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耳少女(2)

┌2014-03-2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三

  七年前,瓷和山田都不过是八九岁的孩子。那时候的瓷,大多时候都和其她女孩子一起,在镇里那片奇异的花田当中玩耍。每当大家的笑声在花田的上空久久回荡,如同浪潮一般不肯退却的时候,山田却总会坐在花田旁边的那颗巨大的岩石上,嘴里衔着青绿色的狗尾巴草,眺望着远处的村庄,不说一句话,似乎十分乐于被笑声背后的孤寂所环绕。
  “这个送给你。”当瓷将一朵新盛开的波斯菊递到山田面前的时候,他嘴里的狗尾巴草落在了地上,他用乌黑的瞳子呆呆地望着瓷的笑脸,接着侧对着瓷,接受了她的见面礼。
  这个冷淡的少年没有说一声谢谢,但是他接受了自己的礼物,证明他并不排斥外界的一切。瓷这样认为。同时,在他接受波斯菊的那一刻起,山田漂亮的侧脸就已经深深留在了瓷的脑海里。
  那一次之后,山田开始试着和瓷说话,尽管他的每一句话都不会超过十个字,而且声音很小,语速很快,却已让瓷觉得非常珍贵。当他们渐渐长大后,山田的话便多了起来,他还会时常坐在小溪边上,和瓷聊自己的昨天,聊自己的快乐,聊自己的忧愁,聊自己的迷惘。
  “山田,你觉得谁是你最重要的人呢?”瓷问道。
  “奶奶。”山田回答“要是哪一天能够找到什么药治好奶奶的腿病就好了,她现在下床走路都快不行了。”
  “放心,你奶奶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
  “瓷,你有没有听说过鹿神?”
  瓷说:“嗯,当然。就在北山那边,据说山顶有一个巨大的池子,鹿神就栖息在那里呢。如果有人遇见他,肯定会享受到八辈子都逢不着的好运!”
  山田微微地笑了笑,拾起一块小石子,扔到溪水当中。
  “山田,你是想去那里的山区找鹿神吗?”瓷问。
  “不,这只是传说而已。同样在那一片山区的,还有带着剧毒的六翅蜻蜓,我想,谁都不会愿意带我去吧。”山田说完之后,叹了声气。
  太阳从山头缓缓地沉下去,二人都沉默了下来,夕阳的余晖静静洒落在他们的周身,溪流中粼粼的波光,好似在昭示着命运的无奈。
  那一次的对话结束之后,瓷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山田。有一次终于在小溪边碰到,却只见他捂着发红的双眼,狼狈地跑开。人们告诉瓷,山田奶奶的病已经恶化,存亡只在旦夕了。
  痛苦,一旦无法被分担,就会变得比痛苦本身还要痛苦。
  瓷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四

  终于,到了捕捉六翅蜻蜓的日子了。临行前,镇上那个打扮土气,满口黄牙的神婆开坛祭天,镇上的人毕恭毕敬地把祭坛给布置好,那神婆一脚登上祭坛,啃了一只猪蹄子,随即一杯白干入喉,咕噜咕噜几声,往黄色的符咒上一喷,符咒上霎时燃起艳红色的火,引得围观的小孩暗暗揪心。
  神婆抠了抠牙,尖声喝道:“出行——神将庇佑你们。”
  于是,镇长、山田还有镇里的十多个青壮男人披上了带有飞鸟图案的衣服,并人手各携带一支捕杀六翅蜻蜓的武器——涂满羊血的特制利箭,顺着通往北山的大道出发了。
  出发的时候正值清晨,到正午时分,一行人仍旧在山区里边来回行进,摸不着方向。
  “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得到六翅蜻蜓啊!”其中一个男人开始抱怨了,他早已汗流浃背,说话时免不了扯动着外衣扇点新鲜的凉风。
  “镇长,咱们休息一下吧,那里有一条山涧,正好给咱解渴。”另一个男人提议道。
  镇长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头,弯腰驼背,生着一双三角眼,他的头顶早已秃得差不多,那一滴滴的汗把他的头洗得格外亮泽。然而,当他听到这一些话的时候,那双被耷拉着的眼皮盖住的三角眼,顷刻之间瞪得极大,一根一根红血丝也突兀得现出来,他厉声对那几个人喝道:“干什么干什么!走这么点路就不耐烦了,不是我霸蛮,要是你们再不继续走,只怕就别……咳,就别想抓到六翅蜻蜓,去治好山田他奶奶的腿病了。”
  镇长说这句话的时候,朝正在一旁的山田望了一眼。他对山田说:“别信那几个家伙的,咱们继续走哈,继续走。”
  山田摇了摇脑袋,对镇长说:“镇长,大家看样子都很累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大伙会撑不到傍晚,喝几口水吧,不打紧的。”
  “呃……那好吧。”镇长勉强答应了。众人于是朝那一股山涧走去,十几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围了上去,大口大口喝着山涧里的水。
  “哇哈,太好喝了,简直比蜜还甜啊!”一个年轻人刚把头抬起来,就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我看你是太渴了,神经质了吧,孩子。”镇长不屑地说。
  “不,是真的,这里的水初次喝下去,就跟喝冰水没什么差别,可是一旦在口中流动那么一下,就有了甜味了。”另外一个人补充说,其他人也纷纷赞同道。
  于是镇长用自己的手舀了一些水喝下去。果不其然,这里的水的确异常甘甜。他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心想这其中必有玄机。是的,这一定和六翅蜻蜓所在的藻池有什么关系。他心思一动,忍不住拍手惊叫。
  “大家开工,沿着山涧的方向,出发!”
  大家沿着山涧水流过来的方向进发,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温度也随之降低了许多,如果一不小心深呼吸了一次,会感觉口里含进了一块坚硬的寒冰。脚下的苔藓和蕨类也极其浓密,无数五彩斑斓的花朵,引得昆虫们争相汲取其中的花粉。各处的景象无一不令人毛骨悚然。山田的心里有一种淡淡的不安,他不知道前方究竟是不是通往预设的终点,而那位一直走在前边的镇长,则紧紧地握着拳头,似乎早已信心十足。
  大概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走了十多分钟,镇长忽然停下了脚步。前方冒出轻轻的白雾,撩动着地上的花草和人们的头发。
  “到了。”镇长轻声地说着。镇里的人都感到诧异无比,傻呆呆地站在镇长的身后,等待着他发号施令,山田往前走一步,极目远眺了一番,他简直无法相信,在这样一片幽深寂静的山林当中,竟然会有一片如此大的湖水。
  在镇长的带领下,大家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湖边。雾霭渐渐散去,大家看见了清澈的湖水,那一些水藻,仿佛是光影交织成的风景,在水下婀娜地展现着各种姿态,令人难以置信。
  “嘿,你过来。”趁着大家都被藻湖给吸引住了,镇长把一个缠着黑色头巾的镇民叫到一边,跟他窃窃私语起来。
  “成败就看你的了,那群家伙把我们安全陪送到这已经没有用处了,待会我会用早先准备好的毒蛇诱饵把六翅蜻蜓引出来,等那一群蠢货忙着抓六翅蜻蜓,死伤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边等,哼哼,白鹿神一定会出现的!”镇长说。
  黑头巾男子附和着笑了几声,说:“镇长,那只鹿神真的会出现吗?不过,那好歹是神啊,虽然也是畜生,我们……”
  “笨蛋瓜子!”镇长狠狠地拍了一下对方的头:“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你还想当缩头乌龟不成嘛!我告诉你,老子想要得到的,就没有什么不成。我在镇上传下来的古籍里边找到过依据,当六翅蜻蜓怒不可遏的时候,白鹿神一定会出现,并平息一切干戈,到那个时候,你只要发挥你神弩手的功夫,用沾满了污秽之血的利箭,刺穿它的心脏,它一定必死无疑啦!啊哈哈哈……”。镇长歇斯底里地笑着。
  “啊,镇长!”黑色头巾男子瑟瑟发抖地说:“原来那些沾满了羊血的箭根本就不是用来对付六翅蜻蜓的啊。”
  “当然,那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镇长说:“只有至纯至洁的鹿神,才会被羊血伤害到,我的目的,你还不明白么?至于六翅蜻蜓那种毒物嘛,呵,过多的血腥味,只会激发它们的愤怒,让它们更加疯狂而已!”
  黑头巾男子还是一脸惊慌神色,镇长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安慰般的语气对他说:“年轻人,成功成名就只在这一时之间啊。你想想,鹿神的毛皮绝对可以令你富可敌国呀,至于那肉,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的吧,长生不老,与天地共存,这可是千百年来,多少人的梦想!”
  镇长说着说着口水直流,那双贼眼里透出逼人的冷光。黑头巾男子还是有些退缩:“可是……我的镇长,山田那孩子……”
  “哼,没出息的家伙。”镇长挺了挺身子,说:“我在这苦心谋划,你倒担心起那个鬼崽子。这次要不是多亏了他,哦不,多亏了他家老婆婆不听使唤的病腿,我们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地上山来呢。不过这事,也只能怪他可怜,我当初不过是散播了些关于六翅蜻蜓能治病的谣言。我可没功夫舍命给他去抓六翅蜻蜓。不过……等我们大功告成,你顺便也把那孩子解决掉吧。孤苦一人活在这世上,倒不如早点了结,这也算是我们给他的报答。”
  镇长的语气异常坚决,黑头巾男子不再多说什么,到一旁的灌木丛里隐蔽了起来。
  随即,镇长把自己准备好的毒蛇放进了藻湖。原本缠绕在一起的毒蛇们获得了自由,加之湖水的舒适,更让它们狂欢舞蹈起来。湖边树洞里无数的六翅蜻蜓,被这些猎物的气息吸引,它们发出红得令人窒息的红光,飞出了巢穴,整个藻湖,被那可怖的红光所笼罩着。
  “快看!是六翅蜻蜓,它们来了。”镇民们惊呼着,同时都拿起了事先准备好的武器,瞄准目标后,一一将利箭发射出去。不曾料到的是这些可怕的生灵动作异常敏捷,它们十分轻巧地避开了密集的攻击,而那些利箭掉落到湖水中之后,箭上浓浓的羊血在湖面上逐渐地扩散开来,原本清澈见底的湖水瞬间变成了肮脏浑浊的血水,生机勃勃的水藻迅速地死亡,并且发出腥臭的味道。更为可怕的是,六翅蜻蜓们失去理智地四下乱飞,它们的双眼泣出了火红色的泪珠,传达出死亡的讯息。
  有镇民早已因吸入水藻腐烂后产生的毒气而死亡,而有的镇民则为了躲避六翅蜻蜓迅猛的攻击四下逃窜,半死不活。带有飞鸟图案的衣服是那么不堪一击。
  山田也慌了手脚,他大声呼喊着镇长,不见回音,而这时,几只六翅蜻蜓正朝着他直直地飞过来。
  意识空白的一瞬间,山田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用力拽了过去,他闭着眼大叫了一声,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被拉到一处隐蔽的灌木丛里了。恐惧、惊慌、血色一一不见,在山田面前的竟然就是一个人——瓷。
  “天,瓷……你怎么会在这里。”山田大口喘着粗气。
  瓷一边用手绢擦着山田鬓角和额头上的汗,一边说:“你别问这么多了,你只要知道两件事,第一,你被骗了,第二,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不,你说什么,你说清楚点啊!”山田说。
  瓷深深吁了口气,说:“哎,好吧。镇长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想帮你,这是他预先策划好的,目的就是引发六翅蜻蜓和人类的骚动,然后引出鹿神猎杀。”
  “谎话,谎话……”山田无法相信。
  “这是真的,我一直跟在你们的队伍后面,刚才他和他同伙的话都被我听见了。还有,我之所以能够来这里,是经过我祖母允许的,她也觉得镇长这个人不是很可信。山田,你要相信我,快点走吧,你一定要等到血流成河的时候才会跟我下山吗?”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奶奶的病怎么办,没有六翅蜻蜓……”山田开始啜泣了起来,一颗颗像露水般天真的泪水挂在他长长的眼睫毛上,顺着他好看的轮廓一一滑落下去,悲伤的弧度,亦是那样的唯美。
  “放心。”瓷的手轻轻搭在了山田的肩膀上。温柔地凝视着山田,“你奶奶不会有事的,我们会照顾她,要相信的是,以毒攻毒并不一定就是解毒的唯一办法。”
  山田注视着瓷。仿若看见了几年前倒映在对方瞳仁当中的自己,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内心的孤寂,正是在那一次的遇见中,不由分说地被擦亮。
  “嗯。”山田点了点头。
  “好,我们下山吧。”
  “可是……瓷。”山田犹豫了,“你看,镇长的目的是猎杀白鹿神,我担心……”
  瓷明白山田的意思,于是,两人决定一起留下。

(作者:林卓宇


相关阅读:

  • 开 学 2014-03-04 01:48:24
  • ____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刘佳音
      刘佳音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杨依
      杨依
    • 唐纯镁
      唐纯镁
    • 李妙言
      李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