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忧虑春之城市(龙涛)

┌2013-07-1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湖南省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龙涛
  已不再是鸭先知暖,杜鹃报春。为城市人预报春日来临的,是一天一天翻新的日历,是感觉可以褪去厚重的棉衣,穿上单薄的春衫却又哆嗦时,便大抵晓得她的莅临了。然而城市人是感觉不到真真切切的春天的,人们眼中,春天的到来只意味着春节长假的结束,又要开始长达一年的滚爬摸打的辛苦工作。城市的春天对城市人只起到了简单提醒时刻的用途,之后,便任由春去春归了。
  于是有一些未被彻底污染,还对春天心存眷念的仁者所不甘,他们走上街头,欲寻浅草没马蹄,却只剩沥青载奥迪;欲感吹面不寒杨柳风,却只有扑鼻难闻黑尾气;欲观多少楼台烟雨中,却只望见无数大厦酸雨中;欲见野渡无人舟自横,却只遇着公交满人无处落脚;欲欣赏明月松间照,却只见灯红酒绿里……公路两旁依旧有行道树的春姿,公园依旧有樱花的春影,湖边依旧有垂柳的春态,可是花苞的盛放就像是城市人迅猛膨胀的物欲;杨柳枝条的迎风拂动就像是宦海纷乱的人情纠葛……
  如果说春天是素妆淡抹、清新脱俗的豆蔻女子,那么城市的春天就是粉头绿面,胭脂浓抹的半老徐娘;如果说春天是委婉动听,清扬脱俗的乡间小调,城市的春天就是聒噪喧闹、身落窠臼的靡靡之音;如果说春天是流水涓涓、澄澈见底的溪流,城市的春天就是浊浪滚滚、泥沙淤积的浑河。春天已被城市的主宰者割刈得支离破碎,城市的春天已在现代化进程中如中世纪古罗马帝国的残阳缓缓被地中海吞没。真正的春天已被裹足,变得浮华、虚渺和空洞,如同城市人的心。尽管还能看到一枝红杏从坚硬的墙瓦后探出;一株野草从混凝土中顶出;一棵老树还伫立在马路边缘,与汽车争夺领地,然而,我不禁为他们悲鸣,既然已是瓦全,为何不肯玉碎,城市的春天已不再是这一花一草的真正灵魂,堕落的天使就将坠入凡间。不属于春天的城市中,花草林木终将成为历史的配角,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而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包括城市人自己。
  也许有一天,城市的孩子还得重拾那首儿歌:“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而那已是“旧时天气旧时衣,又是旧时情怀不似旧家时”了。
  也许有一天,城市的春天将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神龛中,只作为考古的意义而存在了。
  指导老师:刘艳

(作者:龙涛


相关阅读:

____
  • 蒋莹
    蒋莹
  • 张维雅
    张维雅
  • 杨依
    杨依
  • 唐纯镁
    唐纯镁
  • 张圆梦
    张圆梦
  • 周子云
    周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