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絮语

┌2013-09-1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  汪实璐  
 

  西塘烟雨

  我去的时候,正赶上“海葵”登陆,大风大雨,云蔽白日。汽车飞驰而过,溅起半人高的水花,远远望去如同腾云驾雾,整个世界都似在灰郁迷茫中飘摇。
  某个转瞬,漫天的烟雨扑将而来,犹如上好的丹青,淡极的水墨,又若一回眸的江南女子,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自然而然地惊为天人。汽车在不知觉间慢下来,停下来。小小的青石板道容不下汽车,汽车在这里是庞然大物,入不了画。
  天际渐渐放晴,我慢慢走着,能看到在长廊旁长满青苔的大石上,悠闲地钓着鱼的人,也能看到在沉色木质的屋内,微眯着眼品茗斗茶的人们,甚至还能看到当地人头戴草帽,脚踏扁舟,撑着长蒿划过清流。波光荡漾,水面微微起伏,揉碎了的落日金光轻轻闪耀。好像时光都舍不得打扰,缓缓地静了下来,慢了下来,连一缕阳光、斑驳树影都变得温柔。
  西塘里不乏刚只能容下一人的小道,行于其间,有些新奇,未曾注意,竟脚步一趔趄,险些摔倒。定住神往脚下一看,才发现竟是印着一人鞋印的青石,想来是方其泥封时被前人踩上去的,因人迹罕至便一直留在这里,也不知道又经历了多少年,沧海桑田,青泥成了青石,而鞋印也就一直印在了青石坚硬的壳上,无法磨灭,一如将心心念念的人映在了心上,便再也无人能灭,无人能代。世人皆言万物无情,物是人非,岂知物情更胜人情。因其寿命无尽,便每时每刻都无法忘怀。
  落日西沉,大红灯笼点起,衬着绯霞满天,为幽静的西塘平白添了些喜庆的意味。空气中飘来一阵阵炊火酒香,夹杂着泥土草木的芳香,映得这白墙黑瓦的水墨画里多了丝人间烟火。
  小桥流水,烟雨人家,当年的“吴根越角”仿佛穿过历史的洪流,笼罩着如纱的薄雾,静静浮现在人们面前,恍若桃源。
 

  静待门开

  一如既往地乘上电梯,我步入13层,脚步停在他门前。
  每周我都会来到这里,叩响大门,等待应答。
  夜深人静。微风轻轻掠过,拂乱我的头发,在心底泛起丝丝回忆的涟漪。
  似乎是缘分的牵引,带领我来到这里。还记得第一次来时的惊奇,怎么会有13层的存在,不是个为人所不祥的数字吗?随即一笑,想必也有不信邪的人,创造出这个楼层,只是,住在这里的会是怎样的人呢?
  迷惑间,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这个习惯,从此每周准时到此,静待门开。田野红了又绿,鲜花凋落又盛开,漫长的等待时光竟在不知不觉中飞逝。
  而最初小小的好奇也在心内发酵,酿出点点希冀。
  如今循例至此,依旧无应。
  他是做什么去了?也许他常常深夜才归?毕竟现代都市人人忙碌。又或许他出差未归?常年在外的奔波,让他已遗忘了从前的小家。又或者,若有例外,他也只是循例沉睡着。
  再度叩响紧闭的门,时机还未到。
  可楼层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一阵阵嘈杂喧嚣传来,伴着电脑“嘀嘀”的声音,穿过铁门,划破长夜,占据都市的每个角落。它们汹涌着,迷醉着,侵融到都市的血骨中。
  是无边的夜色迷人,还是人自迷?
  虽仍无人应答,我愿静待门开,寂寞自守。
  一如既往地下楼,我消失在月色中,身后房东的声音传来:“都说了这间房子是空的……为什么不信?” 

(作者:汪实璐


相关阅读:

  • 春游记 2013-09-18 13:43:11
  • 我忧虑春之城市(龙涛) 2013-07-19 18:16:44
  • 人生自是有清欢(熊金星) 2013-07-19 18:13:26
  • 游香零山[唐琦俊] 2013-05-16 13:38:29
  • 草色阳光(陆叶) 2012-11-23 14:26:10
  • ____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陶李园
      陶李园
    • 易汝珊
      易汝珊
    • 蒋心怡
      蒋心怡
    • 宋薇
      宋薇
    • 蒋莹
      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