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灯纸影斩祝融(望城伟哥)(2)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里还要向各位读者交代一下,善化的影子戏,一般由主家还愿点戏,正如戏开头的文疏说的那样,是给菩萨看的,乡亲们看戏只是陪菩萨看。给菩萨看的必须是正戏,也就只能是湘剧,演完后才能演杂戏,也叫花鼓戏,至少第一场必定要是湘剧,老话讲,菩萨不看杂戏。菩萨看完后再唱《小放牛》《二板半》《戏牡丹》《打狗功夫》等插科打诨、甚至含有不少荤段子、笑话的杂戏,让观众取乐。这个《毛国金打铁》就属于杂戏。如果没演正戏,直接开唱杂戏,就等于这个愿没还,非但没还,惹恼菩萨,还事与愿违!
  师傅来到戏台边,戏已经演了下去,点醒徒弟们或者要徒弟们改戏,不但于事无补,可能连工钱收不到,白唱三天戏不算,还要赔钱,赔钱还不礼面,莲湖塘的招牌就砸了。师傅伸出准备挠开后台戏帐的手,又缩了回来。师傅的手在帐角掀一下,又缩了回去,忙碌的杨一戏子看得真切,他顿了一下,由于剧情紧张,他没工夫细想。
  由于戏文更贴近日常生活,乡亲们看得津津有味。那些调戏妇女的场面,看戏的连老头都笑得裂开了没有牙齿的嘴,小媳妇们更羞得低头捂着脸,却继续在手板缝看。接下来又演《小放牛》《扯萝卜菜》等。
  深夜,杂戏唱完,鼓息丝停。凉风一吹,杨一戏子打了一个激灵,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唱《毛国金打铁》正是他的主意,他说,乡亲热情高,搞点有味的戏大家乐呵乐呵。一乐呵,尽然忘了唱正戏给菩萨看,看着师兄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杨一戏子也在一旁呵呵干笑,心却从头凉到了脚。
  好在主家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疏忽,看戏的人也看得开心热闹。可说是尽欢而散。
  散完戏拣好场,杨一戏子师徒拿了包红,点起亮壳子,连夜就走。回家的路上,师傅一言不发,本来还有说有笑的师兄弟们,看到师傅心事重重冷酷的样子,谁也不敢做声了,却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
  李家少爷中举后隔年进京赶考,路过武汉,正赶上孙大炮的手下起事攻打武昌,竟然一去袅如黄鹤。同去的家丁半年后才回来,说是武昌城一遍火海,馆驿烧成一堆瓦片,遍寻少爷不得,没有盘缠只好一路讨米才得回来。
  这件事发生后,师傅只是轻描淡写地对杨一戏子说,李家大少爷进京赶考,在武昌没了!说完后狠狠地瞪了杨一戏子一眼。杨一戏子一脸发白,低下头来,一屁股坐到门槛上,半天还没起得身来。
  辛亥革命一闹,大清国到了民国。由于杨一戏子技艺更高一筹,于是接过了师傅的衣钵,挑起了莲湖塘影戏班子的担子。
  “杨一戏子”的诨名就是这时候得来的。他知道“戏子”是人们玩笑的称呼,戏子就戏子吧,本来也是唱影子戏的。影戏子没有让他过上富裕的生活,但他对这些彩色的纸人更是入迷。传统影人用驴皮所制,虽然经久耐用,但比较重,碰上武戏,操作久了很累,动作也不舒展不飘逸,而且要把驴皮削得很薄,是很难的,如果厚薄不匀,透光分明暗。因此杨一戏子把做影人的材料全部改成结实的轻皮纸,皮纸中间根据人物扮相夹着鲜艳的彩纸,十分好看。杨一戏子还把纸影做得比原来的大三分,一两百步开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祖传的纸人只有头手和脚可以动,为了体现影人丰富的表情和动作,他不但在纸人的身段上另加了操纵机关,有些主要的纸人比如他做的关公,连眼珠都可以转动,手指可以松开和抓拢,身段可以伏倒弯曲,胡须可以左右飘拂,关公的青龙偃月刀的刀锋被他掺进了金刚粉,清油灯一照,那闪闪寒光可以透过“窗子”那层坚韧的薄皮纸,让观众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关公的神武!
  这一年风调雨顺,是少有的年成,禾苗戏唱完,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已是一遍金黄,湘阴安乡一带稻子熟得早,高塘岭这里的谷子刚上禾场。一个风高云淡的秋日,杨一戏子就率领他的伙计们,在堂屋里祭起了皮影戏的祖师爷戏王菩萨。
  关于戏王菩萨,在影戏班里还有一段来历,据说唐太宗平定四方诸侯,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清明富裕的贞观之治,朝中无事,天下承平,清闲下来的开国功臣文武百官就在梨园搭台唱戏取乐,可是唱戏又不准女的参加,于是长孙皇后等众后宫和宫女们觉得百无聊赖。长孙皇后有一个最宠爱的小儿子,由于小还只能留在母亲身边,他竟然按照戏里面的情形做出了好些纸人,在烛火的映照下,在宫帐上演出了各种有趣的故事,大家都玩得特别开心。太宗皇帝见此情景也十分高兴随口而出:“你这么喜欢唱戏,那你就做戏王菩萨吧”。小殿下竟然拜服下去,快活地大喊“谢过父皇”。太宗心里一惊,果然,没过多久,小殿下竟然无疾而终。太宗十分伤心,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为了创造纸影戏而生的,于是就封他为“纸影祖师,戏王菩萨”。
  拜别戏王菩萨,杨一戏子和罗成师兄以及另两个朋友共四人,挑起行头,开始“下围子”。
  莲湖塘班唱戏老到,戏目多,而且能相机行事。求子的唱“观音送子”,庆寿的唱“郭子仪上寿”,求财的就唱“挂金牌”,升学的便唱“点状元”;如果主家姓李就唱“收瓦岗”,主家姓赵就唱“陈桥立帝”,主家姓刘就唱“高祖还乡”或是“刘备招亲”等等。到一个地方由那家的长者点戏,随他点哪出,没有杨一戏子不晓得唱的。而且杨一戏子的清油灯特别亮堂,很远都能看得清,纸影又漂亮,动作又灵活,唱完正戏,老板客气红包打得多或者看戏的人多,杨一戏子经常还送给主家一些戒赌或是小姑贤的杂戏来规劝教化世人,深得人们的喜欢,这次下围子演戏的日程甚至都排到半个月后面了。
  一时间东家请,西家接,好不忙碌,不觉已过了湘阴,到了华容地界。
  这一日,杨一戏子四人应某户老主顾之约,正匆匆赶路,走到一处小山包转角,突然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汉子勾腰站在路边,那汉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杨一戏子,突然放声大哭,倒地便拜。
  杨一戏子一愣,忙放下亮壳子,急忙去搀扶那人,待到看清那人的眉目,不由得“啊”的一声,也跪倒了那汉子面前。
  那个邋里邋遢的汉子竟然是很多年前本乡李有才的少爷李金科。杨一戏子一边扶起李金科一边说“你不是进京,武昌。。。”,杨一戏子左右说话皆觉不妥,只得问道“李少爷何以沦落至此啊”。只听得那李金科收起泪水,长叹一声:杨老板,一言难尽啊!

(作者:望城伟哥


相关阅读:

____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