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包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上海街头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个人拿什么包就能看出她品位的高低。”她一边想着一边穿梭在拥挤的人潮之中。
  一路上她贪婪的呼吸着淮海路上高浓度的PM2.5,因为只有在上海这条最繁华的商业街上,她才能感觉到自己不是这城市中的一粒细小的尘埃,她是有存在感的,因为她将拥有一个名包。在公司里,作为一普通员工的她,一直都被直接忽略,没有人在意她的存在,她的那些女同事们整天谈论的不是男人就是奢侈品。而她只能坐在一旁对这群女人时不时投来的讥讽嘲笑的眼神,偶尔回应一个嘴角拉伸的表情。
  她也想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奢侈品。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路过淮海路这家Gucci专卖店,在巨大橱窗里她看到了这款包。她内心不由得激动起来,多么希望拥有这款名包啊!可旁边五位数的价格标码透着厚厚的玻璃反射出醒目的光,同时也刺痛了她的眼睛;这对于一个从农村奋斗出来到上海工作才两年的女孩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之后的几个月,她都在卖命工作,想早点挣到那个“数字”,可换来的工资仍只是杯水车薪。就算她把所有积蓄都拿出来都还差四千块钱。可她太想买Gucci了,只有它才能让她的同事们刮目相看,不再小瞧她。
  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向家里要,四千块钱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爸妈来说可是一年的积蓄。她以工作需要为由,向家里开了口,结果被她妈一口回绝了。理由很简单,弟弟读书还需要不少钱,家中开支也较大。她觉得委屈极了,忍不住偷偷地大哭了一场。这么多年来都是她靠勤工俭学来补贴自己生活费用,怎么现在自己需要钱了,家里却不能体谅体谅自己。这些话她一股脑全写信写给了她爸。
  信纸全被她哭湿了,字也浸花了好几个,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急急忙忙地把信寄给了她爸,她觉得爸爸还是比较疼爱自己的。
  一星期后,她爸寄来了四千块钱,还写了几个字,叫她注意身体,还有别让她妈知道了。她深深地知道这是他爸攒了十几年的私房钱,她脑海里浮现出她爸去银行将一张张破旧不堪的块票角票换成这四百张鲜红的票子的艰辛和所遭受的冷眼,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惆怅。
  Gucci专卖店就在前面不远处了。此时,她虽然心里装着那款包,但是觉得手上提的地摊包特有分量,因为里头装着自己全部的积蓄和老爸的血汗钱呐。到了那橱窗前,她停下脚步,望着那Gucci包出神,感觉它似乎在向她微笑,“你又来看我了,怎么样今天带我走吗?”她郑重地点了点头,用她从未有过的底气大声地说:“没错,今天我一定要带走你!”说完,便昂首阔步地迈进了Gucci专卖店。
  走进那装潢豪华无比的专卖店,她差一点就叫出了声。她赶紧捂住嘴巴,装作咳嗽。
  “咳,咳……”
  “女士,您好!欢迎来到Gucci,有什么需要服务吗?”一个清脆细长的女孩子声音打断了她的咳嗽声。
  “额,我……我要买包,先带我看看吧!”她说的有些急促,生怕显得自己特粗俗。
  “好的,没问题。您先到贵宾室里坐一下,看要喝点什么?红茶还是coffee?”
  “不用了,带我看包吧,小姐!”她露出了极不耐烦的神色,以掩饰她内心的紧张不安。
  她不敢喝什么,因为她怕要付费,而她身上的钱只够买下那个橱窗里的Gucci包,一分余钱也没有。
  “女士,您误会了,这些都是为您口渴而特意准备的,您坐这边吧,我们这是VIP店,你只需选ipad上我们包的图片,我们就会把包拿来给您试背的。”
  此时,她尴尬极了,只好连忙应着,笑了笑。她先选了张标价最贵包的图片,想暗示导购她是有钱的,不是那种没身份之人。导购十分恭敬地把包拿过来给她试背,她拿着它在镜子前稍稍比划了一下,然后告诉导购还想比较一下其他的款式。于是她点了她看中的那款包的图片,导购说这款只展示窗里有一个,打开橱窗去拿需要一点时间,让她在稍等片刻;说完就走出了贵宾室。
  现在贵宾室里只剩下她和这款最名贵的包了,她又拿起包背了背,越看越喜欢,比橱窗里的更有档次,更加精致。
  毕竟一分价钱一分货,这话不是吹的。怎么办呢?自己没这么多钱啊。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盯着眼前的咖啡杯里的泡沫出神。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胡乱扫了一下四周,似乎没有注意到监视器在哪,然后她下意识地向外面望了望,这时导购还没有来,恰好门外也没有其他人,她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把这款名包直接提走!”
  这一秒钟的冲动,使这个欲望越来越强烈了。一不做二不休,正当她提着包准备拉开贵宾室的门时,她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急促脚步声。这急促的脚步声一下子使她清醒过来。远远看到导购正踩着她那细长的高跟鞋,提着Gucci包朝她走来时,她感觉她就像倒在了悬崖边上,一不留神就会跌入那万劫不复的深谷之中。她松开门柄,将名包放回到原来的茶几上。此时她突然感到双腿发软,一下子重心不稳瘫坐在这光亮无比的大理石地板上。
  导购一进房间就急忙上前扶起她,“哎哟,女士,您怎么了?您的手怎么这么冰啊,怎么回事儿?”导购觉着有些纳闷。
  “哦,没事,没事!刚刚吹了一下空调,想站起来活动一下,可磕到了茶几,一下没站得稳。”她瞎编了个理由。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啊,我马上就关掉空调。真是不好意思,还让您久等了。您别生气,先休息会儿,试一下这款刚拿来的包;您如果还不舒服,一会儿我去给您去拿药。”
  “不用麻烦了,真的不碍事,谢谢你啊。这包我还是……先不看了。”她原本苍白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些血色。
  “您不买了?这可是极好的名包呀!”导购想再确认一下,语气也没之前那么柔和了。
  “我知道这是名包,总有一天我会买的,但不是今天。”
  导购再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拿回了这两个名包,头也不回地踩着那细长地高跟鞋向另一个贵宾室走去了。
  她起身提着那沉甸甸的地摊包朝门外走去,走的时候仍像以前一样昂首挺胸,不,应该说更加坚定有力了,她好像重生了一样。她庆幸导购来得非常及时,她庆幸自己没有迈出那一扇玻璃门,她庆幸自……是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及时;即使导购没再回头看她,可她还是忍不住冲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笑了笑,充满了感激。
  她又来到了淮海路上,昂首阔步地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充满了自信,这种自信不是名包所能给予的。

 

(作者:易李艾藜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刘依清
    刘依清
  • 杨依
    杨依
  • 李远芳
    李远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