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牛馆”(小说)

┌2014-11-1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

  “马桑树儿搭灯台哟,写封书信与姐带哟嗬… …”
  “涛儿,快出来,信用社王主任来哒!” 随着山谷中飘来的嘹亮歌声,屋外李秀梅停下手里的活儿,急切的唤着正在新牛舍里忙碌的陈涛。
  这时,从牛舍里走来一个年轻人,中等个头儿,瘦瘦的身材,长长的头发。显然是没有清洗和梳理,长头发有些灰苍蓬乱了,但眼神炯炯,他环视了下四周问:“王主任到哪儿?”
  “已到山坡上了。” 李秀梅答道。
  “您咋晓得的?”
  “是歌声告诉我的!你已出去了几年不晓得,我们这里的信用社主任是”金嗓子“,他都组织了几次‘黄石乡中秋晚会’,他每次下乡都会唱上几嗓子,我们经常叫他山歌主任呢。上次办贷款时他不是说这几天会过来看俺们新建的牛舍吗,今儿正好收尾。”
  李秀梅边说着边拉着儿子沿着上山的路迎了上去。
  雪还在洋洋洒洒飘着,远处山峦已是白茫茫一遍,泥泞崎岖的简易公路上,王峰边走边不时的唱上几嗓子,还不时的给刚进信用社的向阳介绍着当地的情况。“黄石乡距县城120多公里,属平均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寒山区,人口不足五千,基础设施落后,老百姓居住比较分散,生活相当艰苦。特别是一到冬天这里下雪下得早,通往县城又窄又陡的公路就会封路,上下山也只有靠双腿步行了。”
  向阳:“王主任,听说你已经在黄石信用社工作8年了,你不觉得苦吗?”
  王峰沉凝了一下说:“要说不苦是假的,但苦中有乐,现在的条件比以前要好多了,公路通了,通迅通了,改变了原来交通基本靠走,通迅基本靠吼的状况。这里的老百姓纯朴善良,只要你真心为他们着想,他们便把你当成依靠,当成亲人,那份成就感是无法比拟的… …”
  向阳想想也是,当自己满怀憧憬考入农村信用社后,被分配到这个边远的山区,曾一度非常失落,正是王主任那种乐观的精神感染了他,使他摆正了心态,体会到做老百姓贴心人的快乐。
  “就拿今天我们马上要去的李秀梅家吧,因家庭经济基础差,有三个孩子,就靠借贷款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两口子勤劳肯做,讲诚信,贷款从不拖欠。现在,他们家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小儿子大学毕业两年多在外打工,现想回家创业,正是我们支持他的时候。”王峰继续说着。
  “喜雀叫得乖呀,果然贵人来哟… …”不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
  王峰说:“李秀梅家到了,她用歌声欢迎我们呢。”
  “民歌之乡果然名不虚传!”外地来的向阳无不感慨的说。
  “王主任--”李秀梅和陈涛迎了过来。
  一阵寒暄过后,李秀梅把王峰二人请进木板房里,赶紧往火坑里猛加柴,红红的火舌迅速欢快的向上跳跃着,洋溢着温馨。
  陈涛忙着给客人倒茶。
  陈涛的父亲急忙拿起柴刀出门,一会儿,抱了几个大柚子进来,边剥壳边跟王峰他们拉着家常。
  “你们先坐坐,我去炒些花生来。”李秀梅边说边走进隔壁房里,不一会,厨房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2

  陈涛看着贵客进门的热闹场景,思绪飘到了几个月前的一个夏日。
  烈日当空,陈涛背着简单的行囊,满怀疲惫踏上阔别两年之久的家乡归程。
  或许是近乡情更怯,当他走到家乡小溪边时,忍不住停下脚步。
  一想到那拮据紧巴收入不景气的家境;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上完大学却又就业无门深深辜负了父母的殷切期望;一想到在沿海漂荡两年,初恋夭折,受尽白眼,饱尝艰辛,又无甚所获;一想到自己下一步又该……
  一种无形的重荷正千方百计地压抑困扰着他,压抑,几乎使他喘不过气来;困扰,更令他难以自拔。
  他垂头丧气地坐在一块凸凹不平的石头上,呆呆地望着小溪发愣。
  “我该怎么办呢?”
  他不愿再想下去,也不能再想下去了。是呀,谁不希望自己的未来如诗一般的美丽,如梦一般的理想?而当这美丽的诗,这浪漫的梦一个个均无情地被击破,化为泡影,化为灰烬,这对一个生在农村长在山里想靠上大学改变命运的他,无疑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
  上游浮来几只鸭子,留恋在清凉凉的河水里迟迟不肯归巢,远处几只被长绳桩子固定在河边草地上的山羊咩咩地鸣叫着,期待着主人的释放与回归……
  眼前的情景勾起他儿时美好回忆,躁动的心也渐渐平伏下来。他想,该回家了,调整了一下情绪,起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同母亲吃过晚饭,陈涛搬了条竹椅坐在屋前土坪里的大柳树下,什么都不做,就感受着这阔别两年之久的家乡之夜。
  一弯刀月悄然冒出,朦胧的月色笼罩着青龙村。
  乡村夏季的夜也很热闹,水田池塘里的青蛙们争先恐后,不停地鸣叫。地里的蛐蛐儿、蟋蟀儿等各种虫类也不断地嘶吼上一阵子。还有谁家关在院子里奈不住寂寞的狗偶尔也会吠个几嗓子。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谱写着一首生动的乡村夜之曲。
  对比大都市里夜晚的霓虹闪烁,人疯车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回想着两载的沿海生活,陈涛第一次讶然发现,家乡的夜虽喧闹,但这种热闹恰恰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静谧感,又处处透露着勃勃生机,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

  3

  陈涛站直身子,凉爽的晚风习习吹来,吹在身上叫人心旷神怡。吸一口乡村新鲜空气,再大力吐出积沉心底的烦闷,顿觉好像在炎炎夏日里吃了根绿豆儿冰棒似的,浑身舒畅。
  “涛儿,干吗呢?”母亲温和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没干吗,妈,你没看电视啊。”陈涛转过身,看着母亲。
  “妈怕你闷,过来跟你说说话儿。”母亲李秀梅走过来,跟儿子并肩站立,她发现儿子比自己足足高出了一个头。李秀梅脸上露出几许笑意,两年多不见,儿子真的长大了。
  陈涛朝母亲笑笑,李秀梅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陈涛清楚母亲想说什么,天下父母心,谁人父母不希望儿女有份好的工作,过上安逸稳定的生活?陈涛主动说道:“妈,您是想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吧。”
  李秀梅轻声一笑,算是默认。
  陈涛突然说道:“如果您儿子想跟你们一样,做一辈子农民,你们同意吗?”
  李秀梅笑了笑,她笑容里透着慈祥的母爱。“当农民也好,做商人也好,当公务员也罢,不论何种职业的人,他们并不会因为职务不同,收入不同,身份不同,而分出高低贵贱,人与人都是平等的。古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在妈心里,不管儿子做什么,将来成什么人,他永远都是妈的儿子。”
  儿子上大学和打工的几年里,丈夫腿受伤的那段日子,李秀梅想得很透,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康快乐更重要的事情呢?答案当然是,没有!即如此,那儿子是什么、做什么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开心,他幸福,就好。
  开明的话语,包含着无可替代的浓浓母爱,陈涛感动其中。之后陈涛把想尝试搞养殖湘西黄牛的事情与母亲说了,母亲欣然赞同,说只要你真心想做,妈全力支持。

  4

  “涛儿,快带王主任他们看看我们新建的牛舍去。”父亲的声音打断了陈涛的思绪。
  他忙起身与父母一起带着王峰和向阳向土坪下面的新牛舍走去。
  “通过考察和学习了解,我们这里的条件很适合养湘西黄牛,吃的是无污染原生态草,喝的是山泉水,销路也是供不应求。”陈涛绘生绘色的说。
  “我儿子学几个月养牛技术回来一响哒。为了省钱,我把他在外打小工的父亲也叫了回来,修牛舍的树木我们自己上山去砍,砖瓦自已从公路边去拉;有时白天搞不成,晚上还牵着电灯干。紧赶慢赶一个多月,终于收工了。”李秀梅指着能容下40余头牛的牛舍欣慰地说。
  “伺料机也买回来了,现在只等后期贷款就去购牛了。”陈父望着王主任说。
  “我们想先购20头牛,积累经验。购小牛每头要1000多元,6-7个月出栏时每头可卖4000-5000元,就可归还第一期的贷款了。到时再向信用社追加贷款,引进山东种牛,提高牛的品质,扩大养牛规模。还想带动周边农户养牛,先免费给农户提供小牛和技术指导,统一出售分成。相信几年后,我们村里家家都可以盖上小洋房啦。”陈涛沉浸在对未来的描绘之中。
  “好!我们信用社就是想多支持这样有知识,有远见,懂技术,守信用的人创业,并带动大家共同致富,只要你们努力用心去做,我们信用社就是你们发家致富的坚强后盾。”
  ……
  送走王峰和向阳后,陈涛放眼望去,远处山峦、森林,连同田野里那参差不齐的庄稼都裹上了银装。陈涛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是的,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不久,青龙村的夜曲中增加了许多低沉的“哞---哞”之音……

(作者:张文


相关阅读:

____
  • 刘依清
    刘依清
  • 林卓宇
    林卓宇
  • 夏楚惟
    夏楚惟
  • 唐纯镁
    唐纯镁
  • 程玥琪
    程玥琪
  • 张圆梦
    张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