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幼虎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当红日打东边群山的山嘴里冉冉升起,驱散弥漫在原始森林上空的霾气和岚雾,将自己金色的光辉,毫不吝惜地洒向山乡,洒向绿峰相连、一望无际的林海……这时,原始森林便变得更加苍翠、蓊郁、蓬勃欣荣、令人赞美、令人喜爱了。
  这天是周日。
  我要给爱山哥哥做伴,进山考察原始森林里的野生动物,还要看(估计)有多少数量?
  爱山哥哥现在林学院野生动物系读书,还是个高材生哩!他现在要实习一个月,就是说,要在家乡——鄂西南紧挨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考察一个月的野生动物,回到学校,写一篇关于野生动物的文章,才算毕业。
  我和爱山哥哥各穿一套他从省城里买回来的黑衣服,各背两只竹筒和一袋干粮,沿村前的一条由两排驼背竹长年看守的青石板路,绕水碾房的方向,再横过一条明晃晃的环山公路就进山了。
  眼下是七月流火的炎夏,太阳真像在下火,忒热忒闷。山边上的一些阔叶树稠密的树叶里,蝉声急雨一般往下倾泄。这就让人越发感到热躁憋闷了。
  但当我和爱山哥哥迈入到原始森林里,就宛若进入了一个天然大空调房似的,顿时便凉浸了,舒爽了。
  我问爱山哥哥,我们去原始森林里考察野生动物,干吗要穿黑衣服?还要背两个竹筒?爱山哥哥说:穿黑衣服进山,是防止黑熊跑过来伤人,不管啥子熊都称“熊瞎子”,但仍能看见五百米远近的人和物体,当它看见穿黑衣服的人,误以为是同类,就不会跑过来袭击你。至于为什么每人要背俩个竹筒进山,那是因为我们这一带村寨里,有“红毛野人”的传闻,说神农架一带原始森林里时有“红毛野人”出没。说到“红毛野人”,爱山哥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传闻说“红毛野人”和人狭路相逢时,它会死死抓住人的双手,高兴的紧闭双眼,要笑上个把时辰,然后睁开眼睛,咬开人的喉咙,喝人的血——背上两个竹筒,遇上“红毛野人”,你把俩竹筒往手臂上一套,主动递过去。让它抓住俩竹筒……它满以为抓到你的两只手了,就把两眼一闭,便大笑、猛笑起来,这时你把双手从俩竹筒里抽出来,走开,跟他拜拜就是了。让它站在那地儿笑呗。尽管我们这一带山里人,从来也没人见过“红毛野人”,不晓得“红毛野人”到底是个啥模样,但要进山,都要背上俩竹筒。
  一条崎岖小路,从林坡上飘下来,我跟爱山哥哥沿着林坡上飘下来的崎岖小路,照着罗盘指引的方向,直朝小时候爸爸带我去过的、有“活化石”之称的那片山林迳往。记得称“活化石”的那片山林里,全是各种高大的乔木,树干儿笔直地伸向天穹。有“鸽子树”,树上开满雪白雪白的鸽子花;有“摇钱树”,树上挂满一串串金黄色的“铜钱花”;有“灯泡树”,树上盛开着朵朵电灯泡似的花朵儿。还有珙桐树(俗称冷杉),和好些合抱不交的红豆杉及黄桑铁杉——它们都是经过第四纪冰川期存活下来的“老寿星”。此外,还有一些连爱山哥哥都叫不出名儿的树木,也都十分高大,挺拔,枝繁叶茂。
  我跟爱山哥哥在太阳照不进的原始森林里行进,偶尔打树叶的罅隙和杈芽间,射进几束阳光,只见那些长着透明和半透明翅子的小飞虫,马上便飞舞起来,在光束间飞来飞去,颉颉顽顽。这时,你就像进入了一个无限美妙的童话世界,有一种无比新奇、无比兴奋的感觉。
  我跟爱山哥哥在太阳照不进的原始森林里走着。爱山哥哥一边观察着在密林里遄行或爬行的各种野生动物,一边用相机抓拍,一边轻声和我说着话儿,给我讲各种野生动物的习性和故事……
  不多一会,崎岖小路就把我们带到一处凹地,爱山哥哥突然驻住脚,唤我一声“毛头”,说了声“来”,指着林檎下一小块软泥地,叫我辨认踩在上面的一个足有茶碗口大小,呈现梅花状的野物脚印。我一瞧便知道,那是“山大王”老虎的脚印。爱山哥哥满意地点点头,说了声“嗯,还行”。爱山哥哥说,一但碰上老虎,只要你在它前面不露出惶恐,不露出要伤害它的凶相,不弯腰捡石头或舞棒弄棍,它是不会“先发制人”扑过来咬你的。
  如果你与老虎“狭路”了,你千万别再往前走,要竦立不动,然后把两只手剪到背后,佯装出若无其事、漫不经心,游山玩水的样子。不要老盯着它、目娄着它、眄着它。
  “爱山哥哥,我们这一带山里,近几年老虎和“大脚板”(本地人称黑熊为大脚板),都要咬死和咬伤一两人,你晓得不?”我说。
  爱山哥哥“呔”的一声说:“我怎么不晓得?晓得,晓得!而且还晓得那被咬死、咬伤的人,都是城里来的人!”
  我说:“咬死、咬伤城里来的人,就更不应该呀?”
  爱山哥哥说:“据了解,那被咬死、咬伤的城里人,全都是来我们这儿深入虎熊穴,用麻袋偷捉华南幼虎和大脚板(黑熊)宝宝的偷猎者!”
  接着,爱山哥哥就把近几年来,潜到我们这儿偷捉华南幼虎和黑熊宝宝的“城里人”,为什么不能把幼虎和黑熊宝宝拎出大森林,最后被老虎和黑熊咬死、咬伤的原因讲给我听——
  爱山哥哥说:凡是偷猎野生动物的偷猎者,都是一些贪心和无知的坏人!
  譬如说:偷猎者在这儿偷捉到幼虎,要拎出大森林,只能沿两边的山谷走,走别处怕遇到森林公安民警和护林队的叔叔们。
  “爱山哥哥……我们回去吧!”想到山大王那只偌大的脚印,我怵怵地抻扌屯了一下爱山哥哥的衣服,要求打回转。
  可爱山哥哥竟然说:“你没看见过大老虎,小老虎总得看一看吧?我这就带你前往老虎窝边看看小老虎去!”
  “我,我怕咧……”
  “看你说的……?,亏你还是个初中生,你还称得上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吗?别忘了,我们都是野生动物陪伴长大的孩子,我看你只能算半个!”爱山哥哥用责备的口吻,连忙给我解释说:“老虎跟其他动物不一样嘛!老虎一年中,雄虎和雌虎只在短暂的交配期相聚,交配期一过,虎爸爸就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跟虎妈妈拜拜了。”往后哺养、教育幼虎的担子,就全落到虎妈妈的身上了,虎爸爸决不会守在虎窝里带幼虎的,而这时虎妈妈也早已外出,为幼虎捕食去了,更不会呆在虎窝里。虎妈妈一般早晨出去捕食,要中午才得回来,你怕啥子呀?你真是个‘傻冒毛头’,走,别怕,跟我寻找虎窝看幼虎去!”
  当我们抵近那片“活化石”山林的一个垭口时,一丛山龟石跳进了我们的眼帘,只见山龟石边有一片茂密的芭茅,一条虎路,劈开芭茅直通一个被芭茅半掩的扁斜的岩洞,爱山哥哥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华南虎窝。同时听到两只华南幼虎的“嗷嗷”叫声,可当他勾下头往洞里一瞧,却没见到幼虎,一只也没有?!我和爱山哥哥都感到蹊跷?!他抬头一看,恍知俩只幼虎的“嗷”叫声,是打悬挂在山龟石旁、一棵紫檀树的树枝上,悬着的一台录放机里传出来的?这时,只见爱山哥哥的前额拧成一个剥去了壳儿的核桃,他抬手挠了两下后脑勺,琢磨了一下,即转过身来对我说:
  “毛头,你晓得吗?有句成语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狡猾的偷猎者,为偷捉华南幼虎,玩的一个迷惑、忽悠虎妈妈的鬼把戏——他用一台录放机,先将两只幼虎的“嗷”叫声录下来,再打开自动倒片的录放开关,再把它悬在虎洞边的紫檀树上,然后打虎洞里捉出两只还不会咬人的幼虎,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这样,偷猎者就可以把两只幼虎当■儿拎出山去,拎到山外公路边,拦截过往长途汽车,拿到城里去卖给马戏团,赚大钱!”
  这就是说,偷猎者要把捉到的幼虎拎出大森林,一个上午的时间是不够的,一个上午的时间不够怎么办?所以偷猎者就想出如上办法:
  只要悬挂在紫檀树上的录放机,不断放出幼虎的“嗷”叫声,虎妈妈就会被迷惑住,就会循着声音在虎洞附近寻找幼虎,而不会去追咬偷猎者。这是偷猎者,偷捉幼虎使出的一个特新花招,但我都不知道?
  我偏起脑壳,乜起眼睛,疑惑不解地问:“爱山哥哥,你说,偷猎者干吗要迷惑、忽悠虎妈妈呀?”
  爱山哥哥说:“这是偷猎者为达到偷猎幼虎的目的,赢得出山的时间呀?要晓得,偷猎者想把幼虎从这儿拎出大森林,拎到穿山公路边拦汽车溜走,时间不够嘛!万一碰上虎妈妈叼食回虎窝,一见虎宝宝没了,准会急着四下里寻觅,那样,偷猎者还能把两只幼虎拎出山去吗?”
  我这才明白、恍知偷猎者,敢入虎穴偷捉幼虎,所用伎俩和用心,说:“原来……原来还是这么回事哟?!爱山哥哥,那眼下我们该咋办?!”
  “咋办?!救幼虎,十万火急!打110报案!”爱山哥哥一边掏出手机打110,向森林公安报案,同时还把此事告知了护森队的叔叔们。一边拉着我的手往原路转回,以便为前来追捕偷猎者的民警和护林队的叔叔们会合、带路。
  据爱山哥哥分析、判断,这次来我们这儿偷捉幼虎的偷猎者,是一个曾来我们这儿作过案、侥幸没被妈妈咬死,虎口逃生后,有了经验的偷猎者。
  这时,我已不再惧怕,牙巴咬得咯咯响。
  我随爱山哥哥一气跑出山来,正好遇上森林公安民警和护林队的叔叔们,开着警车、驾着摩托,打巡逻的环山公路九十度弯儿处,拐了过来。
  当爱山哥哥把偷猎者,偷捉幼虎的大约时间和地点及手段向他们一讲,森林公安民警和护林队叔叔们一合计,就兵分几路,开着警车、驾起摩托,马上沿几条环山巡逻和消防公路,疾驰而去。
  几条环山和消防公路上,同时扬起灰尘。
  不多一会,各个山卡、路口、洞桥,很快就被封锁了起来。
  过了约莫半个钟头光景,密林右边的山谷某处,就传来了呐喊声,接着便响起了枪声——那是朝天放的枪,说明公安民警和护林队的叔叔们,已在那边的山谷处发现并追上了偷猎者。
  “毛头,给!偷猎者罪证,由你一起保管。”没过多久,山上跑下来一位护林队员——他是我们天籁村张彪叔叔,他把偷猎者悬挂在虎窝边、紫檀树树枝上的那台录放机,和装过幼虎的麻袋等罪证送出山来,交我保管。并告诉我,偷捉幼虎的犯罪嫌疑人,见爱山哥哥快要追上他时,把装有幼虎的麻袋一撂,钻进了一片灌木丛。就这样,麻袋里的幼虎得救了!爱山哥哥拎上麻袋里的幼虎,以九秒百米的速度,把救下的幼虎送到虎窝,同时打紫檀树上,拿下了这台录放机。说后,马上返回密林中,寻攫偷猎者去了。十分快捷,像条梭鱼,钻进绿色的大海。
  送录放机和麻袋出山的张彪叔叔,返回山里不久,我便听到距我不远的一个木寮子后面的树林里,传来“悉悉嗦嗦”的声响?像野物穿林过路,又像山风刮过树梢。
  我一阵心跳,蓦地,便情不自禁地弹跳起来,循着声音,我悄悄爬上林坡,躲在一棵古樟边,向林樾深处窥瞅——
  少刻,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一脸横肉的大汉,转溜着两只流露着凶光的牛眼,打左前方一处山凹边,那密密蓬蓬的灌木丛中,往外奔窜——那个偷捉幼虎的犯罪嫌疑人,竟然从我这边山上下来了!
  “快来抓坏蛋呀!快来抓坏蛋呀!”我一边大声喊着,一边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坏蛋跑到我这边山里来啦!”
  当爱山哥哥和森林公安民警及护林队的叔叔们听到我的喊叫声,立刻打密林各处包抄过来。
  谁知,当爱山哥哥、公安民警和护林队的叔叔们打密林各处包抄过来后,那家伙已跑得无影无踪了,就像顿即蒸发了似的?
  但大伙并不气馁,沮丧,且振作精神,继续搜寻——
  “喂喂,我问你们:哪位晓得附近有没壕沟?”110的一位民警队长压低声儿问大伙。
  “有,有一条!就在山凹的那边!”我说:“可壕沟上面布满了荆棘和藤蔓,进不去呀……?”
  我话刚掷地,民警队长便向大伙下达命令说:“进不去?没有的事!下一步就包围、搜索那条壕沟!”
  因为壕沟那边有一棵好大的野生板粟树,每年板粟成熟时(我们这一带村寨有儿歌:七月杨桃八月楂,九月板粟打哈哈——每年农历九月,是板粟成熟爆口的季节),我就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到那儿饱食一顿。
  既然我熟悉那地方,爱山哥哥就要我带路,前去包围、搜索那条被荆棘和叶片像绿色鳞甲似的滕蔓,密密层层,覆盖着壕沟。
  壕沟被大伙迅速包围住了。
  接着大伙就“尖”起眼睛,向壕沟里窥瞧。并一片声地向壕沟里喊话。
  “快出来认罪吧,你跑不了啦!”
  “国务院早在1998年就分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你干吗还要顶风作案,以身试法?!快出来认罪吧!”
  “姚明在中央电视台,大声疾呼,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你知不知道?!出来,快出来!”
  “野生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还不快出来认罪?!”
  ……
  不管大伙怎么喊话,壕沟里却没有动静,声息全无。
  这时我想,壕沟里积了很多树叶,少说也有一米多厚,他准是躲藏到树叶下面去了!于是,我就四肢投地地趴下,睁大眼眸子,认真地从壕沟的这头,朝另一头慢慢爬动着朝下窥……壕沟里的朽枝烂叶,不知积了多少年,压了多少层,把条十多米长,三米多宽,两米多深的壕沟,填满了一大半。
  我俯视着俯视着,陡觉眼睛一亮,发现壕沟正中地方,有一些树叶和朽枝,向上隆了起来——我对隆起的地方产生了怀疑,就招手要爱山哥哥和民警队长,绕过来看。爱山哥哥和民警队长,很快就绕到我窥瞧的地方来了——
  爱山哥哥打旁边一棵酸枣树下,捡来一根很长的干树枝,拔开荆棘和一些藤萝叶子,伸到壕沟中间去戮那隆起的朽枝烂叶。
  爱山哥哥戮了两下,觉得那隆起的树叶和朽枝下面,有一团柔软的东西,蠕动了一下。接着,爱山哥哥就用力连戮几下……哈,那家伙终于现了原形——果然躲藏在那堆隆起的朽枝烂叶下面。那家伙被爱山哥哥的干树枝戮痛,不得不打隆起的地方“拱”出来,举起颤抖的双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剧烈地痉孪着脸上的横肉,两只牛眼一溜一转地,连连大声说:
  “我投降,我有罪!我有罪,我投降!”
  民警队长和俩民警,疑他身上带有匕首,早把一枝手枪和两把冲锋枪的枪口对准了他——一见公安人员把枪口对准了他,他吓得两眼发直,浑身筛糠,又连连大声说:
  “你,你们可不要这样,枪会走火的!枪会走火的!”这真是天网恢恢,偷捉华南幼虎的犯罪嫌疑人,就这样束手被擒了!
  快近中午,在回村的路上,我和爱山哥哥没有搭乘公安民警的车,也没有让护林队叔叔的摩托车捎脚,而是一前一后,行走在最后面。路上,我不时觇觇爱山哥哥那有点像歌星毛宁的个子和面孔,并向他说:“爱山哥哥,我有个疑问问你,当你和张彪叔叔,追上偷猎者,偷猎者撂下装有幼虎的麻袋,你俩送幼虎回窝,万一碰上虎妈妈回虎窝来了咋办?”
  爱山哥哥说:“这种情况很难碰到!万一碰到,就莫朝虎窝去了,要在距虎窝远点的地方,把幼虎放了。幼虎听到虎妈妈的呼唤声,会很快跑过去。待到第二天上午,虎妈妈外出捕食,再奔虎窝,把录放机拿走就是了。”
  这时,我觉得爱山哥哥真了不起!野生动物的知识好渊博、好渊博!
  快要到家时,爱山哥哥问我说:
  “明天上午,还伴我进山吗?”
  我说:“当然啦!今年暑假,我就是要跟你学些野生动物知识呀。待我念完初中上高中,到时候也报考林学院,野生动物系!”
  听我讲出这个话来,爱山哥哥转过身来,两手紧紧拢住我的双肩,夸奖我说:“好,有志气!那就和爱山哥哥一道,一辈子研究野生动物,一辈子保护野生动物,和野生动物交朋友,和人类的朋友交朋友!”

(作者: 陈 沛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蒋心怡
    蒋心怡
  • 李妙言
    李妙言
  • 张维雅
    张维雅
  • 彭宇程
    彭宇程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