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灯纸影斩祝融(望城伟哥)(5)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此时的杨一戏子,刚演完斩韩福,稍微喘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左臂隐隐作痛,一看,衣服竟然破开一个口,血从刚才的箭伤口里汩汩流出。此时他才知道,自己的魂魄也附在了关公身上,关公胜则自己胜,关公败则自己亡。想到这里不由得惊出冷汗,头皮有些发炸!
  他定了定神,一边撕下衣襟下摆捆扎自己左臂,一边把汜水关的城门一并守关将卞喜的纸人放到窗子上。只见锣鼓声中,关公已来到汜水关前。却见那卞喜下马相见,笑脸相迎:“关将军名震天下,谁不敬仰!今寻皇叔,足见忠义!”
  关公道:“我已斩了孔秀、孟坦、韩福。”
  卞喜答道:“将军杀得好啊!”说着,卞喜把关公往汜水关城内引。
  这时候,看戏的人们似乎也感觉到了今夜影戏的杀机,都喊了起来:“关老爷啊,不要去啊,有埋伏啊!”
  这边,杨一戏子操纵着关公下了马,正随着卞喜走进了镇国寺。猛听得戏台下大家的喊声,才一激灵,猛然醒悟,乃大喝卞喜道:“吾以汝为好人,安敢如此!”
  卞喜知道事情暴露,大叫:刀斧手!
  埋伏在两边的刀斧手刚纷纷举刀向前。只见关公拔出佩剑早已将这些纸人砍到。卞喜下堂绕廊而走,关公弃剑执大刀追赶,卞喜暗中取出流星锤。
  台下观众又大喊:“关公,小心暗器!”
  只见关公用青龙刀隔开流星锤,快步逼近卞喜,一刀劈卞喜为两段。
  鼓乐不止,赤兔不歇,转眼来到荥阳关。此时杨一戏子的手臂已经鲜血浸透,罗成师兄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却不敢让锣鼓稍歇,只把鼓点一阵阵沉闷地敲出来。两个伙计均按武戏对阵配乐。台下看戏的观众听到急急低沉的战鼓,有的捏紧拳头、紧绷一身的肌肉,有的半勾起腰,屁股都离开了坐凳!
  但见荥阳太守王植满面堆笑,延请关公入城。此时鼓点已经压低,但仍是嘭嘭的紧密!关公在馆驿就灯看《春秋》,那边王植和胡班密谋约定三更放火烧馆驿,待到放好柴草,鼓声已经稍大,却见胡班偷看关公,失声道:“真天人也。”
  关公说道:“莫非许都城外胡华之子”。
  “正是!”
  关公从行礼中取出胡华托给儿子的书信。胡班看毕大叫道:“险些误杀忠良!”
  那边王植听到这边一喊,已经哇哇大叫,便四下放火。果见大火就在戏台里烧了起来,此时关公已经跨上赤兔马,只听得关公大骂道:“匹夫,我与你无仇,如何令人放火烧我!”
  王植也不答话,竟引火来烧关公。只见关公伸长青龙刀,只一挑,竟将王植挑入火中,那火便将王植的纸人烧着,竟不曾烧着戏台。
  此时的杨一戏子额头早已浸出豆大汗珠,操作关公的纸人在密集的鼓点中已经来到了滑洲界首,前面就是滚滚的黄河。
  杨一戏子寻思,前几关,都只斩下纸人,让他祝融跑了。五关只剩下此关,此关若不能将此神锁住,我们的功夫就白费了,寻思再捉,不知何年何月了。祝融逃脱,不但危害李家少爷,今日已经几番争斗,结怨不浅,只怕戏班前途未卜,成败就在这黄河渡口关隘。
  此时,杨一戏子操纵关公正一边假意找太守刘延借船。一边对用行话对众弟兄说:此番争斗,只罗成师兄打鼓兼钹和锣,其余一人在窗子四周贴符,休叫祝融跑出窗子,一人引黄河之水,相机洒向窗子四周,用黄河水克住祝融之火!今日定要斩了此神。
  果然,滑洲太守刘延不敢借船。镇守黄河渡口的乃夏侯惇部将秦琪。那秦琪见关公没有借到船,竟也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那祝融也和杨一戏子一样的想法,已经五斩关公不得,害怕关公渡黄河而北去,竟要斩关公于河南渡口!
  此时,杨一戏子已然全身湿透,但他的两脚就像两棵树桩钉在戏台上,四根杆子紧紧地操纵着关公的双手和赤兔,还有4根细线紧带着关公的青龙刀和关公的面容。关公的左臂已经扎好,并不妨碍大刀的飞舞。
  看来黄河一关已是存亡之战。关公若败,也是他杨一戏子命丧九泉。若能斩下秦琪,他祝融也该归于神部,了却凡尘,不再为祸人间。
  这厢,兄弟们已按杨一戏子的吩咐,罗成师兄司鼓,大鼓小鼓铙钹锣操全包,一人正端黄河之水侍立一边,一人已在戏台窗子周围布下神符。
  戏台之外,看戏的观众,全神贯注竟都站立起来。他们都看出了今日之戏,已不同于往日,看那一招招直奔关公的刀枪,已不再是戏里的你来我往,而是招招要命,看来今天关老爷难过啊!李金科夫妇也不再招呼客人,僵硬在戏台前不远神色凝重,引颈屏息观看。
  果见秦琪引军出关,于马上大喝:“来者何人?”
  “汉寿亭侯关某也!”
  “今欲何往?”
  “欲投河北兄长刘玄德,敬来借渡!”
  “哈哈,吾受夏侯将军之命,守把关隘,你便插翅也飞不过去!”
  关公大怒:“你可知我已斩拦路五将,莫非你要做关某刀下之鬼!”
  那边秦琪也大怒,不再答话,纵马提刀,只取关公。关公挺刀相迎,两刀相撞碰出火花,发出“刺啦啦”的声响,一冲而过。拨转马头再战,就这样两人不觉斗了五十个回合。
  台上鼓急,台下更是喊声震耳欲聋,“关公得胜、关公得胜”的呼声排山倒海!
  杨一戏子知道这样打下去,终究不能取胜。于是借着秦琪势头正旺的当口,假装败阵,反拖青龙刀拨马便跑。但见那青龙刀似乎拖起尘土飞扬,关公伏在马头,在窗子上东躲西藏,一任那秦琪举刀紧紧追赶。
  鼓声此时沉闷紧密,锣钹节奏混响,台下的观众见关公不支,急得一齐喊了起来:关公、关公。。。
  眼见那秦琪已经追到马头接马尾,正要挥刀砍向关公,忽然关公大喝一声:呀!
  观众们都吓得心提到了嗓门,以为这下关公凶多吉少,李金科的妻子关小姐更是掩面不敢看下去。
  只见关公猛地提起刀,坐正身子,把刀抡起一个满月,迅疾地朝秦琪斩了下去。那秦琪猛不及防,刀才举到半空,连刀头、人头带马头同时被砍落尘土。
  就在观众一遍叫好的声中,那秦琪并没有摔倒,只是乱了方向,在窗子上打转转。朝窗子四周冲,看来祝融想跑,无奈窗子四周早已布满真符,却怎么也跑不出来,只听得那没有头的秦琪大声地喊起:风来!

(作者:望城伟哥


相关阅读:

____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