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等候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叮当叮当……”平行道机车发出清脆悠扬的声音,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整个台北的天气都显得暖洋洋。一个斜刘海、带着黑框眼镜,西装革履的白领青年骑着自行车缓缓地在轨道附近的黄色网格停止区域停了下来等候机车通过。他叫阿伦,是一个平凡勤恳的上班族,他在他的公司上班已有2年多,因为工作积极表现不凡一直受到公司高层的提拔升迁。他坐在自行车上,将左脚在地上支撑着,右脚则搭在了左边的自行车的踏板上,下意识地掏开西装左边暗袋中的钱包,一不小心手滑将钱包掉到地上,钱包呈打开状,一个清秀阳光、带着甜甜笑意女孩的照片安静地躺在那个最明显的透明皮层中,阿伦俯下身去一边用手紧紧抓着钱包将它缓缓捡起,一边仔细专注地盯着那幅照片上的女孩,一直以来他总想对女孩说一句对不起,他将所有的情绪化作钱包里的照片放在了口袋里。然后脑海里不禁思绪万千……
  我叫阿伦。从小家里贫寒,18岁高考后,看到日益衰老的双亲与家徒四壁的窘境,我放弃了读大学,到市区去投奔一个在外面发了财,大我几岁我称为杜哥的儿时玩伴。
  第一次见到杜哥的时候,杜哥看我面黄肌瘦的样子很是吃惊,而他打扮得一身光鲜,富贵气十足,他充满关切地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我反而愈显得局促不安了,儿时的我们差距只体现在体型和举止上,现在居然感觉不像一个阶级的人了。
  “你们家的情况我已知道了,你跟着我好好干,有我的就有你的!”杜哥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向我抛出诱人的橄榄枝,“谢谢杜哥!”我没多想就答应了,毕竟,十分感激这位大哥,在落难的时候收留我。从此,我便成为了他的手下。后来,我才知道他尽干一些违法的勾当。
  给杜哥当手下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开车,学了一段时间后顺利地拿到了驾照。然后就充当了杜哥的司机兼送货人的角色。在杜哥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杜哥的妹妹小君,小君小我一岁,是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子。那个时候她还在学校念书,我时常在杜哥的吩咐下开车接送她上学回家,两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关系越来越好。后来我就直接把她当妹妹对待了,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常常打闹嬉戏。
  后来,杜哥的“生意”逐渐做大,但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打击犯罪的政策力度也越来越大,生意是越来越难做。而我也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小痞子。
  混社会的日子很辛苦,唯一的安慰就是和小君在一块难得的闲暇惬意的时光。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神经绷紧、担惊受怕和拳脚相加中度过。
  就这样上刀山下火海般的过了三年,我萌生了退出这种生活的想法,但我没有直接去找杜哥坦白说明。我隐晦地向小君诉说这些年的心酸痛楚与厌倦忍腻,小君十分同情与理解我的处境,默默地从背后拥抱我,但她坚决地反对我离开杜哥的“社团”。三年来,她对我的暗自倾心不言而喻,一听说我有意离去,便执意地挽留我,不舍我离开。
  但不堪重负的我终于还是选择辞行。在一次“社团”内部聚会上,我推门而入,此时众人心领神会般地吃着东西,杜哥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低头喝酒,小君坐在他旁边,呆呆地盯着我看。我喊了一声“杜哥”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举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鼓起勇气大声说:“我不玩了!”我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玩字,将这些年的忍受不堪与无可奈何展现的一览无遗。众人即使对我的事颇多猜测也仍然表现出一阵惊愕,纷纷交头接耳。小君咬着嘴唇,欲言又止。杜哥眼神闪烁,似有不满却又一言不发。一个小弟挑衅般地训斥我:“你把大哥当什么啊!”杜哥伸手示意那个小弟停住,不紧不慢地问我:“你说不玩就不玩,你把小君摆在哪?”说罢侧头看了看小君,小君怔怔地看着我。杜哥作为兄长,显然已经知道妹妹对我倾心不已,于是便引出这个话题想把我留下来。众人的焦点都转移在我身上等待着我的表态。我将酒杯倒满举起杯子依旧一饮而尽,去意已决的我借着酒意站起来大声说:“我想重新过自己的生活!”杜哥便用眼神示意众小弟给我一些颜色看看,很快,一位小弟便冲上来朝我脸上揍了结实的一拳,众人一拥而上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我趴在地上全身麻痛的没了知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随后杜哥便带着小君等人离去……我终于自由了。
  自由的代价意味着我放弃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和杜哥小君的朝夕相处,为了谋生必须独自一人闯荡漂泊。在这两年间,因为没有大学文凭且学历又低,求职屡屡碰壁,我找了无数的工作,干过不同的活,直到在一家医院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最让我难忘也让我遗憾的是,我后来遇上了一个让我魂牵梦萦的人。
  这两年的四处漂泊和求职经历极大地改变了我的为人处世和个性作风,很庆幸自己能够从一个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浪子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平凡踏实的普通人,在医院做清洁工的日子我和医院工作人员相处得十分融洽,我常常在戴着口罩工作之余看到那些认识的医院人员低头微笑着颌首示意,总能展现出不卑不亢彬彬有礼的模样。这愈使得我庆幸自己没有在黑帮的泥潭中愈陷愈深。
  有一天,我手持抹布正在麻利认真地擦着一间住院房间的玻璃,窗户的窗帘打开了,一个齐刘海、浓眉大眼的女孩子隔着玻璃看到了我,我和她目光对视了一下,然后我依旧点了点头,对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然后她也很爽朗地笑了,像春雨里的太阳,那么光亮温暖,我很快回过神来继续擦着玻璃,然后她坐在了病床上发着呆。这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
  一开始,缘分会让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不断地闯入对方的生活视线中。我开始不断地和那个可爱的女孩接触,这所医院成了我们相识相知的桥梁。然而,我最喜欢的事情依旧是像初次遇见她的情景。我擦着病房的玻璃,不经意间她拉开窗帘,我看到了她,然后微笑着低下头用余光去偷偷看她,而她对着我露出甜甜的笑。那次初遇后,她很少把住院房间的窗帘拉上了,而我每次在擦那片熟悉的玻璃时,总能发现,她就坐在病床上,认真地看着我工作,依旧对我露出甜美的笑。一来二去,我的心里有个很强烈的愿望,我想照顾她,守护她一辈子,只是因为,她像天使一样,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
  在工作之余我不断地和她交流接触,我终于得知她叫小英,二十出头的年纪,在一家公司做文员,因为多年的疾病恶化请了长假住进了医院,而年迈的父母远在外地,她孤身一人隐瞒了病情独自来到医院治疗。于是我便开始细心照顾陪伴她。
  我常常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她在医院周围散心聊天,她是一个安静温柔并且坚强勇敢的女孩子。和我在一起时她总是开心地笑,像绽放的花朵一样,她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病情而灰心难过,就像冬日的暖暖阳光,是那么的珍贵闪耀。我从没有看到过她皱眉的样子,但是我爱上了她的笑容。在世间二十余载,终于遇见了一个让我如此倾倒折腰的善良阳光的女孩子,这是我一开始,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我有时会将她抱着放在窗台上,和她玩拍掌十指相扣的游戏,她就会调皮地笑着说:“你好坏,玩游戏就占我便宜!”然后放肆地笑,我就把她抱下来,让她坐在轮椅上,我从后面温暖的把她乌黑秀丽的长发,盘到她的耳朵后根上。常常帮助打着吊瓶行动不便的她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扶着她缓缓前行,我甚至希望,能和她一起白头到老,我们蹒跚着牵着手,去看看日出日落,朝阳晚霞。
  大部分的相处是在她住的房间内,她时常躺在病床上双手抓住我的手枕着,闭上眼睛一脸幸福的模样,我总是认真深情地看着她缓缓入睡。有一次,她躺在病床上熟睡着,看着她熟睡的安然幸福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心跳得如同小鹿乱撞,偷偷地吻了她,触电一般的感觉,却让我无比的欢欣,我不确定她是否知道,但我又想让她知道,又觉得这是个秘密,不能说。后来,我们终于在一起牵手相伴,我们胜似电影中热恋的男女,即使平淡也无比幸福。
  幸福这东西,一点都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得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手持拖把准备工作,一个大夫带着三个熟悉的身影从我眼前掠过,中间的那个戴着墨镜脖子挂着项链的女生死死地盯着我,那不是小君么!多年未见她打扮得十分时尚漂亮,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我戴着口罩瞥了她一眼,然后大步离去。我不知道的是,就像当年的我被揍之时,他们三人也是那样地回头看了我,然后走向不同的方向开始两个世界的生活,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偶遇会打乱了我和小英平静幸福的生活,让我懊悔痛苦很久。
  小君在那次与我撞见之后便找医院相关人员询问我的情况想和我见面,我下意识地匆忙带着小英出院游玩逃避她的追寻。就像一场盛大的逃亡,世界那么大,我们该出去走走,医院这个地方,怎么困得住我们的爱情奔跑。
  我牵着她去附近的捷运车站,坐上捷运开始了没有目的地的出行,我们微笑着牵着手经过捷运站的闸机,我们一起坐上拥挤的公交车,我们相依相偎着熟睡。我们漫步在熙攘热闹的台北街角。
  路过一个游戏城的时候我带着她进去玩。女孩子对毛茸茸的娃娃总是情有独钟,于是我便和她来到了一个夹娃娃的游戏机窗户面前,我用高超的技巧成功地夹到了一只可爱的泰迪熊娃娃,然后郑重地说:“公主,这是属下赠与你的礼物!”她乐不可支地收下了,我内心的成就感与幸福感呈爆棚状态。然后和她一起玩了投篮机,傻姑娘阿英的命中率太差了。接着又去玩了僵尸枪战游戏,我经常把靠近她的僵尸打死,保护一玩这游戏就无比慌张的她,又玩了游戏城好多项目,十分疲惫,但很开心。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天,正当我们一起在阳光下的街道上散步时,她突然晕倒了,我赶紧伸手扶住她,靠着墙,我很担心,不容我多想抱着她回到了我们曾经朝夕相处的医院。到医院后她因旧病复发需要马上进行手术,我在手术室外担惊受怕着,我害怕失去她,她就像我构建的一个很阳光的美好世界,不容也不愿崩塌。
  我在手术室外踱步徘徊,只希望她能挺过来,我们还有好多的梦要做,还有好多的路要走,突然感觉人与人之间无非生离就是死别了,但我不敢这么想,我希望她好好的。
  谢天谢地,她成功度过了危险的手术。手术后第二天清晨,一夜未眠双眼红肿全身疲惫的我手捧着一束鲜花,放在她的病床旁。我打开了窗帘,一缕缕阳光射进病床,把我们照耀,这是老天爷眷念着我们不忍让我们分离么?她睁开眼睛注视着我,我感到一阵惊喜,她伸出双手做拥抱状,我们激动幸福地相拥在一起。疲惫万分的我靠在病房沙发上缓缓睡去,她为我披上了温暖的外套,随后起身离开了,命运再次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过了没多久,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女生走了进来,她将她的手提包用力地把我砸醒,我睁眼起身看到她时一下子呆住了,原来是小君!小君看到我控制不住情绪,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下重重地丢在地上,然后凶猛地扑过来抱住我,一边大声哭泣着说:“我找你找了好久!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我无奈地让她抱着默然不语。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又打开了,我突然想到了小英!我转过身去看到门关上了,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奔跑声,我挣脱小君的拥抱冲了出去,却没有再看到她……我朝右边的方向追了出去……
  从那以后,整整三年,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那个叫小英的,有着天使一般笑容的女孩。我很快地逃离了小君,继续着自己的生活。三年的奋斗,我成为了一名上班族,小英的一张照片,成为她留给我唯一的记忆载体,我将它放在钱包内,随身携带着,时常掏出钱包,去看看她的笑容。
  我习惯性地停下单车等平行道的机车,依旧掏出钱包去看看小英的照片,这一次,钱包掉在了地上,我将它缓缓捡起,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这时,机车掠过绿灯亮起,我抬起了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我永远无法忘怀的人,她就在机车轨道的对面,我们注视着彼此。我们绕了好大的一个圈,命运仿佛让我们回到了原点。
 

(作者:陆哲轩


相关阅读:

____
  • 周子云
    周子云
  • 彭静
    彭静
  • 杨依
    杨依
  • 李妙言
    李妙言
  • 李鸽
    李鸽
  • 陈翔凤
    陈翔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