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旧事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细雨润酥,雨后初晴,油光发亮的绿草,还有枝上沾着露珠的小花,脑中回想的便只有一句“最是一年春好处”。雨后的空气伴着清新,轻嗅间还有花的芬芳。许是心念的一句歌词“风吹雨落下,花在风中喧哑”,亦或是这枝上红粉相映的花触动了情怀,只觉悸动之流涌上心头——一样的时节,一山的花,一方的人。
  花间旧事,旧事难寻,故人难觅。
  层叠的峰峦,逶迤延伸向天的尽头,忽浓忽淡,忽上忽下的云霭顽皮地缠绕山头,从山涧飞溅下来的溪水仿若白练,眨眼间便逃入山谷中不见了。许是雨后,雨水沉淀了空中的尘埃,漂净了万物的污浊,隐约能见到山中村户炊烟袅袅,山间这一株红,那一簇白,将单调的绿意点缀得活色生香。门前的白梨花经过一场雨的洗礼,洁白的花瓣散落一地,反衬托出枝上的花儿更宝贵稀有,淡黄的花心还掬着一洼春水,时不时淘气地从漏网的花瓣间隙中溜下几颗水晶。粉白的花,娇嫩可人,摇曳生姿,在微风中轻摇,犹如用羽毛在心头挠拨,让人心头痒痒真想去掐一把。檐尖的雨珠还在滴滴答答滚落,砸在水槽里,“滴”“嗒”“砰”水珠四溅,仿佛也在为这雨季欢欣颂唱。
  熟悉的雨声,让我误以为,太太,是你吗?你还在这阴雨绵绵的天气叹“雨水多,谷子多,谷子胜似雨水多。”还在幽深的巷弄里搓着稻草编织草鞋,还在摆弄门前那几个破盆里从山上移植来的兰花?
  在你走后的许多年里,我梦里关于你的场景总是稀疏:你的棺木被村里的叔叔爷爷抬着,翻过对面的那座高山,狭窄的山道挤满了人,而我,不知道是谁抱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承载你的黑箱子渐行渐远,属于你的最后一丝气息也消散不可闻。却也问不出,“太太呢,她在哪?”在山的这面,是你把我带大的基地,是你生活几十年的地方。而今,你离我那么远,爬过几座山,跨过几条溪涧,在山头遥望那安谧的墓地,你静静地藏在那石碑后面,听呼啸的山风,那么静谧,不食人间烟火,忘却尘世纷扰。
  古旧的阁楼,乌黑的家具,角落里沾满灰尘的白花瓶,慵懒的阳光在长满青苔藓的围栏上画着圆润的光亮,空气里泛着陈旧,心酸又难过。儿时总是顽皮,跟你住在阁楼上从不安分,听妈说,一次我从阁楼围栏的空隙里摔下去,太太连滚带爬下楼梯,抱着我哭个不停,还跟妈说,如果我摔死了,那她必然随我而去。而我,站的这位子,恰是当年摔下去的地方。往下看,一切没有太大变化,布满石子的路只是因为岁月的打磨变得没有那么尖锐。野花野草还是生命力茁壮地长着。
  终年少见阳光的门前,仿佛还能见到你穿着深黑的亚麻袄子,坐在屋檐下的摇椅上,干枯的手里拿着儿女孝敬你的金黄的大橘,诱哄着在一边玩的我,只为我跟你多亲近点。你老了,苍白的脸上没一丝血色,动作也不似年轻时利索,布满青筋的手把胖胖的我搂在怀里,那么吃力,而我总是挣脱,不卖面子地叫嚷“太太,手手硌硌”。你不情愿地放开我,眼里有我读不懂的黯然。
  这些是妈说给我听的,我那么不孝,你在时那些年的记忆从没牢记。而我,如今,看着这些物象,努力回忆你,想念你给我剥那黄澄澄的你舍不得吃的甜橘,想念你干枯粗糙的手拍我入睡,想念你教我唱那“点子点铜锣”的小歌谣,想念在暖暖的阳光下,散发淡淡兰花香的庭院里依偎你的惬意……
  你带给我的回忆那么短,温暖那么长,我又是多么希望,若你还在世,那该多好。
  

(作者:杨静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唐纯镁
    唐纯镁
  • 程玥琪
    程玥琪
  • 钟楚彦
    钟楚彦
  • 符  实
    符 实
  • 李妙言
    李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