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台

┌2014-03-03┐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彭    琪
  学校:浏阳市田家炳中学

  我站在整个学校最高的地方——天台。
  我记得,你曾说过:“斯斯,你要是肯穿裙子,一定会很好看!”说那话的时候,你正穿着那一条色彩梦幻如童话的天空蓝裙子,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甜美笑容。
  笑容?对,就是那笑容。
  每次到什么景区景点入景入画逛得正入迷的时候,总冷不丁有那些个突然窜出来的,抱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纪念品的中年妇女,遇人便纠缠不放了,一脸堆笑,把那些小东西都捧到你眼前,总是要你掏出钱包来了才好。她们自是为了生计,只是笑得油腻,让人窒息,像是扑天的海浪从你的眼耳口鼻中钻入又呛不出来,一种不像是在立体空间的压迫的,虚伪的温柔。
  天晓得,我居然把你们的脸重叠在了一起,呵呵!
  呵呵?想必当时我也是这样笑的吧?该是这样的。当然要笑,你说过,你是把我当最好的朋友的啊!当然要笑了。虽然,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是的,苏夏,我讨厌,你总是笑,总是笑,好像确实是蛮干净透明的样子啊!可那样子,让我恶心。
  我当然也没告诉你,我,从不穿裙,从不。
  这种从不,就像我和你,从不是一类人!我想,也不用说,你该是知道的。你知道吧?我讨厌裙子,就如同我讨厌你老是出现在我眼前。我不懂那个中原由,让光彩的你,如此来靠近我卑微的存在,我可没有会留给我百万遗产的亲戚!
  不过,老实说,如果是长发飘飘的你,站在这楼顶,天蓝色的裙和天蓝色的天,最好是万里无云却又微风阵阵,该会是惊艳的吧!我抬头,又低头。
  天空好干净,干净得像苏夏的脸。
  天空好近,近得我伸手就能撕破。
  唉!
  我叹气。往天台的边缘看了一眼,只一眼。
  地面上的人和景物被无限的缩小。
  只要再向前走一步……
  边缘陈年的水泥已被风化,只些许力道,便化作粉碎飘下楼去,我便看着它们飘落了,落到了我眼底。它们解脱了!在我眼底。
  别误会,我可不是来跳楼,也不是来寻求什么解脱的。
  我只是……对,只是来看看风景。
  我来看那些此刻在我眼里被无限缩小的,来来回回的学生。居高临下的感觉很好呢!他们一个个在我眼里成了蚂蚁,好像只一伸手,便能捏起一只,便能听到那骨骼破碎的声音了!没有可是了,不管怎么样,在这里我想不到转折。在命运手里,我从来,都只是小蚂蚁。
  胸前开叉的头发被风吹起,没有生机,决定起身回教室。
  当然,我又不是来跳楼的。当然,要回教室。
  一路上,我都低着头,周围的学生都神色匆匆,没有人会注意,看起来同样神色匆匆的我。是的,只是看起来,因为周围的都是这样的一幅表情呢,我可不能离群。
  吃晚饭的时间,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你的位置也是空荡荡的。我面无表情的回到座位上,打开抽屉,却发现一盒系着蓝色丝带的巧克力。是我最喜欢的那家DIY巧克力工坊的,昨天才去看过,只是价格不低,就没舍得买。
  那盒子上还有一张淡蓝色的卡片,有着熟悉的香味,上面写着:
  Dear斯斯!昨天路过城南巧克力工坊,出新品啦!我很喜欢的,快享用吧!
  从字面上就能看出语气来,不用猜也知道是苏夏。忘了说,虽然我不喜欢你,但却不得不承认,你的喜好几乎和我一模一样。不仅是巧克力,就连你偏爱的淡蓝色,卡片、还有卡片上的味道,我都觉着熟悉、自然。甚至,就连你的字迹,都和我如出一辙。我甚至都有怀疑过,你在刻意模仿我。但这不科学,没有任何理由,无论是外貌抑或人缘,你胜我,都不只是一两倍的问题,纵我是真低到尘埃里,也是开不出花来的。还是回寝室算了!
  寝室。
  我蓝格子花纹的床榻上,突然多了一大瓶护发素。苏夏,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明知道,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也不想和你做朋友。巧克力、护发素、衣服、鞋子,我都有些想用无微不至这个词了。你这样,到底图什么?
  我在床沿坐了一会儿,拿起护发素,进了浴室。
  挤出一团乳白色的护发素,揉在发丝上,立刻飘散出温暖的甜香,不知道该怎么用化学还是物理描述这些小分子做的运动。在氲氤的上升的水气中,我抬起头,隔着小水滴,还是能看清,镜子里自己的样子。脸色苍白,头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镜子右下角破了一块,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也正看着我,眸子清亮,神色却晦秘不安。不安?我咧开嘴,朝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却愕然发现,那笑容,竟和你越来越像。
  心里突然很是烦躁,不行,上晚自习时一定要和你说清楚!
  上晚自习,你又迟到了。班主任点名的时候却掠过了你,这么明显的偏袒啊!你向来是这样,受尽所有人的宠爱和照顾。
  真是不公平哇!我恨恨地想。等你一来,我一定就要和你说清楚,这么讨厌你,是决不可能和你做朋友的……
  我前面的那个位置一直都空荡荡的。
  自习课过半的时候,你终于悄悄地进了教室。
  我正欲开口,你却先说话了:
  “斯斯,你生日快到了,我刚在步行街逛了好久都没买到适合的礼物。斯斯啊,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呢?”你凑过来了。
  迟到这么久居然是逛街去了。我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以后,你不要再送东西给我了!”
  “为什么,今天的巧克力不好吃吗?护发素也是你喜欢的牌子啊?”
  旁边的同桌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又压低了声音:“不是,巧克力很好,我只是不想再收你的礼物了!”
  “为什么,斯斯,我们不是好朋友嘛?”你又是一脸的委屈。
  “就是不想和你做朋友才这样说!”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声音一下子抬高,周围的人都看着我。我于是又放低了音调:“因为我讨厌你,讨厌你,所以不想和你做朋友,这么说够了吗?”
  “可是,可是——”苏夏咬了咬嘴唇,眼里立马散开一圈水雾。
  瞧,又是那副无辜委屈的样子。一股厌恶又从我心底莫名地升腾了起来。我腾地站了起来,大吼:
  “苏夏,你有完没完?你到底图什么?你说,我双手奉上,求你不要再来烦我好不好!”
  桌上的一个小瓶子被我撞翻在地,教师里立刻弥漫开一股熟悉而自然的香味儿。
  一股血冲上脑门,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惊恐地看着所有人,所有人也都惊恐地看着我。
  “辜斯斯,你神经病吧?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了一节课了。现在又对着空气鬼吼鬼叫什么?有病吧你?”同桌说完,把桌上的书朝自己那侧挪了挪,所有人都用难以言喻的辛辣的眼光注视我。
  空气?
  我回头。
  我坐在第一排,前面的多媒体讲台冰冷而空荡。没有任何人,甚至没有,苏夏!
  “苏夏呢?她去哪了?”转过头,我抓住一个男生,急急地问。
  “苏你妹啊!你有完没完?还真是有病,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过这个人啊!”
  没有苏夏?
  不可能,不可能!
  我的脑袋里不知道被塞进了什么,像是快要炸开了,嗡嗡作响。
  我又扯住了另一个人,发疯似地开始咆哮:“苏夏呢?苏夏呢?苏夏呢?她刚才还在这里,她今天只是迟到了一会儿而已,对不对?你把她藏哪了?藏哪儿了?”
  那人挣开我,眼里全是嫌恶。
  我跑出教室,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我急促的呼吸还有嘶吼:
  “苏夏,你快出来!”
  “苏夏,你出来啊,你出来好不好?我答应和你做好朋友了,你快出来啊!”
  无数学生打开窗户,探出头,望着我。班主任从不远处的办公室跑出来了,满身肥肉,一波三折。我连忙转身往前跑,眼泪决堤般涌了出来。班主任在我身后追着,不停地大喊:“辜斯斯,你冷静一点,停下来,老师带你去医院——”
  不停地有学生在喊:“快来人呐,有学生疯了!”却没有一个人走出教室。
  那些声音像魔咒一样缠着我,比景区里的中年妇女还粘人,我怎么也甩不掉啊!
  我死命地跑,死命地跑,想抛开这一方喧闹,身后的人却开始多了、近了!我害怕,我到了天台了啊!想也没想,我跑了出去。
  飞翔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镜子里的那个笑脸。
  他们居然说没有苏夏!他们都疯了!
  我听到了坠地的声音,还有那早已练习了多次的,骨骼破碎的声音。
  我看到了傍晚的天空,黑里泛着红。
  那年,开学,我穿着一件颜色梦幻如童话的天蓝色裙子。神采飞扬地到新的学校报到,在教室门口还没站稳,就被走过的女生狠狠撞倒在地。她神色厌恶:“真倒霉,和这种土鳖撞衫了!”
  那条裙子破了,天空也破了,一片猩红。
  这顷刻我身下,该是能从尘埃里开出妖艳的花来了吧?
  终于,解脱了——
  真可惜,到最后,也没再穿过裙子。
  我笑了,天空也在我眼底完全黑了。他们,终于安静了……
  翌日电视。
  一个甜美的声音正在播报:X中高二的一名女生,由于长期孤僻患人格分裂症,于昨日跳楼身亡。据悉,该名女生在校一直独处,没有朋友。生前一直以一个“苏夏”的自我买礼物、买衣服送给自己。提醒广大的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要注意孩子精神生活,以免此类惨剧再度发生!

  朱赫老师点评:新颖独特的构思是文章成功的关键。本文的构思可谓异常新巧,最独特的是“我”——一名长期孤僻患人格分裂症的女生,以她独特的心理里程,提醒广大的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要注意孩子的精神生活。立意是深刻的,令人警醒。语言细腻生动而又流畅,这也是该文的一大优点。

(作者:彭 琪


相关阅读:

  • 读《红楼梦》 2014-03-03 19:19:01
  • 花开花落 2014-03-03 18:09:17
  • 从猜谜认识澳大利亚 2014-03-03 18:04:15
  • 《铁夹》读后感 2013-11-27 17:42:15
  • 初阳 1970-01-01 08:00:00
  • ____
    • 李远芳
      李远芳
    • 蒋心怡
      蒋心怡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邓京
      邓京
    • 殷佳钰
      殷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