,甚至,皮影之外的退煞,招魂都有一套。
  王复生是杨一戏子的师兄李六爹的徒弟,后来做到了湖南木偶皮影剧团的团长;李少坤是李六爹的再传弟子,曾为毛主席观看的皮影戏司鼓,据说皮影戏散场后,大家都争抢毛主席看戏后抽过的烟蒂子。杨一戏子因为行为怪异,仗着年轻气盛,艺高人胆大,有时候连菩萨和鬼神他都敢开玩笑,没有算着正统。杨一戏子只是把莲湖塘影戏班的名声闹腾的响当当,这一派因为杨一戏子不收徒弟,到后来竟然不知所终,可惜了杨一戏子一身好本事,真可谓纸影风灯,烟消云散!
  有一回,那还是杨一戏子跟着师傅史三爹学徒的时候,在高塘岭柞树塘。一个叫李有才李老太爷的小财主,因为文曲星眷顾,大少爷考了秀才又中了举人,按照李家老爷许的愿,若得乡试中举当还三晚影子戏!于是请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莲湖班前去唱影子戏。
  由于是要唱给菩萨看,这些戏丝毫都不能有一点马虎。莲湖塘班接了这一单大买卖,也兢兢业业,杨一戏子的师傅史三爹亲自出马。这个下午日头还高,就开始准备演戏的行头,四个人,杨一戏子挑着两口箱子走头,两口箱子分别叫做“武箱”和“文箱”,武箱专装锣鼓响器,文箱装的是纸偶影人,师傅走第二,拿着神灯和亮壳子,神灯是演戏是放在戏台内的清油灯,照影儿的,亮壳子是走夜路要用的,走三的拿的是一些生活杂物,用一个包袱背在身上,最后一个拿着搭戏台用的一捆竹子,也叫“把子”。这个就叫做“前箱后把”,是不能乱的。
  挑担行走要休息的时候,师傅一再交代,放下担子,一定要让扁担一头落地,不能横放在箱子上,不然到手的活计没有落实,怕搁起来泡了汤,能够接下李家的这一趟活计,说明李家看得起,演得好,这包红是少不了的。
  一进得门,已是杀黑时分。杨一戏子按师傅的眼神,在堂屋里放下箱子,把箱口朝外。意思是吃别人的。李家拿来大扮桶做戏台座,又铺上三张大门板。果然,刚搭完戏台,李家喊用饭。
  饭后戏台内清油灯正通明透亮,鼓乐铙钹一应俱全,四人坐定,一人司鼓,一人操琴,师傅做下手,杨一戏子操纵影人。
  四人分四角,四根台柱子起吆喝。但看司鼓的兼大鼓小鼓、大锣小锣、课子班子;操琴的胡琴唢呐;师傅是二胡、打钹;杨一戏子已把纸人纸马纸桌纸行头依次挂在顺手的位置。
  只听得鼓声轻启,得得而来,一会儿锣鼓齐鸣,铙钹尽响。
  忽然鼓乐齐息,一个头戴相条,身穿蟒袍手拿朝板的天官,以七步半的步法走到台中,随行的书童突然手一展,一个“独占鳌头”的条幅打了出来。
  这个条幅突然打出来,是杨一戏子的独创,连师傅都很佩服。以前演戏书童是举着“独占鳌头”的牌子一路出来,没有这个新颖突然。
  果然,李家老爷直说搞得好,吩咐一声打赏,就有红包送到帐内师傅的手中。
  接着,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嗓音喊了起来:
  惟
  物阜民康,作一方之保障,有感神恩:今湖南省善化县高塘岭乡东塘太白庙王高更村土地社下,沐恩信人李有才,壬寅年甲子月甲子日午时生,为保平安,兼子学成,今备香酒茗茶,特请梨园弟子敬演皮影戏三日,以谢神恩,望神保佑、泽沛乡亲,年丰人寿,叨承圣泽,保我实多,风调雨顺,感戴心诚,望皮影演唱古文,幻成歌管楼台,笙歌嘹亮,请神观赏古文趣事奇文,纳今宵之愿,得消昔许之条,灾害全消,人丁乐利,金榜题名!李有才凡在光中不胜预祝!
  谨告上闻
  庚戌年某月某日李有才呈进
  文疏读罢,锣鼓再起,铙钹开来。果然是一本好戏,唱的是《杨波登殿》。
  李有才十分高兴,儿子中举,这是李家十代未有之事,本来要到省里去请湘剧团,一来没有门道时间仓促,二来当初许愿确是许的影戏子。没想到本地的影戏班子竟然了得,四个人的班子,吹拉弹唱,热闹非凡,竟然把左邻右舍的乡亲都吸引过来。李老太爷也十分好客,吩咐人搬椅拿凳,上了年纪的都有凳前排就坐,一坛好酒放在戏台前面,任大家品尝。不想那坛酒头一晚就喝了个底朝天,这事对李老太爷一说,老太爷连说好好好,第二晚,摆上了两坛。
  锣鼓打得响,杨一戏子唱起来调高,演起来有劲,喝彩声、鼓掌声,一浪高过一浪,喜得那李老太爷眉开眼笑,喜得那举人老爷李金科也丢下《中庸》《大学》进得戏台里,挠开围帐,拱手相谢。
  师傅上了年纪,到了第三晚见到徒弟们个个艺高手顺,便把自己的二胡交给了操琴,把大钹交给了司鼓,乐得在后堂陪老太爷一边听戏一边喝酒。因为老太爷高兴,师傅不由得也多喝了几杯。听完徒弟打了加官,念了文疏,接下来锣鼓一响,师傅就感觉锣鼓不对,二胡一起,果然不是本调,心一急。正好老太爷起身如厕。师傅急忙跑到禾场。果然杨一戏子和师兄弟们起调唱起了《毛国金打铁》。

(作者:望城伟哥


相关阅读:

____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