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镇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

  山,远远近近都是山。在群山莽林间独自跋涉,已经有大半天时间了,牧野一个劲儿地在心里后悔,为什么要为了那么点小事就跟“驴友”们赌气,一头闯进了这茫无边际的森林深处。
  手机没有信号,表盘上的指南针一直在乱颤。虽说头顶有蔽日的树冠,可五月的天,仍初显夏日闷热的威力。汗,黏满牧野一头一身,沉重奇痒,令他感觉疲惫不堪。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穿过树隙的阳光,也变得没那么刺眼。牧野却越来越焦急,白昼,他在丛林里遇到的不过是一些恼人的小飞虫,然夜幕即将降临,黑暗中丛林的危险是未知的,只是想想,就觉得异常可怕。
  熏风“沙沙”地刮过,树影摇曳,忽明忽暗,一如牧野此时的心境。放眼望去,视野中的山和树全都一个样。随着夕阳西沉,他的心也跟着一点点下沉。
  不管牧野如何地在心底祈求,黑暗,最终还是不可遏制地侵袭过来。那么迅速,包围了远山,包围了丛林,包围了他。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从背包里摸出一盒饼干和一只电筒,在摇晃的光圈里,边填饱肚子,边机械地向前挪移。
  有风拨动树叶的声音,在牧野身边,飘忽不定。还有不知名的夜鸟、夏虫,鬼鬼祟祟地鸣叫,令得他一阵阵心悸。自己沉重的喘息声和脚步声,也在空寂中被无限放大,毫无规律地冲撞着他的神经。
  很突然地,牧野闯入了一片林中空地。铺满了地面的落叶,在鞋底的挤压下,喷发出刺鼻的腐败气息。离开大队伍后,他第一次停下来,累了,也倦了。
  夜晚的空气,变得阴冷潮湿。长途跋涉之后,一旦停下来,支撑着牧野走出群山的意志,便一下子被抽空。他放下背包,支起那顶单人帐篷,匍匐着爬进去,拉下拉链,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昏昏欲睡。
  冷月清冽的光,静静地抛洒在林间空地上。蘑菇式的帐篷里,发出均匀的鼻息声。夜枭和夏虫骤然安静下来,只余风声,不紧不慢,四处盘旋缭绕。
  小帐篷抖了一下,牧野坐了起来,他自睡梦中惊醒了。有个声音,静寂中传来,由远极近,颤巍巍的,犹似电视剧《聊斋》片头那种幽怨的鬼哭。“呜——呜——”,越来越近了,让人毛骨悚然。
  牧野的心,揪得生疼,他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有轻轻的脚步声,伴着空旷的鬼哭声,来到帐篷近前,停了下来,只在帐篷一侧,撕心裂肺地哀号。
  跪坐在身下的双腿逐渐麻木,不知是由于闷热,还是因为害怕,一颗颗汗珠,顺着牧野额角滑落。“啪哒”一滴,落在尼龙的帐篷上,声音惊得他几乎跳起来。此时,他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蹑手蹑脚将帐篷拉链拉开了一条缝。
  月光,将一切染成淡蓝色。离帐篷几步远,一个矮小的身影在地上投射出一片阴影。看真了,毛乎乎的身子上,赫然长着一颗骷髅头,黑洞洞的双眼斜斜地注视着牧野,龇牙咧嘴,似乎在阴恻恻地微笑。
  一声惊叫,响彻夜空。骷髅头“骨碌碌”滚到帐篷门前,鬼哭声戛然而止,一条狗似的野兽夹尾逃窜,刹那消失在树林的暗影中。
  直到声嘶力竭,牧野才虚弱地颓萎下去。骷髅头面朝上,了无生气地瞪视着他。瞬间灵光一闪,他突然忆起小时候奶奶说过,一种叫作豺的动物,貌似狗,比狗小,喜吃死人肉,性胆小而调皮,挖坟掘肉之后,好把骷髅头顶在头上,人立行走,吹出鬼哭般的声响。
  如此,牧野方才释然。他长舒一口气,战兢兢爬出帐篷,尽量远离那只骇突的骷髅头,收拾东西,急急离开这片不祥的林间空地。
  暗夜中的跋涉,牧野尽拣林木稀疏的地方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星月被一团乌云包裹,天地间一片沉黑。脚下,蓦然出现一片星星点点的灯光,似乎很近。他霎那兴奋起来,踩倒一片蒿草,几乎是连滚带爬冲下山去。

  2

  灯火,恍若海市蜃楼,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一时间,牧野心生疑惑,直觉闪烁的灯光,似是绝望后的幻觉。
  天已擦白,脚步仍未停止。看到了,那灯火并非幻境,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山间小镇。在初升的朝阳中,灯光已暗淡,环绕的白雾,笼罩着整齐的房舍和稀疏的人影。
  牧野已疲累不堪,踉踉跄跄撕开雾障,一张受惊的面孔,呈现在他的视线中。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嫩生生的脸,因惊恐而苍白。
  “呃……请问……这是什么地方?”一天一夜的孤独,第一次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牧野欣喜若狂,喘着粗气询问对方。
  “清溪。”女孩似乎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怯怯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音节。幽幽的,有股兰花的清香,弥漫了晨曦。
  “啊……对不起,吓到你了。你别害怕,我迷路了。”此刻,牧野才意识到女孩的恐惧,他急急掏出自己的学生证,递给对方,“我叫牧野,是大二的学生,和一帮‘驴友’一起出来徒步旅游的。”
  “‘驴友’?”女孩水雾氤氲的大眼睛,只瞟了一眼学生证大红的封皮,就还给了牧野。苍白的面颊上,浮起一层粉红。“我叫紫嫣。”
  紫嫣?!怎么跟进了言情小说似的?
  牧野苦笑:“紫……嫣,请问哪儿有公用电话?”
  紫嫣歪起头,如烟的双眉微皱,一脸不解:“公用电话?是什么?”
  我的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难道是个白痴?真是可惜了。
  牧野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笨手笨脚掏出依旧没有信号的手机:“这个……手机,公用电话跟这个差不多。”接着,他又将手机贴到耳边,“打电话,明白吗?”
  紫嫣迷惑地摇摇头,又好奇地看着那台手机:“这是什么?好奇怪的东西。”
  牧野感觉自己彻底被紫嫣打败了,沮丧从心底升起,无可奈何。他开始左顾右盼,似乎不想再在这个美丽的白痴女孩身上浪费时间。
  左前方,有一家的门开着,好像是一家商店,看不真切。牧野也顾不上礼貌了,一言不发,就欲转身离开。一只柔柔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大眼睛里漫溢焦急:“不要过去,不要让别人看到你。”
  牧野迷惑了:“为什么?”
  晶莹雪白的牙齿,在红唇上轻咬了一下,紫嫣双眼中升腾起惧怕:“会有危险的,相信我。你还是走吧,离开这儿。”
  许是由于紫嫣纯纯的美,更或者是她眼底透露的真诚,牧野几乎没经考虑,就相信了她的话:“危险?可是如果我离开这儿,独自回到深山老林里,会更危险。”
  这一次,轮到紫嫣左顾右盼了,她拉着牧野的手,微微有些发抖:“要不……要不趁着别人没发现你,你去我家吧。”
  牧野的心,一阵悸动。他自持英俊潇洒,却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碰到一个如此大胆的女孩。脸,顿时变得滚烫,身体却不由自主,被紫嫣拉着,穿越浓雾。
  看不清前行的道路,但胳膊上能感觉到紫嫣的体温。满眼都是乳白色的雾,凉沁沁地,渗进牧野心里,漫漫地铺开了,丛生出一个个疑问。
  一幢精致的二层小楼,仿佛是忽地闯进视野。红的顶,白的墙,绿的草,鲜亮鲜亮的,有如童话世界的糖果小屋,似乎还散发着甜甜的水果香味。
  紫嫣细长的手指灵动,在大门旁的一个小键盘上按下一串数字。拱形的门扇,无声无息滑开。在她的拖拽下,牧野懵懵懂懂跨进一个粉嫩的世界。粉红、粉蓝、嫩黄……一切都显示,屋子的主人是个美丽可人的女孩。
  身后,大门又无声地闭合,将屋里与屋外的大雾分隔开来。牧野傻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此刻再看紫嫣,纯粹的美丽更加清晰。

  3

  放眼望去,这是一间客厅,不大的屋子,陈设极具现代化,有好些东西,牧野都叫不上名字来。前方有张门敞开着,看得出是厨房,清爽干净。右边靠墙角那儿,有一圈螺旋的楼梯,是通往二楼的。
  “看样子你一定累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然后你上去洗个澡,在客房休息一下。”这时牧野才发现,紫嫣柔柔的嗓音,十分悦耳。他惶惑点头,却手足无措。
  紫嫣嫣然一笑,转身进了厨房。那笑容,轻轻地,闯进了牧野心底。他期期艾艾,挪到粉蓝色的沙发前,却生怕满身的尘土,污染了那一片纯净。
  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递到牧野手中,浓香扑鼻。饥饿令得他再顾不上许多,“稀里哗啦”连汤带面,吃得一滴都不剩。眼望着他的狼狈,紫嫣掩嘴偷笑,风情万种。
  “嗯……我……你做的面太好吃了。”牧野颇为不好意思,平素的伶牙俐齿,也变得语不成句。“呃……对了,你父母呢?五一假期他们应该不用上班吧?”
  “父母?五一?”紫嫣又是满眼的迷茫,“你说的话好奇怪哎,我都不懂。”
  牧野尴尬苦笑,心想自己怎么忘了这茬,这女孩原是个白痴啊。他将空碗还给紫嫣,抓了抓头发:“我是想问,你们家人……是不是在家?”
  “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啊。”紫嫣笑得花枝乱颤,仿佛觉得,牧野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傻。“我带你上楼,你洗洗睡一觉吧。”
  二楼的色调,与一楼浑然一体。舒舒服服冲了个淋浴,牧野陷进柔软的床里,管它什么白痴女孩,管它什么危险,他什么都不愿再多想,只一头扎进了梦乡。
  梦里也是山,无边无沿。一棵连一棵的树,遮天蔽日,全都长得一模一样。浓稠的雾气,袅袅升起,只在腰间徘徊不去。找不到方向,看不到未来。
  牧野一下子坐起来,迷茫四顾,心中有种闷闷想哭的冲动。良久,他才将自己一点点从梦中拉了出来。粉红的窗帘映着日光,朦胧的看不到窗外。
  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牧野跳下床,整理好身上的衣物,拉开房门。紫嫣一袭淡紫色连衣裙,站在门外,盈盈地笑:“醒了?睡得可好?”
  牧野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将紫嫣让进门:“挺好,挺好。”
  第一次与一个女孩独处一室,而对方又美得那么诱惑,牧野的心怦怦乱跳。他下意识去拉窗帘,却被紫嫣一把拽住,俏脸上复又现出惊惧:“别,小心被人看到你。”
  又是这样?!究竟是为什么?
  牧野浓眉紧皱:“紫嫣,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又没干什么坏事,为什么怕别人看见?”
  悠然长叹,紫嫣澄澈的双眸浮起丝丝缕缕忧郁:“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你好好地呆在这儿,就不会有危险。等到天黑大伙儿都睡了,我会送你出镇子的。”
  “可是……”
  “好了,不要再问了。”紫嫣极决绝,赫然起立,“现在是傍晚了,天很快就会黑下来。我去做晚饭,你收拾一下,下半夜就可以走了。”
  牧野愣怔,眼睁睁看着紫嫣头也不回,出了房门。这一刻的紫嫣冷冷的,宛如严冬北风旋起的冰晶,不带一丝温度。
  难道是她故意在捉弄我?起先装得很白痴,现在又说这样的话来吓唬我。
  下意识甩甩头,牧野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心里的想法。因为他想不透,紫嫣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何况,有着一双那样清澈双眸的女孩子,又怎会是如此的邪恶?他脑子里一团乱,踱到窗前,小心翼翼掀起窗帘一角,向外窥看。
  窗外的街道,整齐干净。红得通透的夕阳中,忙碌来往的人群,与别处毫无二致。不,好像有些什么地方与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不一样,隐隐的有这种感觉,却又抓不到实质。这感觉没轻没重地挠着他的心,使得他浑身不舒服。
  牧野烦躁地放下窗帘,一步跨到窗户另一边。一样的街景,一样来来往往的人群,然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他眯缝起双眼,仔细观察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节。
  现在应该是下班、放学的时间,为什么满街都只见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有孩子,没有老人,甚至没有成双成对的人。每个人好像都是独立存在的,对旁边的人和事都视而不见。按理说,这么多人,应该是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为什么这条街上,除了人们的脚步声,听不到一丁点交谈的声音?
  诡异的寒冷,从脚底慢慢地爬上来,直至浸透牧野全身。他感觉到,自己早已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长久注视窗外的双眼,也酸涩不已。

  4

  晚餐,在静默中进行,其实可以说是肃穆。
  牧野有很多很多的疑问,可他不敢提出来。紫嫣很冷很冷,他怕他一开口,她眼里的寒冰,便能将他封冻。
  菜很香,两人却味同嚼蜡。才见了一天的人儿,却已深深陷进心里。紫嫣从未有这样的感觉,也不知是为什么,或许正是他那不含一粒尘埃的双眼,一刹那便捕捉了住了她的魂儿。
  夜,黑沉得厉害。初夏的微风,不解风情,依然没心没肺地在屋顶徘徊。
  紫嫣默默地,在厨房洗碗。牧野坐在粉蓝色的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出神。初见她时,那双俏丽大眼睛中的水雾,在他心里蕴染,所有的疑问,沉甸甸地堆积在心头。
  “紫嫣……”倚在厨房门口,牧野轻轻唤她。
  “不要问,我什么也不会回答的。”紫嫣淡淡地,没有转身,水池里的水花打着旋儿,搅乱了她的思绪,“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从哪儿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呆在这儿。十六岁以前,我根本没有记忆。我这一生最初的记忆,就是这间屋子,这个小镇,和镇上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
  “这……这怎么可能?”牧野愕然。
  “你以为我在骗你吗?”有一滴水珠掉落进水池,瞬间消失无踪,“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那你靠什么生活?这些吃的用的哪儿来的?”
  “每隔一段时间,屋前草坪上那个大铁箱子里,都会放满了食物和日用品。每个人家都是这样,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很富足很无聊。”
  “可是……”牧野很乱,他不知道接下来该问什么,紫嫣的回答让他头昏脑胀。
  “你乖乖地呆在这儿,下半夜我送你出去。”紫嫣声音愈加叫人心寒,她擦净手上的水珠,转身掠过牧野身边,甚至都不朝他看上一眼。
  身后的客厅里,响起轻柔的乐声。很老的一首歌,《野百合也有春天》。野百合也有春天,那么,紫嫣的春天呢?
  牧野心中郁闷得很,仿佛有一股气流,生生堵在他胸口。骤然化作勇气,他几步跨到紫嫣面前,抓起她冰凉的小手:“下半夜,你跟我一起走,离开这个地方。”
  紫嫣收回幽怨的目光,垂下眼皮,长而卷曲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抹上一圈颤抖的阴影:“你可以走,我不行。曾经也有人试图走出这儿,但最终他们还是回来了,变得终日浑浑噩噩,白痴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子?”牧野从头凉到脚。
  轻轻摇摇头,紫嫣抬起眼皮,目光空洞悠远。
  “那我留下来,嗯……陪着你。”这句话说出来,牧野自己也觉得惊讶。一天,仅仅一天,他对眼前这个女孩居然已经有了这么深的感情。
  紫嫣凄然一笑:“没用的,也有过外来的人闯进镇子,但他们都失踪了,像烟一样,飘飞得无影无踪。”
  沉默,良久的沉默,屋子的空气也似乎静止了。墙上,电子钟猩红的数字,无声地跳动。时间,在沉默中阴险地爬到了下半夜。
  该走了。是的,该走了,只是牧野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走出这个诡异的镇子,从此以后,在心头留下一个永远也无法痊愈的伤痕。因为紫嫣。
  门,开了一条缝,无声地。一阵风,趁机挤进来,掀起紫嫣额前稀疏的刘海。
  夜半的街头,呈现出一派可怕的景色。一些人,男的、女的,都很年轻,穿着各色各样的睡衣,静静地,朝着镇尾方向走去。全都紧闭着双眼,似是在集体梦游。薄纱的睡衣下,女人们的肚子高挺着,一望而知,这都是些孕妇。
  牧野的心,一阵阵紧缩,喘息变得粗砺,攥着旅行包背带的手,渗出阵阵冷汗。紫嫣却十分冷静,似乎对面前的一切已司空见惯。她平静地站在门口,等着梦游的队伍渐渐远去。
  “这……”牧野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紧,这些人看不到我们。”紫嫣从远离的队伍那边收回目光,“咱们走吧。”
  跟着紫嫣,亦步亦趋,牧野一颗心在胸腔里撞得生疼。一阵阵的风,带来那股已经熟悉的兰花香味,残忍地拨弄着牧野的心弦。
  今夜,天空仿佛特地将星月藏了起来,到处都漆黑一片。越来越近的山峦,更是黑得彻底,黑得纯净,一大片,沉重地压将过来。

  5

  紫嫣走了,转回身,没留下一句话,便消失在面前的黑夜中。
  夜漫漫,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牧野一个人。没有方向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心灵。就这样,蓦然失去了紫嫣,他有被掏空的感觉。
  身后,是一片沉睡的灯火。牧野缓缓转身,如一只扑火的飞蛾,向着灯光方向狂奔。心,在悸动,不是因为奔跑,而是为了即将失而复得的紫嫣。
  前方,有脚步声,零乱却有着一种飘渺的规律。牧野惊心收势,藏身于一丛冬青树后,透过枝叶的罅隙,窥看。
  还是那一群人。男的、女的,都是年轻人。乱轰轰地走过来,目光迷惘。不同的是,女人们已不再臃肿,薄纱睡衣下,一片平坦。一个接一个,那些人分别走进了路边的小屋。
  昏黄路灯光占据的街巷,逐渐安静下来。寂寥地,不闻一丝声响。
  一阵风,悄然抚过脊背,冰凉一片。牧野长舒一口气,意识到自己早已冷汗淋漓。憋久了的呼吸,阻滞得厉害。空寂中,他感到了害怕,前所未有的恐惧,比前夜丛林里的历险更甚。
  脚步十分飘忽,牧野庆幸,他还能从一排排极其相似的房子中,认出紫嫣的家。或许是因为潜意识的指引,也有可能是门前残留的那股淡淡兰花香味。
  门铃响了,只是很轻很脆的一声。紫嫣蓦地翻身下床,赤着玲珑的双足奔下楼。她仿佛知道,是他回来了,为了她。开门的刹那,心底荡漾起一份柔柔的暖意。
  两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紫嫣侧身,将牧野让进屋内。门,缓慢无声地合上,不情愿退却的路灯光,映出一对紧紧相拥的身影。
  一直一直,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直到晨雾迷蒙了朝霞。牧野放松手臂上紧绷的肌肉,低下头,将脸埋进紫嫣柔顺的秀发:“我回来了,再也不愿离开。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紫嫣点了一下头,很轻。在他的怀抱中站了大半夜,她也不觉得累,就连他身上的汗味,也是一股好闻的清香。她没有过多的奢求,只愿永远和他这样子,直到生命归于尘土。
  “我……饿了。”牧野梦呓一般,“很想念你煮的面。”
  “嗯,我马上去煮给你吃。”经过别离的痛,紫嫣似乎什么都不再多想,带着一脸幸福的笑容,轻盈旋身走进厨房。
  满意地咽下最后一口面汤,牧野用手背擦擦嘴,抬头看向默默笑看着他的紫嫣:“紫嫣,昨晚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笑容簌忽无踪,紫嫣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每隔几天,就会有一群人这样子走去镇尾。那里有一幢很大的房子,戒备森严,谁也不知那是什么地方,也不知到人们为什么会去那儿。”
  “那你有没有像他们一样进去过?”
  “我不清楚。”紫嫣垂下头,眼里分明有雾气弥漫。“我只知道,有时候早晨起床,我会觉得非常累。不要再问我这些了,好不好?我现在很乱,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只想……”
  “好,我不问了。”紫嫣的楚楚可怜,令得牧野一阵心痛。他伸手,握住了她放在桌面上的小手,感受着那一份冰凉。“我们什么都不再想了,只好好地过好在一起的每一天。好吗?”
  笑容重上嘴角,紫嫣雪白的门牙,轻咬樱唇,点点头。就那么相互注视着,双方的瞳孔里,只余对方的影子,一点点,将它印进心深处。
  阳光冲破了迷雾,小镇没有迎来应有的喧嚣。宁静,与别处不同的宁静外表下,潜藏着一个谜。
  整整一天,紫嫣不敢拉开窗帘。阴暗处,只要紫嫣不在他的视线内,牧野就会躲在窗帘后,观察外边的一切,试图找到一些解谜的蛛丝马迹。
  有情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牧野和紫嫣方才惊觉,一天已经过去了。
  夜深,躺在客房床上的牧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丁点微小的声音,都被他紧张的神经放大到极限。紫嫣就在隔壁,也许早进入甜美的梦乡。
  不对?!隔壁好像有声音。牧野全身的肌肉顷刻绷紧,支楞起双耳,生怕错过了什么。没错,的确是有一种声音,开始是断断续续,直到连贯起来。如同一只胆小的猫,蹑手蹑足。不多时,隔壁房门的锁发出一声轻响。“噗噗”的脚步声,到了门外的走廊上,逐渐,下楼远去。

  6

  紫嫣,是紫嫣。她要去哪儿?牧野眼前立马浮现出昨晚街头诡谲的场景,他翻身跳下床,套上拖鞋追出门。门开的时候,紫嫣粉红色的睡裙一角,在楼梯转角处稍纵即逝。

  牧野追逐着那一抹淡淡的红色,不想不顾地出了大门。街上,与昨如出一辙,人头攒动,却几无声息。一双双迷茫的眼睛,在他身边掠过。
  踮脚遥望,一个长发飘飘的背影,在人群中若隐若现。粉红色的裙裾,随风飘扬。牧野不敢追赶,只是死死地盯着那背影,随着人潮,慢慢往前移动。
  街道很长,路灯昏黄,人群乱而有序。转过一道弯,紫嫣仍不紧不慢出现在牧野视线中。前方,还是又长又直的街道,两旁的银杏树,在微风中“沙沙”做响。
  不知人群要走向何方。牧野心甚焦急,但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他知道,这些人都处在迷离状态中,对他视而不见,可他不敢冒险。
  又是一个转角。眼前赫然出现一片刺目的光亮,一大片建筑物呈现在牧野面前。威严的铁门敞开着,一些拿着奇怪武器的男人,面无表情,排列两旁。
  胸腔,顿时滞塞。牧野闪身退回墙后,小心观望。那一抹粉红,影影绰绰,随着人群消失在铁门里。眼看,周遭的人越来越少,他终作出了一个决定,注满勇气的决定。
  跟着最后一拨人,牧野模仿他们机械的动作,呆滞的目光,居然蒙混过关。听着大铁门在身后“轧轧”关上,他的思维也仿如被关在了门外,头脑一片空白。
  铁门里,是一条全封闭的通道,有荧荧的灯光倾泻下来。走了一路,前边是一个岔路口,女人们自动右转,男人们都走向左边。通道里,无处躲藏。
  尽头,是一间大房,灯光雪亮,一排排担架床,很壮观地,排列在房间中央。进门,牧野悄然四顾,右边有张小门,虚掩着,很是昏暗。他动作迅捷,侧身挤进去,一时间,无法适应那种幽绿的灯光。
  渐渐地,看清楚了。门里的空间也很大,一个个巨大的玻璃罐子中,悬挂着一个个梨形的物体,看不真切。玻璃罐子侧面,有红的绿的按键,一闪一闪,似乎是控制什么的扭。
  牧野小心翼翼,接近一只玻璃罐子,观察那梨形的物体。那物体有两个人头那么大,似是一个囊,呈深肉红色,隐约能看到纵横交错的血管。猛地,里边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把他吓了一大跳,赶忙捂住了大张的嘴,硬将一声惊叫堵了回去。
  一束暗红的光束飘移过来,照到了梨形物体上。牧野很明显地看到,那东西又动了一下,一条蜷缩的小小影子,映入他眼帘。他愣怔半晌,省到,那好像是一个胎儿,与电视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时,有脚步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回响。听上去,过来的不止一个人。牧野惊慌失措,顺势藏身于一个铁柜子与墙的夹缝中。
  有三个人,从房间的深处走出来。清一色,穿着白色无菌服,辨不清男女。要命的是,三个人同时停在了牧野刚看的那只玻璃罐子前,其中一个翻开了手上的记事板:“这一个差不多足月了,再过几天就可以让她脱离人造子宫。”听声音,这是个中年男人。
  “嗯。”一个女人的声音应道,“这一批一共有二十几个足月的女婴,正好可以弥补上昨天损失的那几个。”
  男人转向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人:“这一次的生长激素不可以再过量了,我们需要的是健康的人。”
  “是,不会了,上次只是一个失误。”又是一个男人,听上去比另一个年轻。
  “技术部那边准备得怎样了?”中年男人看样子是个为头的,他说着话,开始转身走出牧野进来的那扇小门,“千万不能有任何差错,一定要让她们成长的记忆全部消除掉……”
  声音被门扇阻隔,逐渐远去,牧野听不清楚接下来的谈话。然而,这寥寥几句话,已经让他得知一个惊人的事实——这里是一个制造人类的工厂。
  难道……难道紫嫣也是他们制造出来的人类?这个想法,使得牧野遍体生寒。可一回想到紫嫣生动的面容,美丽的双眼,他却怎么也不肯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紫嫣,她怎么可能是一个人造人?怎么可以?牧野一阵阵心痛,几乎将心里的话大喊出来。
  晕忽忽,牧野走出这间悬满人造子宫的房间,神情的恍惚,已不需要伪装。外屋的那些男人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往外走。与来时不同,他们每个人脸上,都蒙上了一层苍白,精神也变得萎顿。
  知道了这样一个巨大的秘密,却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何在,牧野内心的纠结更甚。他夹杂在众多男人们中间,沿原路返回,在岔道口与面呈倦怠的女人们会合,离开了这件巨大的造人工厂。
  下半夜,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凉意。并肩走着的,是紫嫣,看着脸色失去红润的她,牧野心里不禁涌上一股悲怆。

  7

  又是一天灿烂的阳光。
  早起的紫嫣,显得很疲惫。牧野什么也没跟她说,他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也不忍开口告诉她这个足以令她崩溃的事实。
  阳光下的清溪,一派祥和。看着街头那些与己无异的人造人,牧野就禁不住一阵的惶恐。日落时分,他已作出了一个决定。
  夜阑人静,清溪沉睡在群山中。如同昨晚一样,牧野悄悄起床,加入了夜行的队伍。再一次,进入了那幢神秘的工厂。
  今夜,依然很顺利,牧野进入了昨天那间幽暗的房间。昨晚那只鼓鼓囊囊的人造子宫,已经干瘪下去。他小心地隐藏着自己,逐步深入房间深处。
  里边,还有一间小玻璃房子,一排排按钮显示,这是一间总控制室。在确认里边无人之后,牧野潜了进去,在一台开着机的电脑前坐定。
  好些文件夹都设置了密码,可这,却难不倒被誉为电脑神童的牧野。文件夹打开,抬头是一行醒目的大字——清溪生物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旁边是一个他经常能在电视广告里看到的公司LOGO。
  牧野大吃一惊,这间公司几乎全球闻名,他们生产的生物药品,以及化妆品,在同类市场占了极大份额。他屏息凝神往下看,越看越心寒。清溪不仅从人体中提纯生长激素,各种人体所必需的,却无法自然合成或很难合成的元素,制造各类畅销药品,还从孕妇体内提取未成形的胎儿及胎盘,生产出各种各样深受女人性喜爱的“羊胎素”类化妆品。从文件标注的日期来看,清溪公司从好几年前就突破了克隆人、人类体外繁殖和人类快速生长的技术,将这些源源不断造出来的人类,作为他们生产的原材料。
  从另一个标明“技术部”的文件夹里,牧野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造人夜里会不自控地来到这儿。原来,公司在所有人造人脑中,装上了一块电子芯片,可以接受发自总部的任何遥控信息。
  只是,牧野怎么也不愿相信,紫嫣不仅是一个人造人,而且还是一个只出生数月的婴儿。他喘着粗气,十指痛苦地插进头发里,一颗颗泪珠爬出眼眶,瞬间变得冰冷。
  毁灭。牧野心头蹦出了这个词,十八年来,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念头产生。他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眼前浮现出紫嫣迷离的目光。
  为了紫嫣,为了这些出生就沦为生产原料的人造人,我一定要将这间不人道的工厂,彻底毁灭。牧野咬咬牙,十根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自毁程序源源不断,沿着电路输入工厂主控电脑。
  最后一刻,牧野紧咬下唇,顿了顿,“啪”地敲下了回车键。电脑屏幕上蓦然跳出一个鲜红色的对话框,粗黑的数字开始了倒计时。
  5、4、3、2、1……牧野嘴角飞上一抹自信的微笑。大房间里的灯光开始闪烁,一阵尖锐的警报声,从房间外,闷闷地传进来。
  牧野跳起来,一头钻出玻璃房子,朝大房间门口飞奔。两边的玻璃罐子里,因短路引起的“噼啪”声,不绝于耳。电火花四散,有如节庆的焰火。
  拉开大房间门,牧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那些迷惘的人造人,全都清醒过来,然而这种清醒,却似乎为他们带来了痛苦。他们怪异地扭曲着身体,有的捧着头满地乱滚,有的用头去碰撞身边一切坚硬的东西。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牧野目眦尽裂,眼里的情形变得愈加惨烈。一张张痉挛的面孔,不似人形,有血珠,殷红的,从七窍里涌出来,将那些脸孔衬托得狰狞恐怖。
  哀号声在大房间里回响。牧野仿佛骤然醒转,大叫着,自濒死的男人们身边冲出去:“紫嫣!紫嫣!你不可以有事。紫嫣……”
  通道里乱作一团,穿着白色无菌服的人们,抱头鼠窜。谁也没有功夫去注意身边的人,包括发了狂似的牧野。
  沉闷的爆炸声,撕裂了夜的宁静。冲天的火舌,摧毁了黑暗的外衣。
  血迹斑斑,尸体横呈的街道上,只有一个人,在朝着一个目标狂奔。牧野,他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找到紫嫣,找到健康如昔的紫嫣,带上她,逃离这个已变成人间炼狱的清溪镇。
  路旁小屋的顶上,开始冒出滚滚浓烟。牧野一颗心,已被这烟雾逐渐熏得脆弱,泪水,已不受控制。路旁的尸体里,没有紫嫣。被惊恐和痛苦疯魔的人群中,也看不到紫嫣。
  牧野冲破浓烟,在昏暗的小屋里搜索。没有,什么也没有,屋子里空空如也,紫嫣的粉红色睡衣,如瘫软的人体,搭在床边,曾经包裹在里边的身体,却如烟似雾,消失无踪。
  刚冲到街头,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波浪般袭来。爆炸后的气浪,将牧野的身体高高抛起,投入街边的冬青树丛。在落下来之前,他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不远的前方,身着淡紫色连衣裙的紫嫣,正驻足微笑……

  8

  满目疮痍。
  牧野在晨露中缓缓醒来,没有尸体,没有血迹,只有爆炸后的废墟证实,他这几天在清溪镇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没有了紫嫣,他的内心,也如同这一片废墟。下意识爬起来,他浑浑噩噩走向镇口。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味。
  数日之后,有人在山脚的小路上,发现了一个状如厉鬼,昏迷不醒的年轻人。昏睡中醒来,医生护士们都发现,这个叫做牧野的大男孩,终日沉默不语,深邃的眼眸中,荡漾着层层痛苦的涟漪。
  这一年的五月,清溪公司的股票大跌,公司宣告破产。可是不久,另一家公司悄悄崛起,产品仍是生物药品和化妆品。
  人,是善忘的动物。所有的人,除了牧野,很快就忘掉了曾经辉煌的清溪公司。只有他,每年的假期,他都会独自来到这片山林,一个人,默默地找寻。再也找不到了,那片曾有过紫嫣,也曾留下他一颗心的废墟。
  又是五月,牧野漫无目的,在城市的街头逡巡,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有恬淡的香味飘过来,固执地盘绕在他鼻端。是兰花的香味,那么熟悉,掀动了他沉睡的心灵。
  牧野止步回头,一抹淡紫色,在人群中一闪而逝。身旁的嘈杂迅速退潮,他拨开阻挡他的众多身体,惶惑寻找。追随着若即若离的兰花香味,他来到了城市广场。
  那抹诱惑的淡紫色,消失了。孤独地站在广场中央,牧野失落在远方的心,也许,只有环绕身畔的微风,能够明白……

 

(作者:嫣 青

____
  • 宋薇
    宋薇
  • 蒋莹
    蒋莹
  • 彭宇程
    彭宇程
  • 钟楚彦
    钟楚彦
  • 彭静
    彭静
  • 蒋心怡
    蒋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