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唐异常)

┌2012-12-03┐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年,我表叔黄仁昌,听到一位老师讲太塘村日军的暴行(注)之后,义愤填膺,决定投笔从戎,奔赴在湘东的一支抗日部队。因为那里有一位远房三叔当营长。可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本来不算太长的路程,辗转走了近半个月。他到部队后,死缠硬磨,三叔才安排他当了三连的文书上士。
  不久,日军宣布投降了,军民都在热烈庆祝抗战胜利。
  一日,清早一起来,连长龚大炮粗着嗓门叫表叔:“喂,秀才,名册造好了没?”
  “造好了。”表叔回答。
  “把他妈的木瓜、铁蛋两个重伤员登记上抗日烈士。再给保长写个证明,让保长安排他们的后事,要保长通知他们的家里。”
  表叔糊涂了,木楞楞地注视着连长,口张着,一句话也没有说。木瓜、铁蛋他们两个活得好好的,怎么成了烈士呢?怎么还要安排什么后事呢?他不明白,以为是听错了。
  连长一巴掌拍在表叔的肩上,说:“秀才,还没听明白?”
  “是的,没听明白。”
  “那我告诉你吧。昨天接到上峰的命令,要我们日夜兼程把部队尽快带到芷江去接受日军投降。这两个重伤员,走得动吗?你背呢,还是我背?你,我都不能背,都有自己的行李和公用物资,所以只好成全他们了。”他拍着腰下挎的手枪接着说:“让它,送他们上路。”
  表叔十分惊慌十分紧张地说:“你要枪毙他们!不,不,不,他们是好战士,对长官是绝对忠诚的,抗日是有功的。”
  “这个,都晓得,这是没得法子的。”连长满不在乎的说着。
  表叔惊吓得情不自禁的双膝跪下:“请连长开恩,行行好,别,别,别……”
  连长毫不领情,一脸的杀气:“起来,别他妈的娘们似的,这是军队,要执行命令。”
  表叔抱住连长的腿,连长一抬脚,甩开了表叔,快步的走开了。
  一锅烟的功夫,只听得两声枪响,两个铁心忠于连长的战士,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一命黄泉了。
  表叔发疯似的跑到营长那里,因为都知道营长是他的三叔,没人阻拦。他急促地说:“三叔,出大事了,杀人了,龚大炮杀人了。”
  营长慢条斯理的让他坐下,并给他倒了杯水,说:“坐下,慢慢说。”
  表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之后说:“龚大炮不是人,是豺狼,是魔鬼,太狠毒了。您要主持公道,替木瓜、铁蛋申冤报仇!”
  “冷静,冷静!大侄子啊,你想想,我们马上就要开拔去芷江了,每个战士都有行李装备,这两个伤员由谁来管,这里又没有战地医院,连个像样的医生也没有。当地的老百姓呢,经过几年的战乱,没有吃的,没有用的,已经是疲惫不堪了,他们自己都朝不保夕,有什么能力来管我们啊?”他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龚大炮这样做,是没得法子的。他没文化,样子像个凶神,但人不坏,他是让他们长痛不如短痛。他能想到,把他们按抗日烈士处理,说明他粗中有细,给了他们两个一个很好的归宿,对他们的亲人也是一种安慰,你这样想想,是不是又有点道理呢?”
  这时,表叔什么也听不进去了。他说:“三叔,这种杀人魔鬼一样的日子我受不了,我还是回家种田去吧。”
  营长说:“当初我说你干不了这个,你偏要干。好了,经过这段时间,你也算尝到吃粮的味道了。你就回去吧,也免得你爹妈牵挂。”
  表叔就这样闷闷不乐的回家了。
  回家后,马上找到我的祖父,发泄了他的苦闷。祖父叹了声气说:“世道如此,无可奈何!你还是跟我学医吧,医者,仁术也。”
  于是,表叔就跟我祖父学了医。他把专攻医述来寄托对两个冤魂的哀思。解放后,他参加了中医进修班,结业后分到衡阳,以后成了衡阳中医院的第一任院长。善终。
  2010.3.25
  注:太塘村的日军暴行  据《长沙县志》载:1944年(民国33年)6月17日,一队日军进驻太塘村(现水塘乡境内)。第二天早饭后日军出来掳抢。这一天全村有10多人被惨杀,十多名妇女被奸污,3栋房屋被烧毁。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后将百姓围在一山中,有40多名男子被掳去,后有11人客死他乡。是长沙县有名的日军暴行之一。

 

(作者:唐异常


相关阅读:

____
  • 钟楚彦
    钟楚彦
  • 刘佳音
    刘佳音
  • 程玥琪
    程玥琪
  • 李星靓
    李星靓
  • 李鸽
    李鸽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