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断层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相   片
 
  家里有一个旧匣子。
  是早几年“长城”葡萄酒的礼品盒。之所以认得出是早几年,不仅仅因为它的陈旧,还因为它富有年代特色的样式——笨重而精贵,透着那几年人们的专注与朴实。
  这匣子吸引他。因为他知道,自己所生活的家庭并不是一个喝葡萄酒的家族。所以当他从高高的立柜上拿下这一段尘封的往事时,毫无防备地,他打开了它。
  撞入他眼睛里的,首先是一个巨大的相册,一页装六张相片的那种,封面画着八、九十年代的港台美女。他把它拿出来,底下只剩了一些零碎,几封信、一个蝴蝶型的启瓶器和几包火柴。
  他翻开那个陈旧的、巨大的相册。于是那个下午,他活在时间的断层里。
 
  二、姻   缘
  今天媒婆说的那个人来了。
  可能是书读多了的缘故,一提起媒婆,她总是不由得想象出这样的画面:戴着头套,头顶个火罐印,下巴颏上还总是得有颗痣以示身份。结果前两天来给她说媒的竟是她从小见到大的四婶婶,你说怪不怪。
  今天四婶婶又来了,还带了个男孩。男孩二十岁出头,穿水洗蓝的牛仔裤,上身一件李宁牌的运动衣。她大概猜出了这个男孩是谁,就没敢仔细看他,只是吃饭的时候偷瞄了一眼。呀,一双太好看的褐色眼睛,面目倒好像在哪里见过。见他转向自己,她急忙低了头,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再看他一眼。下午人走了,她已记不大清他的模样,却满脑子是那双好看的褐色大眼睛。
  “怎么样?”四婶婶问她娘的意见,顺便让她见见人。这是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之前已经了解过男孩的家底,西平山的人家,父母是工人,家境殷实成份也好。她们家说起来是地主的成份,但却没享过一天地主家的福,虽然这几年不太看中这个了,但女孩仍记得小时候填表格,人家问她什么成份时她心里的尴尬。
  娘没有明确说,只说娃儿还小,再看看。四婶婶走后,她就有点儿不高兴,不过她向来识大体,就是恼她娘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娘看出她眉头里的言语,说了句:“娃儿,这事你自己定,不过我看他眼睛里有点儿傲。”
  她没说话,心里想着那双眼睛。她娘将饭做好了,她妹妹收拾了炕上的作业,两个人一同帮母亲张罗碗筷。
 
  三、河
 
  他看见了早些年在哈尔滨,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合照;他看见了自己的儿时,穿着厚厚的提花棉衣,趴在炕上对着镜头傻笑;他看见了父母大婚,父亲穿着有点儿不合身的西装,抱着裹在大红纱裙里的母亲奔向车里,四周是一群笑得灿烂的亲戚;他看见了学生时代的父亲,穿着李宁牌的运动服,水洗蓝的裤子,脸上耍酷地架着一副墨镜。然后他看见了年轻时的母亲。
  相片中的母亲,圆圆的鹅蛋脸,浓黑的长发竟然真的过了腰际。她白色的长裙托在水面,好似一朵盛开的白莲。那水清澈得可以看见沙石,可以看见阳光抚弄着波纹在水底留下明暗的涟漪,远处水草飘荡,连风儿都沉醉。
  那应该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吧。他想。太阳就快垂向西山,在姑娘们的脸上镀上一层金色。旷远的天空中连一块儿云都没有,母亲和她的女伴们在河滩边玩耍,其中一个调皮的姑娘捧了一掬水洒向她身,她笑着也弯下腰打算掬水,这时拿相机的女孩大喊“看这边”,母亲一回头,她美丽的笑容被定格了下来,穿过多年的岁月,绽放在她儿子的眼前。
 
  四、赶   集
  人潮。
  人潮中她抱着孩子穿梭,手里提着为家里置办的货物。前方好像有什么热闹,小孩在她怀里探着身子往前扑。她抱不住,无奈只好顺着人流往前去。是什么地方的戏班子,唱念做打很是热闹。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在爸爸的怀里看戏,那花花绿绿的世界虽不懂,但令她欢喜。结果看着看着她睡着了,一觉醒来看戏的人已散尽,父亲正抱着她往家里赶,她一抬头,看见满天铜钉一样的亮星星。
  想到这些,她忽然有点儿沮丧。父亲那么爱孩子,如果不是早逝,看到他的大孙儿应该会很高兴吧。
  她没想着买票,在外围看了一会儿打算走,孩子却在怀里扑腾着死活不从。周围有些人目光开始转向她,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人群中有个高大的男人说:“我请你娘俩看场戏吧。”她抬头,那人她并不认识。人长得周正,看衣着像个当官的,又像是个知识分子。她警惕地看着他,没说话,转身打算走。
  怀里的孩子也抬头看着那人,眼睛亮亮的像星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也不哭闹了,安安静静地伏在妈妈怀里,和她一起离开。
 
  五、信
 
  那几封信,大概是父亲去北京时两人相互之间的联系吧。他看了看,从西平山寄往朝阳区的比从朝阳区寄到西平山的多。他打开其中的一封信,是父亲龙飞凤舞的字体,看不太清,大概是说做了什么生意赚到了什么钱。实在认不出,他打开了另一封信,这是母亲娟秀有力的字迹。但说的也不过是柴米油盐,今天赶集买了些什么东西。里头写他的那些他倒读得很开心。比较出乎他意料的是,母亲结尾说很想父亲,语气里他读出了点儿情书的意味。
  父母的事,他知道的不多,但他清楚一点,那就是两人是经媒人说成的。从母亲平时对父亲的态度里,也看不出什么炽热的恋情。他又去看其它的信,都差不多。他又看了看相片里的母亲,觉得自己其实并不认识这个女人。就像照片中的河也比他记忆中的河宽很多一样,它们相似,但已经不再是同一条。
  相片中的这个女人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几年的生命轨迹将折向何处,但是他知道。后来,穿白裙的姑娘嫁作人妇,没有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她生了一个男孩,后来孩子的父亲独自到北京闯荡,男人漂泊几年,并没有积累下什么财富,一家三口又到哈尔滨做起了熟食生意。流感来的时候,生意做不下去了,她和男人商量后决定回乡发展,但同样没能赶上好时机。
  就这样,所有对的路她都走错了。她将自己的生活一步步逼到了角落里。
 
  六、他 的 河
  他记忆里也有那条河。小的时候父亲在北京,妈妈会时常带他去姥姥家玩,姥姥家临的就是这条河,据姥姥说,小时候的夏汛,河深得淹死过人。只不过,这几年,田地在一点点往前,河却一点点变窄。妈妈那个年代的河流里面尚可摸鱼,到他这时只能抓蛤蟆和蝌蚪了。
  不过蛤蟆和蝌蚪他都喜欢,每次到姥姥家都嚷着要下河。这几年学业重没时间,等到他考上了大学,带着两个弟弟再去,好家伙,蝌蚪也没有了。以前种的水稻全都换成了玉米,大片大片的墨绿色,再也看不出河流的痕迹。
 
  七、秘   密
 
  “喂,花儿。”电话通了,但没有声音。
  “蒋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也不说就离开了。我难道又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道歉,但请你也不要再这样无理取闹了好不好。”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发了火,话刚出口又有些后悔,觉得太重了,可他又能怎么办呢?
  话筒那头保持着静默,又过了一会儿,换了忙音。
  为了这个女孩,他违背母亲的意思去了现在的大学,可他来了之后女孩却最终变了卦。老实说发怒什么的着实也不能怪他。他听不懂忙音里隐秘的话语,就像他也读不懂岁月后隐藏的秘密。
 
  八、源起之处
 
  母亲从小喜欢读书,梦想着能够考上一所北京的大学,当然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她也希望遇见一个漂亮的男孩,携手到老。高考前的一场大病,使她失去了实现前一个梦想的机会,所以后来,她宁愿与家里大吵一架也要嫁给这个她一见倾心的男孩,这也许是她此生犯的最大的错误——她把执着错当成了爱情。姥爷因为这个原因病情加重,终于还是离开了他深爱着的女儿。
  母亲刚生下他时父亲打算去北京闯荡——父亲终究还是不认命的。她也一样,几乎全家人反对的时候只有她支持他,就像多年后父亲从她梦中的北京失望而归后,也只有她,陪伴在父亲左右,和父亲一起做出下一个决定。
  然而姥姥当年没有看错,他们是不合的。记忆中,他经常见他们吵,小时候他见到从北京回来的这个陌生的父亲一直奇怪母亲为什么不和这个男人分开。
  是的,那个下午,他看到那些信了。当时父母在另一个屋子里吵架,就像他们经常做的那样,想要躲开这一切的他意外地发现了这个看起来并不符合家里特色的匣子。毫无防备地,他打开了它,看见了那些信和自己曾经美丽的母亲。
 
  九、当一切激越最终趋于平静
 
  晚上的时候,小小的他抚摸着她脸上的伤疤。
  “为什么不离开他呢,妈妈?”
  他瞪大眼睛问,她没有回答。
  “妈妈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他抱出那个匣子,给她看他找见的漂亮妈妈。
  有那么一刻,她的眼神似乎飘出了身体。她又变成了那个他不认识的女人。她抚摸着那些信纸,眼神温柔无比,像河流冲撞滚石,最终却趋于平静。
  然后他看见,她笑了。
 

(作者:郭翌阳


相关阅读:

  • 放心去飞 2016-01-05 19:18:56
  • ____
    • 夏楚惟
      夏楚惟
    • 彭静
      彭静
    • 何宇波
      何宇波
    • 蒋莹
      蒋莹
    • 杨依
      杨依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