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灯纸影斩祝融(望城伟哥)(3)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原来自从李金科准备进京赶考,才到武昌,这一日夜里,忽然城中火起,四周枪炮声大作,李少爷战战兢兢躲在馆驿一角,没成想,馆驿也起火了,李金科只身逃出火海,家丁也不知去向,盘缠姓李俱已丢失,街道上难民混杂,兵勇到处抢掠,流弹横飞。待到第二天清晨,街上到处是剪辫子的,到处口号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说是换了江山,宣统皇帝躲在紫禁城都尿了裤子,恩科也不再开了。
  可怜李金科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愿金榜题名,谋得一官半职光宗耀祖,哪见过这些世面,仍然北上京城,想来也是枉然。只好混出城来,一路往南。可怜李少爷没有别的手艺,只好一路乞讨。兵荒马乱的年月,乞讨都讨不到什么东西,竟然饿昏在一条小河边。幸亏被一个关姓庄户人家救起,那关庄主家境也还殷实,膝下只有一女,见这少年眉目清秀,又能识文断字,便收留于他。李金科因为临走时,父亲说没有取得功名不要回家之类的话,竟也瞒下了自己赶考一节,只说祖籍善化,无父无母,是个流落的秀才。
  一年后,李金科和关家小姐情深意笃,入赘在关家。
  不想,这李少爷一入赘关家,便是今日一场火烧了厢房,明日一场火烧了磨厦,后日一场火又烧掉了正房,整个一个殷实之家几把火烧得一清空。关老板想尽了法子,请了和尚道士,也是无可奈何,眼看一身家当化成一个小窝棚,竟然郁郁成疾,一病不起。
  好在李金科不气馁,一边在关家祠堂教几个学生,放学回来,脱掉长衫挽起裤脚,田里土里忙过不停,关小姐也相夫教子从不怨恨,夫妻日夜劳作,又攒下一些本钱准备再盖新房。这一日新房主体建好,刚盖了厨房,不想下半夜厨房又火起。因此房子就放在那里,都不敢上檩椽,更不敢盖屋。
  房子一放放了快半年,这半年夫妻俩心灰意冷。李金科面容憔悴、精神恍惚,关家祠堂只好退了他的学。头蓬发乱胡子拉碴的李金科到处瞎逛,口里喃喃的念着“火火火”,一身臭气熏天。左右邻舍十分同情李金科一家,田是勉强种了,不多的谷子收了回来,地却荒芜了。可怜关家小姐母子整天哭得个泪人一样。
  这一天疯里疯气的李金科忽然听说了莲湖塘影戏班的事,一打听,果然是善化莲湖塘,竟然一下子清爽了很多。这莲湖塘和柞树塘是李金科多年未见的家乡,想当初自己中秀才中举人,一直威严的老父亲是多么高兴,不知老父亲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在人世。想到这里,清白过来的李金科不禁悲从中来。后悔当初沦落异乡,后悔娶妻生子没有告知父母,更后悔这十年没有回过故乡跪过双亲。李金科思前想后不由得潸然泪下,继而嚎啕大哭。
  关小姐见丈夫清白过来,却又痛楚如此,不由得又隐隐而泣,对丈夫说道:“夫啊,既然你思乡心切,为何不把影戏班请来,了你心愿恢复你的心智,也好祈求火神不再为难我家啊!”
  金科一听此言,稍微止住泪水:“好,我这就去请!”关小姐当心丈夫的身体,只听得金科说道:“闻说影戏班经过,刚才一哭,我已经全好了!”
  杨一戏子扶起李金科,坐在田埂边,听着坎坷的经历,不觉握住李家少爷的手,罗成师兄和两个伙计也不由得同掬一把泪。想他一个堂堂的少爷,细皮嫩肉尽然落得如此境地,好不凄凉,这一切都怪自己当初一时年轻气盛,错演了戏目,一出“毛国金打铁”开罪了祝融。想那祝融也甚是无礼,不找演戏的,也不找许戏的,柿子拣软的捏,竟然只找李家少爷,从武昌一直烧到华容,真是岂有此理,今日,我倒要会他一会。
  想到这里,杨一戏子便说:“少爷莫急,这事因我而起,我自然得有个交代。今日我本应好友之约来到你乡,想我那好友,事情并不太急,我也只是约了他这个月月底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么多年,你受苦了!你赶快回去请好砌匠师傅,上梁加檩继续建房,我们随后就到。或许今日,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杨一戏子一班人果然加快脚步,来到了李金科的家,李家少爷已经喊来师傅给房子盖顶了,这厢,杨一戏子已经开始在堂屋里搭戏台。
  那边檩梁已经搭好,杨一戏子这边的戏台也已成就,只听得杨一戏子说道,房子明天再铺茅草,今天到此为止。我的戏台已搭好,今晚我也不唱戏。
  李金科夫妻也只好听从杨一戏子的安排。
  这一夜,罗成师兄和伙计们都往他处借歇。杨一戏子在李家看得见天的堂屋里支了个床,却守着清油灯,不敢去睡,只是每隔两个时辰,往油灯里加足清油。
  正在杨一戏子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听得外面嚓嚓嚓走得响,那响声又不似地上发出来,倒像临空传过来的。这时,一个黑影来到了杨一戏子床前,那黑影看到亮堂堂的清油灯,便围着清油灯转,只听得油灯周围,嚓嚓嚓的声音响成了一圈,可是油灯焰子一动也不动。那黑影忽然吹起风来,风围绕着清油灯越吹越急,只见灯苗有些摇摆。只要灯一灭,那黑影就会法力大增,杨一戏子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该命散于此。
  那黑影一边绕着清油灯转,却不挨近油灯,似乎对油灯有些畏怯。只好又加大风力,风象狼嚎一般呜呜闷响!灯焰被灯罩护着,只是不停地摇摆,突然一朵灯花炸了开来,油灯光不但没有变小,反而白了几分。杨一戏子知道,那黑影不敢直接去打灯,原来这盏神灯是莲湖塘的祖传宝贝,杨一戏子的师父史三爹在上面做了一个避邪的手脚,画了一道符。
  突然那风转向,竟然把杨一戏子的蚊帐呼啦啦地吹得飘了起来,这时杨一戏子一个寒战。那黑影见绕灯不灭,竟然想吹起蚊帐打灭神灯。杨一戏子一激灵爬了起来,那黑影不断把风加大,那蚊帐眼看就要吹到清油灯上。杨一戏子急忙用力挽起差点儿吹到油灯上面的蚊帐,用力过猛,只听得床铺哐当一声塌了下去。
  朦朦胧胧见得那黑影俯到床前,照着杨一戏子的脸,猛地打下来,杨一戏子的脸顿时有一种冰凉的感觉,阴森森的。杨一戏子拉开架势,扫腿过去,却扫之无物。反过来杨一戏子门风拳打过去,却都打在墙上,手都打出血来。
  清油灯又一朵灯花炸了开来,此时那符在神灯的映照下,白白晃晃的。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罗成师兄和伙计们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原来伙计们不放心杨一戏子,天还没亮就提前来到。那黑影只好绕杨一戏子三圈,长啸一声夺门而去。
  杨一戏子一脸冰凉坐到地上,冷汗已经把衣服紧紧地贴到背上。

(作者:望城伟哥


相关阅读:

____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