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和娘的坟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do xi la so fa……”父亲的一只手指在琴键上小心地弹奏着,弹完后便重重地坐在板凳上。好久没有像这样亲近地看父亲了,父亲的肤色黝黑,一道道皱纹像山间沟壑般起伏,原来浓密的黑发也不听话地生出了些许银丝,掺杂其中,格外耀眼。父亲的手,粗糙,有的地方裂了开来,那裂开的地方还泛着微微泥土的颜色,像干涸的河床……父亲的手指因过多的苦力劳作而显得又肥又粗,按下琴键似乎能听见两种不同的琴声在耳边回荡。
  “你来弹给我听!”
  我站在琴边迟迟不敢弹下去,父亲看到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马上将它点上,他连吸了几口,吐出一连串的烟圈,父亲曾说那些烟圈像一个个套人的枷锁,而我却认为那些烟圈像一个个骷髅头,父亲吸完将烟摁灭,他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对我说道:
  “算了吧,不弹就不勉强你了!”
  父亲起身用手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扛起一把锄头走向屋外,向大山深处走去,我紧跟着父亲的步子跑出门外。
  “爹,你早点回来,回来我再弹给你听。”
  说完我朝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挥了挥手,看着父亲佝偻着的背影,心里像被针扎一样,久久不能平复。待父亲离开后不久,我便偷偷地跟着他,父亲走过的路边一定有他抽完的烟头,零零散散地抛在路旁,未灭的烟头散发出最后一丝烟雾像极了老人长长的胡须,在路边数着烟雾是我认为最幸福不过的事了,没过多久我看见了不远处的父亲。父亲脚上的那双破布鞋早早地就冒出几个洞,他为了替我省下几个钱,用别人不要了的破布补了又补,那补上的颜色也格外醒目,似乎是被人极不情愿拉扯在一起的。村里的人都有自己的土地,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土地能处在河流边上,这样也便于劳作,幸运的是我家的土地恰巧在河流边上,这是别的人想享受都享受不了的待遇啊!我看着父亲在河流边上放下扛在肩上的锄头,又慢慢地蹲了下来,他从破旧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只皱巴巴的烟草袋,又从烟草袋里取出一小张纸,父亲小心地将那些碎叶烟草放在纸上用舌头舔了舔纸片两端拿出打火机点上又抽起烟来,一根,两根,三根……父亲抽完又走向母亲的坟,母亲的坟在河流边上,河边开满了紫色的小花,坟墓也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土堆而已,且只有几株大树荫蔽。听别人说母亲是在这条河边生下我的,也是在这条河边离开的,自从母亲离开后,父亲便开始抽烟,一抽就是十几年……
  “别躲着了,快出来!”
  我战战兢兢地从母亲坟边走过,靠着父亲坐下,看着父亲抽烟我总有一种好奇感,我弯下腰随手捡起一根未熄灭的烟头拿来赏玩。
  “以后别学我,别跟我一样抽烟。”
  父亲说完便将烟头全部用土盖上,拍了拍手,看着此时灰头土脸的我,指着那条河说道:
  “这条河一直流向县城,你娘就在那,你以后也要去那!”
  父亲说完嘴角微微上扬,他用力拍了拍衣服,衣服里的灰尘扑面而来,我马上转过头去,父亲这时却哈哈大笑起来,他弯下腰扛起锄头啐了一口唾沫在手中搓了搓双手,然后吃力地开始掘地。
  “爹,你准备种什么啊!”
  “兰花,你娘最喜欢啦,现在种着,等她回来就能看见了。”父亲说完便痴痴地忘了天空一会儿……
  一大早我被急促的敲门声叫醒,我喘着粗气跑到河边上,小径旁依然有父亲未抽完的烟头。这次看着烟头我再没有了当初的好奇感。等我跑到河流边上时,父亲安安静静地靠着母亲的坟,眼睛直直地看着河流流向的地方,嘴角微微上扬,父亲的身旁有一个被土盖上的小土堆,我哭着将土堆挖开,里面全是父亲抽完的烟头……
  后来听人说我娘没死,那坟是座空坟,我娘是跟县城里的男人好了,只留下一架琴;后来有人说我爹是抽烟抽死的,死了还在抽烟;后来有人说我爹是想让我能像村边这条河一样走出去,替他去见我娘。
 
 
 

(作者:李利


相关阅读:

  • 庆余年 2016-01-05 19:50:57
  • 故乡热土上的匍匐起步(柳炳仁) 2012-12-05 17:34:21
  •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李妙言
      李妙言
    • 夏楚惟
      夏楚惟
    • 林卓宇
      林卓宇
    • 陈翔凤
      陈翔凤
    • 符  实
      符 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