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邱紫燕)

┌2012-11-23┐未知】┌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透过小屋那一面被一个不知事的小孩涂鸦斑驳的灰白如幕布的墙上嵌着的小小的窗,外面天空,或许是别一番风景。只是,在里屋的映衬下,有如一滴墨汁融进了蓝色多瑙河中,参透、散开,隐隐约约开出一朵紫藤花,平静而不凝重。
  外婆说,她常常一个人坐在这里,看天空,记起了很多事情,开心的或难过的,然后,她也常常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沉迷在自己的思绪碎片中,因为,里面的一切,都是那么完整而美好。醒来后,她却总是也忘记记起了什么,好像终于将几件压在箱底的衣服翻了出来,掸去上面岁月的尘埃,再关上箱子,又不记得那些衣服放在了哪里。天空是回忆的幕布,外婆对我说:“小雁,你看天空是不是会说话呀?”
  多少个下午,外婆做的无数个梦里或她不尽的缥缈的思绪里,有许许多多的人,小姨、舅舅、姐姐、妈妈……还有我。她说,那是真正家的味道。呢喃着这句话的时候,天边的夕阳正好透过窗的折射不偏不倚地散在她的脸上,泛着一层红晕,像极了一个孩子吃完糖后满足的表情。
  可惜,现实很吝啬,允许给她的,太少太少了。
  外婆是吃过苦的人,这个结论,我也是无数次听她在饭桌上碎碎念着同一段历史得出的。她是地主的女儿,不幸逢上了地地改革和文化大革命,从衣食无忧到生活落魄,其中有着多大的打击,又需要怎样惊人的意志力才能挺过,外婆没有告诉我,她只是抵制甚至恶心着被我们称为养生食品的红薯,只是习惯性地将我们送给她的体面的的新衣服收在衣柜里,直到它被虫蛀形成了也舍不得穿,只是安心过着和千千万万普通百姓一样普通的生活,她提着菜篮出门了,生活的苦难将她的背微微压弯,她却迎着旭日撒下的阳光,前行。
  她总是捧着日历盼,某个长假或特殊日子的到来,那样,她就可以看着自己的儿女或孙儿们从四面八方聚来,陪在她的身边,哪怕仅仅是一顿饭的时间。一年有365天,如此漫长的等待,于她来说,确实是太不公平了。她时常不顾我们的劝阻,将我们送到楼梯口,等到我们终于以各自向四面八方散去,或许,她还在望着我们的身影,继续着新一轮的期盼。
  外婆曾经这样拉着我的手,对我絮絮叨叨:“小雁,你回来读书吧。回来,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她那真诚带着恳求的语气,我总是无言以对,慌张地仰头望着天空,害怕心软到痛到眼泪流下。
  外婆生日那天,并没有什么礼物,但她很开心。妈妈说,外婆没有什么特别钟爱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喜欢的。
  --原来,我们才真正不懂外婆的心,如需要的,是她不知多少次怀念过的,她的家人,我们的陪伴。
  曾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一个踽专独行的老人,她提着菜篮,口齿不清却自顾自地念着,大概是一些无人倾听的锁碎吧。她那干涸的眼神,有些略为呆滞的寂寞。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莫名其妙地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老人落下泪来。
  小屋外的那片天空,请寄一朵云给我的外婆。
  在她熟睡的时,飘入她的梦中,告诉她:
  外婆,等我。我会回来的。

(作者:邱紫燕


相关阅读:

____
  • 钟楚彦
    钟楚彦
  • 周子云
    周子云
  • 陶李园
    陶李园
  • 殷佳钰
    殷佳钰
  • 蒋莹
    蒋莹
  • 彭宇程
    彭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