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灯纸影斩祝融(望城伟哥)(4)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伙计们一进门,看到床铺蚊帐都倒到地上,清油灯炸炸地响,知道不好!只听得杨一戏子大声吩咐到,赶快把门拦好,加大油灯,围着我坐着,我一睡,就要把我喊醒,我一睡下魂魄就会出窍,再也起不来了!
  后半夜,师兄弟谁也不敢睡,谁也不敢问杨一戏子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就陪着杨一戏子坐着。
  天已大亮。杨一戏子已经收干冷汗,七魄归元。杨一戏子吩咐李金科,赶快建房,盖屋,无论如何要在天黑以前完工,一完工,我就开始唱戏。另外杨一戏子又吩咐李金科的老婆说,你赶快去请本乡乡长和村长,务必今晚来看戏,周围有头脸的人能请来的更好。
  李金科夫妇果然分头行动。
  晚清民国的时候,洞庭湖乡村一带建房盖屋,即便中等人家,都是就地取材用的稻草,只有非常富裕的人家才会有瓦屋。大家看李金科一家多次招火灾,可怜他,都把各家的早稻草捐给了李家,早稻草干净硬朗,是盖屋的理想材料。
  果然,天还没有黑,一栋四缝三间两边厢房的新房就已经建成了。乡长村长里正等本地有头脸的人也都来了,他们听说是莲湖塘的影戏班,都慕名前来一观善化省城剧班的风采,甚至商量着,演得好,也要请到自家去演。
  经过白天的休整,杨一戏子兄弟们精神抖擞。天刚杀黑,锣鼓叮叮就敲了起来。
  第一出就是“下南唐”,也叫“火烧洪”。师兄弟四个人,分四个行当“生旦净丑”。手里各操鼓乐,各调各行,只唱得台下一遍叫好之声,杨一戏子边唱戏操纵纸影,一边观察戏台周围和观众的情况,却毫无意外,或许那祝融坐在观众中间,正轻蔑地看着杨一戏子的演出吧。唱完“下南唐”,接着就唱“千里走单骑”。这千里走单骑是关公的戏,李金科入赘在关家,而且华容正是关公成就“义绝”的地方,唱这个戏不但为关家而唱,更是向火神祝融下了战书,不啻于直接骂祝融不义道!
  这时候,杨一戏子发现清油灯不停地跳动,感觉异样,知道那祝融已经来到。杨一戏子用眼神会意师兄伙计们,按照事先约定,把这个戏修改了一番,没有丝弦,全部为锣鼓响乐。于是锣鼓又起,只是罗成师兄的司鼓,一个伙计操琴的打锣,另一个打钹,杨一戏子操纵关公纸影。
  锣鼓稍轻。只见窗子上出现一座关口,上名“东岭关”,只见一将,后随车帐行至关前。但看那员猛将,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如洪钟,五柳长髯,随风轻摆。看那赤兔马,身似火炭,四蹄刨地,果有腾空跃云之姿,那青龙刀,状如霜月,倒提在手,当行快意恩仇之志。
  却原来,关公挂印封金,带着二位嫂嫂,千里走单骑,往河北寻他的兄长刘玄德!
  只听得关公大吼一声:“尔等小儿,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声音醇厚深远,没有过人的气力喊不出来。
  言罢,戏台下,一遍叫好之声!
  只听得一个声音,恶狠狠道:某乃孔秀,红脸儿休得猖狂!
  伙计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出这句戏词,看来那祝融已经就在身边了。想那祝融见地方上有头有脸的都来了,定要让莲湖堂影戏帮把戏演砸,出乖露丑。
  杨一戏子见此情景,急忙把孔秀的纸人放到窗子上,那纸人竟然自己会动,杨一戏子刚一松手,那孔秀便拍马过来挺枪直刺云长!
  杨一戏子用行话低声喊到:“隆冬、代落!”
  且说影戏班子的行话很多,这些话只有影戏班子内部几个人懂得,即便别的影戏班子,不是这个门派的也不能全懂,一般的老百姓听戏班子的人对话,那纯粹是对牛弹琴,你就是说要杀了他,他对你还呵呵只笑。行话就是用班内约定语言代替日常用语。比方“人”,戏班行话叫“麻众”,可能是多的意思吧,“男人”叫“阳麻众”,“女人”叫“阴麻众”;“老人”叫“苍众”;“小孩”叫“猴粒子”;未出嫁的女孩叫“莲子”;“头”叫“太极子”;“耳”叫“顺风子”;“脸”叫“回水子”;“手”叫“操子”;“花”叫“朵朵”;“树”叫“摇尖子”;“马”叫“华溜子”;“猫”叫“金丝子”;“床”叫“象牙子”;“笔”叫“羊毫子”;“刀”叫“青子”;“杀人”叫“青麻众”,因为宋朝皇帝赵匡胤未发迹前,在金桥上苗顺给他算过命,有本影戏叫“金桥算命”,善化每家都有一个菩萨叫“九天师命”,所以“杀人”也叫“金桥算”或是“九天师”。
  前面杨一戏子用行话喊的“隆冬、代落”,就是“起鼓;大家小心”的意思。
  果听得战鼓隆隆,锣钹齐鸣。好关公!躲过一枪,两马相交,回身猛地一刀,将孔秀斩于马下。只见那孔秀的纸人飘落戏台。
  杨一戏子,又用行话,轻喊道:锣鼓不停!
  一边把洛阳城放到窗子上,又赶忙把孟坦的的纸人放了上去,那祝融立刻附在孟坦身上。只见关公大喝道:“前面就是洛阳城,小儿休要挡我行!”
  又听到那个恶狠狠的声音道:“我乃孟坦,红脸儿下马受死。”
  说着,孟坦出马,轮双刀来取关公。关公拍马来迎,刀碰到一起,竟然锵锵有声。战不三合,孟坦拨回马便走,关公赶来。孟坦本意想把关公引到城前,埋伏在城门前的洛阳太守韩福就可以相机行事。
  不想关公马快,追上孟坦,将孟坦,一刀砍为两段。但见孟坦的纸人也飘落在戏台下。
  不想埋伏在城门头的韩福,尽力放了一箭,正射中关公左臂,一时竟把关公纸人的左臂射穿,幸亏没有把连接的扣子射掉,不然关公的左手就断了。杨一戏子心里喊了一声:好险!
  只见关公拔出箭头,飞马直奔韩福,韩福由于没有带马,疾走不跌,关公手起刀落,将韩福带头连肩,斩于马下。
  此时戏台下的人们只看得目瞪口呆,当看到埋伏在城头的韩福时,不由得为关公提心吊胆,当看到关公中箭时,竟然全场一起“啊”了一声,当看到关公拔出竹箭,力斩韩福时,又一齐为关公叫好!李金科夫妇正笑逐颜开地为大家端茶送水,忙碌不停。

(作者:望城伟哥


相关阅读:

____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