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里的对不起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想,我也拥有了像多啦A梦那样的口袋,只是他的口袋里装的是无穷的宝藏。我的口袋里的东西也塞了很多,但我却怎么也拿不出来。因为那是一句句的对不起,我用谎言编织的对不起。
  我欠很多人一句对不起,未曾说出口的对不起。
 
  1
 
  人们总觉得出去走走拼搏一把,浪荡一回才是青春,其实不尽然。那并非青春,不过是年轻时的生涩与莽撞罢了。
  我叫Vink,现在是「Green Season」酒吧里的常驻歌手,昼伏夜出是我的真实写照,但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这是我来到佛罗里达的第五个年头,Vink这个名字是我舍弃了原来的名字后给自己取的,不因为别的,只是觉得简单罢了。就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随性便好。
  从中国杭州到美国的佛罗里达,穿越了大半个地球。去过的城市连我自己都快数不清了,或者说我的身和心都在漂泊之中。
  最开始来到这家酒吧,只是因为门前的广告牌。并不像普通酒吧那样花俏,满满的夜店风,它有它的一种淡雅。不过后来和他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反倒说我眼光独特。
  酒侍Taki曾说我像一只没有脚的鸟。听说那种鸟会一直扑腾着翅膀,而当它停下的时候就是它生命结束的时候。可我却停留在了这里,放在以前这一定是一件奇事。现在我对于停留更多的是一种平常的心态,那么多年的奔波游荡。我累了,我渴望有自己能停留的归处。
  拥挤的人潮,喧嚣的音乐,闪耀的灯光。抚摸着吧台上的烫金英文花体酒水单,点上一杯“Long Island Ice Tea”,轻沾一口然后去后台调好音乐,开始我的演艺,尽情投入,挥洒汗水。我想,这才是我要的人生,这才是我的归处。
  在「Green Season」的这五年中,我深深地爱上了他们。
  我原本以为,我会这么安静的在这个曾经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的圈子里度过一生。
 
  2
 
  我想有些事是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了的,以至于我很多年后再想起来,会感慨幸好有这么一件事发生了。
  我收到了一个人的来信,那是我曾经的女朋友。
  她说,她要结婚了,想邀请我来参加婚礼。照片上的她穿着洁白的纱裙,身后的男人轻轻搂着她,他们看起来都是那么幸福。
  她也笑着,她的笑还是那么温暖,缓缓地沁入人的内心,也许曾经的自己就是被这样的笑给捕获了。看到她现在这么幸福,似乎心里的歉疚感就轻了一些。但我终究欠她一句对不起。
  许多关于年轻时的青涩画面都纷纷涌现出来,年少时的仓惶岁月。那是曾经的我,拼命想要否决的我。
  那时,我正好上高中。很多人在年老回首往事的时候,提起这个年纪总有说不尽的话。但我更多的是悔恨。
  不知道能同谁说起,更有些说不出口的悔恨。
 
  3
 
  照片上的女孩叫Sandy,是我高一的同桌,突然来的转校生。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笑起来也甜甜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同样也是很多男生心仪的对象,他们在各路老师的眼皮底下开始了自己的“出击”。
  当然我也在其中,如果有人问起我当初是否也曾喜欢过她,我想我给不了任何答复。
  只是因为从众心理罢了,因为看到他们都在做这件事而有了想要参与的欲望。也不知道当初追的人那么多,为何最后选择了我,他们终归是比我更优秀的。
  即便我们已经确定了关系,却仍是那样的生疏。似乎这件事并未发生过,只是人们的臆测一样。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那样生活,每日该干什么干什么,从未有过改变。
  时不时有人开玩笑问我们是否真的是情侣?我也只是腼腆地笑一笑,我不愿坦白我的不负责任。
  那些承诺的誓言我也从未给过她,本就是荒唐而起的爱情,又谈什么情深不寿呢?
  可让我意外的是,她却投注深情的尽力爱着我,什么事都在处处替我想着。
  我愈发的觉得歉疚,不忍让她难过,对不起到了嘴边也怎么都说不出口。
  只想要逃避。
  正将吉他连上电音箱准备开始演奏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门边。
  不论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认错的人,曾经的挚友,李墨白。
  他褪去了曾经的懵懂,愈发的成熟稳重,或许隔更多年我也一样能认出他来,因为他眼中的坚定与热诚从未改变。
 
  4
 
  他一把将我从酒吧里拽了出来,来到了附近的篮球场。也不知道是该佩服他找到了我还是应该佩服他在这酒吧旁找到了篮球场?
  “One on one,如果你输了就和我回去。”话音刚落。扬手扔给了我一个篮球,出于反射我很快接住了它。
  所谓的“One on one”就是指的一对一单挑,只是队友间出于游戏的一种小较量罢了。
  偌大的球场里只有我们两人,安静得有些过分,或者说是一种浪费。
  从拿着吉他开始游荡于世界各个城市后,我就没再碰过篮球。一对一五个球的比赛,即便我和他曾经是实力不相上下的同球队首发队友,我也没多大信心确定自己能赢他。
  但我更认为,那个在球场上拼命奔跑的并非真正的我,至少不是现在的我,我又怎么配在球场上奔跑呢?我放下了手中的篮球准备离去。
  “世安,你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原本被我放下的篮球又再度砸了过来,整个球场上都回荡着他怒喊的声音。我也知道自己一直都在逃避之中,因为逃避可以让人暂时的逃离某种环境,即便是片刻,也觉得够了。
  他还是那么较真,这次我该是逃不过了。
  微微曲下双腿,开始运球,身体有些颤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兴奋。
  我深知必须速战速决,拖久了对我毫无益处,还在中场的位置我便起跳准备投篮。我擅长shoot,就是俗称的射篮,只要没有过多的影响,无论在场上的哪个位置,我基本上都能进。而他,凭借身高优势将灌篮做到极致。
  我刚投出去的球很快被他截断,动作快得令人咋舌,似乎已不是从前的他了。曾经的梦想,他坚持下来了吧。
  灌篮的力度比以前更大了,起跳前的准备时间也更短。已经接连被他拦下了几个球。
  最终,他进了三个,我进了一个。大局已定,怎么也扳不回来了。但和他对打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些曾经的往事。很久以前,我也曾是那般满心热血,但终究未熬过岁月。我成了不断逃避的人。或许他们曾经所认识的并非真正的我。
  忽然不愿放弃,想要努力再拼搏一次,和他一起在球场上奔跑,挥洒汗水。
  因为太紧张的原因,全身被汗水打湿后,吹来得清风,竟让人生出了几分寒意,身体都有些僵硬颤抖,这是我吗?
  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如果付出了努力就一定能做到,就算最后没能达成,也是有收获的。
  奋力向前跑去,即便深知胜负早已决定。
  他似乎停在了原地,或许是我突然的转变让他觉得意外吧。拼命快跑冲到篮下,我用了他擅长而我并不太擅长的灌篮。
  球穿过篮筐猛然砸地的那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忽然觉得有些坦然。
  认真投入比赛,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
 
  5
 
  太久没有运动,随即而来的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我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说我像濒死的鱼类也不为过。
  因为弯着上身的缘故,我吸进来的都是混浊的空气,肺部在进行艰难的气体交换,而后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背,似乎想要减轻我的痛苦。
  许久之后,待我回过神来,眼前伸过来一双手,白皙的手上满是青筋,似乎很有力的样子。
  我却拒绝了他的帮助,想要自己撑着地站起来。已经运动过度的肌肉承受不了重量,我再次瘫倒在原地。他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我身后架着我的手准备扶着我站起来。
  我靠着他的颈间闷闷地说了句对不起。他轻轻地笑出了声,摸了摸我的头。
  “你总是这样,什么都想自己扛着,我们是朋友,是你可以依靠的人。”
 
  6
 
  我辞掉了Green Season的工作,大家都觉得很意外,甚至新来的小酒侍还问我是不是又要开始新的旅行了?
  临走时,他们送了我一盒子写满了他们祝福的卡片,我把盒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珍藏的宝贝。
  回国之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也不知道墨白究竟用了什么办法。
  穿裙子的她显得格外好看,我将手中的花球递给了她。
  “对不起,然后,祝你幸福。”

(作者:张玮华


相关阅读:

____
  • 杨依
    杨依
  • 陈翔凤
    陈翔凤
  • 刘佳音
    刘佳音
  • 何宇波
    何宇波
  • 陶李园
    陶李园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