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 路

┌2016-01-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有一种刻骨铭心叫愧疚,有一种伤痛叫失去挚爱。萧阳欠方也的一句对不起和想要给予方也的幸福,全都融在这无尽的怀念之中。
  12月,冬天的午后,即使是有阳光,也无法温暖挚爱之人冰封的心。萧阳站在窗前,想起了方也。今天是方也离开正好三年的日子。“方也,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没有那么做,是不是此时此刻,你还活在我看得见的地方,还活在我的生命之中?”萧阳看着窗外默默地想着。这三年来,方也在萧阳心里的位置依旧无人取代。多少个日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那一句对不起和我想要给你幸福依旧藏在萧阳心底。从方也离开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如此。望不到边的冬天,方也,你在另一边还好吗?萧阳决定背上吉他去方也离开的地方,为她再弹一次《我会很诚实》。
  “红阁学院到了,请有到红阁水的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萧阳站起身,抓紧扶手,一两步从公车跳下,穿过马路,径直来到红阁水的堤岸。红阁水,这个让他永生难忘的地方,承载了所有他与方也的点滴,从相遇到喜欢,再到走入心里的最深处,最后亲眼目睹方也从这个世界殒落。方也走后的日子里,萧阳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没能再遇到第二个方也。离红阁水最近的那块草坪,是萧阳和方也的开始。萧阳走过去,坐在曾经的那个位置,拿出吉他准备弹唱。
  “已经开始,每天温习好几次,你的名字和样子,不自觉被你笑着牵动意识……”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子。萧阳眼前一亮,顺口喊出了“方也”。定睛一看,才发现她就是个普通的女子,跟方也没有任何的相似点。“方也,我想你,我想再次遇见你,就像那些日子一样,每晚陪你说说话,弹你最爱的歌曲,把来不及说的话说给你听,哪怕需要重头开始。”萧阳呢喃着。
  那个周末的下午,萧阳同往常一样,背着吉他去红阁水堤岸上那块他常去的草坪,刚拿出吉他正准备弹,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一抬头,一个女孩的身影撞进他的眼球。单薄的身躯,耷拉着脑袋,长发随风乱舞着。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儿,让萧阳有了保护她的强烈欲望。看着这个落寞的背影,萧阳再没了弹吉他的心思,他对眼前的小人儿多了几分好奇。或者,应该说,这个瘦瘦小小的人儿已经莫名其妙地牵动了萧阳的心。
  萧阳看着眼前的身影足足有三十分钟,可那个身影就这样一动不动,让萧阳看得有些慌张。又一两分钟过去了,萧阳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悸动,站起身,带着吉他向那个身影慢慢靠近。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萧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方也的侧脸,只见她转过头,嘴角微微上扬,又转回到了正前方。得到她的默认以后,萧阳连人带吉他地挤到她的身边。她再一次转过头,对萧阳示以微笑,没有开口说些什么。萧阳略带歉意地挠挠头,还给了她一个微笑。这是萧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方也的脸,手掌般大小,苍白得像一张白纸,连嘴唇都略带紫色。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大冷天的,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坐在这?脸色还这么苍白?不是冻坏了吧?”
  “哦,我没事,谢谢!”
  “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我唱首歌给你听吧,我刚学的哟。”
  “嗯嗯,好。”
  “已经开始,每天温习好几次,你的名字和样子,不自觉被你笑着牵动意识……”
  和着吉他伴奏,唱完一整首歌,萧阳的脸微红。
  “很好听,谢谢你。”
  方也苍白的脸上呈现出一道小小的彩虹,萧阳看到方也如此开心,心里暖暖的。
  “嘀嘀嘀……”
  萧阳被突然传出的闹铃声吓了一跳,却见方也淡定地挽起衣袖关了手表的声音。
  “对不起,我该回家了。”
  方也正要起身,萧阳拉住了她的手。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可不可以留个号码给我?”
  “方也,15084918588。”
  “我真的该走了。”
  萧阳还在记着号码,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的手甩开。抬头,看见方也站在阶梯上,背对着他,匆匆走掉。萧阳呆愣了半天,趁着仅有的记忆把剩下的数字记完,一个人站在红阁水前,眼神呆滞。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抗拒?一个下午,萧阳就这么呆站着。直到太阳下山,萧阳才意识到该回家了。
  一整个晚上,萧阳都心不在焉。他想知道方也为什么突然甩开他的手走掉,想知道方也所有的一切。思来想去,萧阳还是决定打电话探求这未知的谜底。
  “嘟……嘟……嘟……”
  每一声都牵动着萧阳的心,他害怕方也不会接电话或是给了他错误的号码。一分钟过去了,终于在最后一段铃声要断掉的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沙哑的声音。
  “喂,你好。”
  “喂,你好,我是萧阳,啊,就是下午在红阁水堤岸碰到的。”
  “哦哦,你好。”
  “今天下午你怎么突然走得那么匆忙?”
  “哦,没事,有点急事要回家。”
  “……”
  半个小时,萧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多话了,不过总算释然,不是因为自己冒昧地问她的名字与电话,她才突然匆忙离开的。想了一会,萧阳带着笑沉沉地睡着了。梦里,他又再一次在红阁水的堤岸上遇见了方也,并和她一起打闹着,很是幸福。
  从那一夜起,萧阳总会在每个晚上给方也打电话陪她聊天,了解她的心情,她的学校,她的生日,她的喜好,她所有的一切。当萧阳在感叹他们同处一个学校却从未碰过面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方也是因为行走于医院而很少去学校;当萧阳在打完电话之后回味着他们的对话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方也同样也在回味着他们的对话,将它们记录成唯美的篇章来表露自己的情感。从萧阳第一次给她打电话那夜开始,也是从那一夜起,萧阳渐渐走进了方也的心里。
  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天微微蓝,清澈得看不到一点云朵。阳光甚好,带着冬日的微凉,萧阳决定背着吉他再去红阁水堤岸弹唱。距离上次遇到方也,他有一段时间没去那里弹吉他了。趁着今天又是大大的太阳,萧阳坐上了公车。一路上,他在想会不会又再一次遇到方也呢?如果遇到她,她会主动跟我打招呼吗?说些什么好呢?萧阳想了半天,突然觉得有点不切实际。唉,上次只是个意外嘛!算了,这次要是能再碰到她,我就开始喜欢她。萧阳在心里暗暗地发誓。
  “红阁学院到了,请有到红阁水的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萧阳抱着吉他下了车。这是他继遇到方也之后第二次来到红阁水。只是,这次多了一种期盼,期盼着能够再一次遇见心爱之人。萧阳依旧走到红阁水堤岸前面的那个草坪,拿出吉他,专心致志地弹唱《我会很诚实》。
  “已经开始……保护你到世界末日。”
  萧阳抬起头,突然看到坐在他身旁的方也,着实吓了一跳。
  “方……方也,你什么时候来的?”
  萧阳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
  “嘿嘿,你唱歌真好听。”
  方也朝萧阳露出大大的笑脸,萧阳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哪里哪里,不好听呢!”
  “可以再弹一次吗?《我会很诚实》。”
  方也看着萧阳,眼睛咕噜噜地转动着,仿佛在告诉他,拜托你再弹一次吧!萧阳第一次看到方也这么高兴,还主动提出了要求,也跟着高兴起来,顾不着那么多了。
  “好,我再弹一次。”
  旋律再一次响起,歌声再一次嘹亮,萧阳为方也弹了一遍又一遍,但萧阳始终忘了问方也为什么她会知道这首歌,为什么自己明明唱得不如原唱,方也却还说他唱的好听。一个下午,萧阳就这样和自己喜欢的人唱了一下午的歌,正在他觉得幸福的时候,嘀嘀嘀,方也手表的闹钟又响了起来,方也如同上次那样,淡定自若地关掉了闹钟,说了一句我该走了,然后留给萧阳一个落寞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尽管萧阳一直对这个行为很好奇,但还是没有多管闲事,他相信方也没说一定有她的理由。萧阳静静地坐在草坪上,回想着方也突然出现带给他的意外。这算是意外吗?好,方也,我觉得开始喜欢你了。
  “方也,我要开始追你了!”
  萧阳对着天空大喊,瞬间觉得信心满满,满意地回家了。
  又到了例行电话的时间,萧阳跟方也欢快地聊着。
  “方也,我周末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嗯嗯,好啊。”
  方也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萧阳,她没有告诉萧阳,其实游乐场是她的禁忌。虽然她一直很想跟别人一样去游乐场疯狂地玩耍,但是父母不让,而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允许。这一次,方也想任性一回她只想坐坐旋转木马就好。
  “那周六下午三点我在红阁学院车站等你?”
  “嗯嗯,好。”
  挂了电话,萧阳在想着周六那天要如何跟方也告白,而方也也在期待着周六的约会。
  周六很快就来了,还不到两点,萧阳就从家里出发了。他直接乘车到游乐场,找到离旋转木马最近的一家花店。
  “老板,你能不能在晚上六点的时候帮我用玫瑰在旋转木马附近摆个爱心形状呢?该付的钱我会付的。”
  “嗯嗯,好的,可以。”
  萧阳和花店老板说好了以后,又坐上了去红阁学院的公车。而这一切自始至终都没有让方也知道,他想给方也一个惊喜。两点三十分,萧阳准时到达了车站,站在冷风中搓着手,对手哈气,左右张望着,等待方也的出现。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方也斑点大的身影渐渐明显,直至完全出现在身边。
  “你什么时候到的?这么早?”
  方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阳。
  “嘿嘿,不早不早啦,两点半。”
  萧阳挠了挠头,看着方也腼腆地笑笑。
  “这么早?很冷诶。”
  这下,方也很惊讶。
  “嗯嗯,没事,不冷啦。”
  “……”
  说着说着,公车到了。方也第一次踏上了去游乐场的路,内心的激动不少于萧阳。公车向前行驶着,一点点向目的地靠近,坐在一起的两个人,期盼不尽相同。
  游乐场大门前,方也站着久久没有往前踏一步。
  “方也,你怎么不走啊?好像从来没来过一样,看得这么仔细,游乐场都快被你看穿啦。”萧阳看着方也久久未动不免有些怀疑,她是真的没来过吧?
  “哪…哪…哪里啦,我是太久没来了,怀念而已。”
  方也尴尬地说着违心话,她确实没来过,她多少次都在想像游乐场的样子,今天终于真正见到了。忽地,方也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萧阳。
  “谢谢,让我看到了游乐场。啊不,是再一次看到了游乐场的样子。”
  萧阳看着她激动得都说错了话,噗嗤一声笑了。方也这般迷糊的模样被萧阳记在了心里,看着方也开心,萧阳此时也幸福满满。
  萧阳领着方也直接来到了旋转木马的排队处,毫不迟疑。他想,像方也这样瘦小的女孩子,应该不敢玩过山车那种游乐项目吧?于是,他早早就到游乐场走过一次,记住了旋转木马的位置,以便于直接带方也过来玩,减少到处游走所浪费的时间。方也看着眼前的旋转木马,自己离它又近了一步。突然很庆幸能遇见萧阳,不然到18岁离开都可能无法到游乐场看一眼,别说是玩了。现在,不但看了,还能坐到旋转木马。只是她觉得特别奇怪,萧阳怎么知道她只想坐旋转木马?好奇终归是好奇,她还是把这个问题压在了心底,不去追问。至少,现在,她能坐到旋转木马就足够了。
  站在队伍里已有半个小时,离终点还有一点距离,方也不免有点急躁了,伸长脖子向前张望着。萧阳在背后看着方也焦急的样子,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方也,你不要急啦,周末难免人多。”
  方也尴尬地翻了个白眼,随即又转了回去,不再理会萧阳,安分了不少。她不会知道她的这些行为让萧阳越来越喜欢她。
  终于排到了方也和萧阳,方也慢慢地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爬上最低的那只小白马,动作缓慢而优雅。萧阳默默地观察着方也的一举一动。她紧紧抓着扶手,一刻也不敢放松。木马开始旋转了,一起一落,方也很是紧张、兴奋。她在努力地压抑着,她知道越是这样越容易发病,可还是难以抑制兴奋的心情。终于在下来的那一刻,方也感到胸口有些疼痛。她左右张望着,发现了不远处的厕所。匆匆跟萧阳说了声便走掉了。她必须要抓紧时间服药,而这一切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萧阳,她不想让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也不想失去萧阳这个朋友。萧阳看着她依旧那么行色匆匆,无奈地摇了摇,她还是那么急促啊。
  方也一刻也不敢停歇,一直到用开水吃下药,她一直在强撑着。休息片刻以后,她终于恢复了一点,从厕所走出来,脸色依旧是苍白的。
  “方也,你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萧阳看着她苍白的脸忧心忡忡。
  “没事,就是最近有点上火。”
  “哦哦,那我们就去走走吧?”
  方也走在萧阳的旁边,暗自在想,幸亏他没有再多问,否则不知道该怎么蒙骗过去了。萧阳则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以为就如方也说的那样。他们沿路走着,又投入了无休止地聊天。
  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不知不觉六点了。萧阳带着方也绕了一圈又回到了旋转木马附近。在原先与花店老板定好的地方,那里围了一圈,都是在猜测爱心玫瑰的。萧阳不顾那些人的猜测,突然伸出手拉住了方也,拨开人群。
  “请让一下。”
  方也的视线里顿时出现了一个爱心形状的玫瑰,她还在想是谁这么浪漫,居然用玫瑰摆了爱心形状。耳朵里突然闯进了一句“方也,我喜欢你”让她有点措手不及,脑海里飞快地在寻找着发声的对象,判断得没错,这个声音就是来自萧阳。
  “方也,自从第一次遇见你,看见你独自一个人坐在阶梯上,我就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保护你。也是那次相遇,我对你动心了。方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这些话,萧阳已经憋在心里好长一段时间了,他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也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方也感动得泪流满面,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方也会拒绝做他的女朋友。
  “萧阳,谢谢你喜欢我,可是我不能答应你,我…我不喜欢你。”
  方也好不容易停止了哭泣,说到末尾又开始抽泣了起来。方也给出的答案与她做出的反应截然不同,让在场的人,包括萧阳都无法理解。当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方也议论纷纷时,萧阳还是为方也挡住了人们的闲言碎语。
  “大家安静一下!方也,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才会拒绝我,没关系,我会努力做得更好,等你答应。走吧,我送你回家。”
  公车上,他们依旧坐在一起。车上一个人也没有,仿佛在为他们各自的悲伤渲染着情绪。萧阳呆坐着,面无表情,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方也则是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小声地哭着。“红阁学院到了,请有到红阁水的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压抑了许久的气氛终于得以解除。
  “我…回家了,拜拜。”
  方也朝萧阳挥了挥手,萧阳也朝方也挥了挥手,却哽咽地说不出“拜拜”二字。
  晚上,萧阳没有按照惯例给方也打电话,而是发了一条短信:方也,不管你说什么,我会等你,也请你给我机会好吗?我真的想给你幸福。方也看着萧阳的短信,心里满满的感动,她又何尝不喜欢他,她又何尝不想答应他,他对她的好,她全都记在了心里。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又能如何呢?她活不过18岁,继续下去只会让彼此更伤心,只会让各自更放不掉彼此。她不想让他难过,她不想成为他的拖累,她不想让他发现这段爱情是没有结果的。只有不开始,才会没有伤害。方也抹着眼泪,给萧阳回了短信:对不起,萧阳,你真的不用等我,我不会答应你的,我们就做好朋友好吗?
  萧阳没有再回短信,他一个人去了酒吧,点了两瓶洋酒。伤心的夜,微醺。不会喝酒的萧阳选择了喝酒解愁,方也则是躲在被窝里哭泣,哭累了,便沉沉地睡去。
  凌晨五点,醉醺醺的萧阳来到红阁水堤岸,带着醉意,拿出手机,拨通了方也的号码。
  “喂,萧阳,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喂,方也,呵呵呵,我喜欢你,额,你知道吗?我…我现在在红阁,额,水。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额,我就跳下去。”
  “喂,喂,萧阳,你是不是喝酒了?别……”
  “嘟……嘟……嘟……嘟……”
  方也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方也再也无法静下心来,匆匆穿上衣服,带着药,快步走向红阁水堤岸。
  远远看见一个身影在堤岸上摇摇晃晃地移动着,方也看到此情此景,不忍着急了起来,加快步伐向前走着。胸口疼了,就倒几颗药丸在手掌心里吞下,继续往前走着。终于,在两分钟以后,抓住了萧阳的手。
  “萧阳,你不要冲动,不要为我做傻事啊。”
  萧阳甩开了方也的手,就如第一次方也甩开他的手那样。
  “不要管我,你连等都不让我等,还管我干嘛!”
  说完,借着有些酒醉,假装不小心走滑,掉进了水里。方也并不知道萧阳会游泳,一着急,“萧阳!”喊完他的名字便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水里的萧阳亲眼目睹方也倒在了地上,吓住了,瞬间酒也醒了一大半。他迅速爬上岸,抱起躺在地上的方也,搂在自己怀里,不知不觉满脸泪水。
  “方也,方也,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不要吓我,我在逗你玩呢,我会游泳,你看,我没事呢,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突然,地面传来了与物品碰撞的声音。萧阳顺着声音找到东西掉下的地方,拿起来一看,却震惊了。强心药!!!她有心脏病?萧阳赶紧拿起手机颤抖地按着那三个熟悉的数字。
  “喂,是120急救中心吗?在红阁水堤岸这里有一名心脏病患者晕倒了。”
  “好的,我们五分钟后赶到。”
  “嘀嘟嘀嘟嘀嘟……”
  鸣笛声越来越近,直至完全清晰。医护人员拿着急救箱跳下了车,对方也进行各种检查。萧阳站在一旁,忍受着寒风的刺骨,等待着医生的消息。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医生抱歉地低下了头,或许,他们是在为又一个生命的离世而默哀。
  医生走了,救护车也离开了,一切恢复到了原本的寂静。萧阳出奇的安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会是见方也的最后一面。一个人站在寒风中痛哭流涕。最后,还是病倒了。方也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他,在女儿去世以后,根据女儿的手机找到了萧阳,并去医院探望他,给他方也的日记本,也跟他说了好多好多话。
  萧阳直到今天才真正知道方也不答应他的原因,才真正知道方也的病情,才真正知道方也这十五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才知道方也原来也喜欢着他。萧阳一直很愧疚,虽然方也的父母一直说离开这世界才是对方也最好的解脱,但是萧阳还是怪罪自己,是他致使方也这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是他喝醉酒发酒疯才致使方也因为担心他而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他没有喝醉酒,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方也也就不会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
  最远的距离就是两个人情投意合却不能相爱;最大的伤痛就是说爱你却没能保护好你;最后的承诺就是用愧疚来记念你一辈子。直到今天,萧阳爱着,也愧疚着。
  方也,你是我今生无法忘怀的伤痛,对不起,恕我今后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纪念你。
  冬天了,你还好吗?
 

(作者:施心怡


相关阅读:

____
  • 李远芳
    李远芳
  • 林卓宇
    林卓宇
  • 夏楚惟
    夏楚惟
  • 李鸽
    李鸽
  • 程玥琪
    程玥琪
  • 唐纯镁
    唐纯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