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河纪事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引   子
  老村河是一条未受污染的山溪性河流。
  发源于云头山山脉,注入澧水,全长九十四公里。两岸青山巍峨,悬崖峻峭。河道落差明显,水流湍急,河床多为卵石细沙。河岸边茂林修竹,芳草茵茵。水质清洁纯净,水边水草飘扬,鱼虾成群……
  ——摘自《老村河河流村寨旅游一体化开发报告》
 
  (一)
 
  也不知是先有了寨子,还是先有了河流,总之,寨子里面的人傍河流而栖,才得以繁衍生息。
  老村的山寨里,山民们进山出山都要淌过这条河流,因为河道环绕寨子而流,村民们便以寨子的名字给它命名,唤作老村河。
  这,是湘西仅剩的几条全程没有被污染、被开发过的河流之一。
  老杨做为老村村寨里的村支书,又喜又忧。
  喜的是老村村寨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村寨里又保留着传统的吊脚楼形式、且老村河做为村寨的母河,落差极大,多瀑布,可同村寨一同开发,发展旅游项目。忧的是老杨没有门道,曾对着镇上书记还有镇长等官员都拍过桌子,闹过脾气,关系僵硬,写的报告交上去,往往在镇上就被截掉了。
  老杨性子直率,还是个暴脾气,为了村里的发展,有话说话,敢作敢为,从来不藏着掖着,要是上面的哪些所为哪里不如他的意了,他连指镇长的鼻子骂娘都敢。
  为此,他得罪过不少人,镇里政府当官的都对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但是老百姓就是喜欢他,每次选举他都以绝对的优势当选,已经连任三届,再有一届就可以拿上国家的退休金了。
  “再搞一届,再搞一届我就不搞了,年纪大,搞不起。应该把机会给村里的年轻人,看他们搞不搞得出么子名堂来。”老杨在村里逢人便这么说。
  村里的人都明白,老杨为了村里的发展,忙里忙外的也挺累,才50多岁,头发就已经白得差不多了。
 
  (二)
 
  村里的年轻人里面,老杨私底下还是培养了几个苗子的。
  老杨最器重的就是那个叫张宁的小伙子,不光年轻有干劲,人也聪明,关键还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老杨器重的,除了张宁外,还有小谢。
  小谢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人比较滑耍,只要老杨一个眼神会意下,小谢就能知道老杨心里想什么,需要什么。而且小谢还很会拍马屁,因为马屁拍得好,和镇里的领导关系也打得牢固。老杨和镇里领导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的时候,常常就是小谢出头当和事佬,一脸堆笑地给镇里的领导赔不是。
  小谢在私底下是管老杨叫叔的,因为算上来,小谢还是老杨不出三代的亲戚。除了在村部,凡是别的地方碰见了老杨,小谢都会一声叔长一声叔短的管老杨叫着叔。很多时候,搞得老杨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杨给张宁和小谢两个人都在村部安排了工作,都做村里的文书,政府只开一个人的工资,另外一个人的工资是老杨私人掏腰包开的。
  老杨觉得,为了村里的发展,为了把老村河跟村寨一体化的旅游开发项目搞好,自个儿花点儿钱也值。
 
  (三)
 
  三年一届的村支书选举又快到了……
  老杨听到了一些风声,说张宁和小谢两个年轻人其中的一个,可能要跟他竞选村支书的位子。
  小谢和张宁两个人去年都在老杨的推荐下读了党校,入了党,两个人都是有竞选资格的。
  但老杨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有些滑稽。
  张宁和小谢,这两个人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而且他们两个人都晓得老杨还想搞一届,因为再搞完一届就可以拿政府的退休金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去阻止老杨拿退休金呢?
  更何况老杨也曾给他们承诺过,说这届搞完就让位,让他们两个人去竞选,他们两个人也亲口答应过,不可能说来竞选就竞选的。
  竞选的传闻,老杨压根儿没放在心上。
  因为他觉得,就算这张宁和小谢两个人中有人要跟他竞选的话,只要他在,他们也是选不上的。毕竟自己在村里搞了那么多年,口碑和成绩都在那儿。
  这件事老杨转眼就忘掉了……
 
  (四)
 
  这天,老杨照例拿着亲笔写好的《老村河河流村寨旅游一体化开发报告》来到镇政府的镇长办公室里汇报工作。
  刚进镇长办公室,便看见了一脸堆笑的小谢坐在沙发上,面前泡着一杯普洱茶和镇长开心地交谈着。
  老杨了解镇长,镇长酷爱茶道,常常以茶待客。
  以茶待客,待久了,也分出了等级。
  第一个等级是当地的普通的云雾茶,一般是用来招待一些上访的村民等;
  第二个等级是大红袍、铁观音,一般是用来招待自己政府里的其他一些官员。第三个等级才是他那个上等的普洱茶,一般只有市里、县里的领导等人下来检查工作的时候才有资格喝到。
  老杨作为一个每次来镇长办公室都是喝第一等级茶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心里虽骂着娘,但脸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小谢见老杨进来,起身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嘴里还不停地亲切叫着叔。
  但是镇长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哈了口烟,示意老杨坐。
  老杨坐在沙发上后,也学着小谢的嘴脸,满脸堆笑的把报告递向镇长。
  “你这个不现实啊!”镇长随手翻了几下,连看都没仔细看,便把报告丢到了办公桌上。
  “是哪门子不现实了嘛?你看都没看就哪门晓得不现实了嘛。”老杨自然是不服气,跟镇长杠了起来。
  “看过好多次了,跟以前写的还不是差不多,又没什么改观……”镇长灭掉了烟头,很淡然地对着老杨说道。“老村寨里山清水秀的,开发个旅游是哪门就不现实了嘛?”老杨当时就火了,桌子一拍,站起身就吼了起来,震得杯子里的茶水都一抖一抖的。
  小谢见情况不对,便不住把老杨往后拉。
  “叔,算哒,算哒,你少讲两句……”
  老杨怒不可遏,气冲冲地摔门而出,出门的时候好像还听到了身后镇长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反正你也蹦跶不了好久了……”
 
  (五)
 
  老杨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镇长如此待他,心里怎么也不是个滋味。
  虽说在镇长办公室交报告也不是一次二次吃闭门羹了,在他手里吃闭门羹的村干部也不少,但是他还是难以接受,心里不舒服。
  最重要的是,这次镇长连第一个等级的茶都没有跟他筛过,让他心里不由得的憋火。
  走着走着,老杨忽然想到出门前镇长那句听似云淡风轻的话:
  “反正你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镇长要找人剐了我?”想到这里,老杨自己也为这个荒诞的想法而笑起来了。
  “怎么可能呢?杀人是犯法的,人家还是国家的干部,为了这点小事,不至于,也是不可能的。”老杨一路上自言自语,一边走一边念叨,还一边自己打趣的笑着。
  没多久老杨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想到了前不久村里的人无意中跟他提起的那句话,说张宁和小谢两个年轻人其中的一个,可能要跟他竞选村支书的位子。
  “会不会是真的?难道说小谢真的要跟我竞选?”老杨心头一紧,手头那份自己写的《老村河河流村寨旅游一体化开发报告》也掉在了地上。
  老杨从地上把报告捡起来,卷成一块,往裤兜一捅,加快了回村的脚步……
 
  (六)
 
  老杨打电话把小谢叫到了自己家里。
  接到电话的时候,小谢还在镇上的镇长办公室里。因为老杨清楚地听到了电话那头镇长那熟悉的笑声。
  小谢本打算今天晚点再回村里的,但见电话那边老杨语气有些强硬,便马不停蹄地跑了回来。
  “么事情,叔?”小谢推门进屋,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问道。
  “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传言,讲你们两个年轻人中有人想当书记,是不是你哦?”老杨略带有试探性地问小谢。
  “叔,你看你讲的么话?”小谢刚坐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还没来得及喝,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只要叔你还在位一天,我谢三宝儿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肯定是谣言,以讹传讹,是哪个讲的,你告诉我,你看我不撕烂他的嘴巴。”
  “嗯……我觉得也是谣言。”老杨轻抿了一口茶,慢吞吞地说道:“这茶叶没镇长办公室里面的茶叶子好,但也是我这儿最好的的茶叶哒。”
  “叔,你看,你讲哪里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他那个茶虽然贵,但味道还不如咱这个茶呢!”
  ……
 
  (七)
 
  时间就像老村河里面的水一样,匆匆地流逝着。三年一度的大选,很快就来了。
  这天,寨里寨外的人都来到了村委会,共同见证这个神圣的时刻。
  镇政府要往每个村派出政府干部,督导并主持各个村里的选举大会,老村寨被派下来的刚好是前不久跟老杨吵过架的镇长。
  “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今天是我们老村寨村民委员会第七次票选大会……”镇长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在话筒里喊着。
  没多久,在念候选人名单时,老杨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村支书候选人里面,除了他,还有了小谢的名字。
  这解释了之前镇政府为何一直对村委会的竞选名单要保密,也解释了小谢这几天为何见到老杨就一直躲着走。
  果然还是小谢,看来小谢还是想当村里的一把手。
  老杨虽心头震撼,但也没有慌张,他自信自己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他为村里修通了电、修通了路、还修通了移动、联通、还有电信基站,使村里有了信号,对外有了联系。
  第一轮票选,老杨以绝对的票数取得领先优势。
  老百姓都下定了结论,村支书肯定还是老杨。
  但凡事无绝对,老杨在后面的第二轮票选和第三轮票选中都败下阵来,最后小谢以微弱的优势当选了老村寨的村支书。
  镇长宣读结果的时候,老杨的心一下就死了,怎么可能呢?我做了这么多事,这位子怎么可能说掉就掉了呢?
 
  (八)
 
  老杨没有把自己扼杀在绝望里,很快就走出了落选的阴影。
  因为他觉得,把机会让给年轻人也挺好的。年轻人点子多,门路也多,说不定就可以把他的那个规划了好久的老村河河流村寨旅游一体化的项目办成了。
  老杨还是三天两头的往村委跑,好像自己已经不是村支书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一样。
  村委会的人对老杨都还是很客气,还是跟从前一样,见了老杨一个劲儿的喊着书记。
  老杨往村委三天两头的跑,跑多了,渐渐也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他培养的那两个年轻人,一个都没在村委会出现过。
  小谢还好说,刚上任,要去各家各户走访,搞好关系,打牢群众基础。
  但是那张宁怎么也不见呢?
  这不打听还不知道,一打听还真是吓了一大跳。
  原来张宁已经被新上任的小谢书记从村委干部名单里面除名了。
  老杨问:“张宁犯了么错误吗?”
  群众答:“没有”
  老杨又问:“既然没有,为何要把他除名”
  群众答:“听小谢书记说因为他威胁到小谢书记了。”
  老杨青筋暴起,猛拍了一掌桌子,当下就要去找小谢算账。
 
  (九)
 
  老杨很快找到了小谢,但并不是在村里哪个村民的屋头里,而是在镇上的镇长办公室里面。
  老杨一进办公室,看也没看镇长一眼,径走到小谢跟前,对着小谢脸上就是一个嘴巴甩过去。
  “你跟我讲哈,为什么要开除张宁?”老杨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怒吼着质问道。
  “没人跟你讲吗?他威胁到我了,我还想连任的,而他,是最大的威胁。”小谢抚着灼烧的脸答道。
  “你要晓得,村里的工作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你得有得力的干将……”老杨看着小谢红肿的脸颊,瞬间觉得自己刚才过于冲动了,于是语气变得缓和了一些。
  “村里的工作完不完得成,现在不是你一个局外人能做主的了。”一直在旁边没有做声的镇长,阴不阴、阳不阳地插上了这么一句。
  “对,对,我是没法做主了,但是只要小谢还喊我一声叔,我就还有权利管他,这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道。”老杨把矛头转向镇长,以前在位时就对镇长没有什么好感,现在不在位子上了,更不用怕他了。
  “那你看小谢,还认你这个叔不?”镇长面不改色,抽着烟,漠然的对老杨说道。
  “不认我这个叔?呵……小谢,你就来,喊声叔跟他听。”老杨看向小谢,希望小谢再叫他一声叔,他便可以藉此来让镇长出丑。
  小谢杵在了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好,我明白了……你们真是好!好!好!”老杨连说了三个好,带着怒气,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十)
 
  老杨没再去村委会,自己在屋头种了点菜,天天在屋里浇粪、捉虫,自己倒也过得快活。
  小谢上任后的第二年,村里来了一群带着安全帽的人,在那里勘探采样。
  村里的人都以为村里又有什么大型的设施或者工程需要修建了,但是他们想错了。
  没多久木材厂厂商开了几辆卡车进来,和村民们谈好了价钱,把老村河河流附近的树砍了个遍,然后运出去了。没多久矿产老板就带来了一群人,给了附近村民一些钱,便开始凿山开矿。
  没多久沙场的老板搞来几条沙船,雇佣了村里的一些壮年,便开始在老村河里面挖沙。
  甚至还有一个水泥厂要搬进来,答应每个月给村民发放220元的补助金。村里人都觉得小谢有本事,会招商,现在好了,都可以通过沙场、矿场、木材厂、水泥厂这几个来赚钱了。
  只有老杨一个人觉得坏了,他给村民们一个个的做思想工作,告诉他们挖沙和砍伐树木不是长久之计,要他们跟着自己去政府上访,让村里的那些工程停下来,否则以后子孙无法生存。
  但是没几人相信他,相信他的,也不愿跟着他一起去镇政府闹腾。
  老杨没办法,只能一个人跑到运送木材的车子必经之路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拦住车,不让车过。
  这一拦还得了,这是要断了村里人的财路,村里的人都围了上来,纷纷指责老杨。
  没多久,小谢也来了。
  “叔!你这是作甚?”小谢拨开人群,径直地向着老杨走去,要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你还晓得我是你的叔啊?”老杨没有起身,双目怒视着小谢。
  “叔,我跟你说,你别不识抬举,你断了村里人的财路,到时候找你麻烦的不是我,而是这些村民,你晓得不?”小谢语气也变得有些强硬,和老杨吵了起来。
  “你们这赚的是黑心钱,会遭报应的。”老杨指着旁边一个个围观上来的村民们大声吼道:“我们没有造福子孙后代,还给子孙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我们的后代会恨我们……”
  村民们面面相觑,虽然觉得老杨说的有道理,但谁也没有出来赞同老杨的意见,毕竟大家手里每个月还拿着水泥厂和矿场的补助,谁也不想断了这白来之财。
  老杨自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村民们骂的骂,扯的扯,甚至有人从人群中开始对老杨丢起了大白菜。
  好像老杨是村里的一个千古大罪人一样。
  消失了许久的张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死死地护住老杨,搀扶着老杨从人群中离去……
 
  后  记
 
  小谢上任后的第三年,一群穿警察制服的人找上门,将他带走了,原因是私自挪用国家公款,收受贿赂。
  老村河不再如往日那般清澈,变得浑浊、肮脏。
  老杨自打上次被张宁扶回去以后,生了场大病,便再也没从床上爬起来过。
  老村河老了,老着老着,很快就没了……
  老村河没了,老杨很快也没了……
  老杨葬礼那天,寨里人自发为老杨送行,连镇政府里包括镇长在内的一些曾跟老杨拍桌子吵过架的政府官员也都来了。
  全村上下一片恸哭,不仅是为老杨逝去而伤悲,更是为自己轻信谗言、谩骂老杨所赎罪。
  村里又一次换届选举,张宁全票当选……
  村民们都清楚,在全村上下都被金钱蒙住双眼时,只有张宁,站在了老杨那一边,一分钱的补助都没拿。
  张宁上任后的第一年,做了三件大事:
  第一个就是把村里的矿场、伐木场还有沙场都紧急叫停。
  第二个就是植树造林,带着村民们,在一些突兀的土地上种上松树、杉树。
  第三个就是按照老杨的那份《老村河河流村寨旅游一体化开发报告》的手稿,重新起草了一分报告。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路边的马桑树叶青了又红、红了又青。
  老村河也是活了过来,河水渐渐地变清了……
  老村河活了过来,老杨却再也不能活过来了……
  但是老杨,却是永远地活着……

(作者:杨迪


相关阅读:

____
  • 何宇波
    何宇波
  • 蒋莹
    蒋莹
  • 周子云
    周子云
  • 宋薇
    宋薇
  • 程玥琪
    程玥琪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