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 画

┌2015-01-1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陈奎州
  学校:长沙市第一中学

  当我还是一个幼儿园的学生时,就已经见识过糖画。糖画是一项甜蜜的艺术,自那时起,就给了我深刻的印象。现在看到那些糖画师傅,还会不由自主地浮现一抹亲切。
  顾名思义,“糖画”就是以糖作画。糖浆在糖画师傅手中变成了一只会变形的精灵,只见勺子、铲子一挥,一幅幅生动形象的糖画便跃上了石板或铁板上。我最熟识的是一位姓沈的老师傅,他在我们学校门外卖糖画已多年。据上届的学长说,自他们入校以来沈师傅就一直在卖糖画。沈师傅慈眉善目,十分老实憨厚。一张黄牛般的圆脸很厚实,两鬓染霜,搭在一双如星朗目上,显得神采奕奕。一对像树枝一样的长手臂比变戏法的还巧,锡勺钢铲在他手中上下翻动,妙绝玲珑的一件件糖画艺术品便出自他之手。
  有一回放学,想吃些甜品,可太多太腻容易伤胃口。这时,我想到了糖画,便捻着两枚硬币走到沈师傅的小台子前,转了竹签,打算买一个糖画。“哟,小娃运气不错,抽中了龙,我这就为你做一个。”沈师傅显然心情很好,十分麻利地热起了糖浆。这糖可不是普通的糖,是冰糖与蜂蜜混合而成的,沈师傅把这叫“乌金糖”,又名蜂蜜糖,甜而不腻。这看似简单的蜜与糖成分混合,实是不易,不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是绝对把握不好火候的。热一点就太烫,难以软化成浆;冷一些太脆,一下便碎了。糖热好了。只见沈师傅左手拿锡勺一捞,满满一勺,然勺略倾,手向上一带,一条金色的丝线便顺势滑下,沈师傅手腕一绕,那本如流水一样的糖浆却忽然成了极富弹性的蛛丝。一收一放,几根简单的金丝不过于喘息间便勾勒出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金龙。他再用钢铲在龙的身上轻轻划了几下,那看似杂乱的划痕却极巧妙地将龙鳞表现了出来,最后在龙头只一点,龙晴顿显,形完神足。将这糖画拿到手上,我都不舍得吃。这不仅仅是食品,同时也是一位民间艺术家的艺术品,就这么把它入口粉碎,未免太过可惜!
  糖画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规矩,比如抽签。用竹制的转盘抽签是买糖画前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此乃传统。沈师傅尤为重视,竹签大都为十二生肖、天地灵物、吉祥符文,或一些特殊象征物等。有一次,一个妇女带孩子买糖画,可那孩子不依抽签,只要凤凰,沈师傅执意要按抽签做一只灵芝。这下母女俩都不高兴了,“不就一糖画吗?我多出点钱还不能换个喜欢的图形?”沈师傅一听,两鬓倒立,胡子也抖起来,呵斥道:“这是传统,自我祖宗起就干这行,就是皇帝买糖画也要抽签,不然这有什么意义?你们不按规矩来,我还不卖呢!”母女俩哑口无言,只得快步离开。
  在深圳时,我也曾见过一个手艺更高的糖画师傅。他能直接拿糖在蛋糕、巧克力上作画,所绘之物各尽其妙。但他工作台上的转盘却只是摆设,基本上是收了钱便按顾客的要求作画。这样固然人人如愿,却正如沈师傅所说,这样失去了它的传承灵魂,再精巧的糖画也终究只是糖,不是画。
  就在小学毕业的那年,城管队将小巷里的摊铺进行清理,沈师傅的糖画摊也不例外。从此,我便再未见过他。
  此后的时间,我去过不少地方,也品尝过各种淳朴风格的糖画,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复幼时品尝的风味。有的根本不用抽签,有的把“乌金糖”换成彩色的果糖,还有的是用各种模子直接印出来的。是的,我深信在这些改变的过程中,总归是丢失了什么。
  我还能遇到像沈师傅这样的糖画师傅,再次看到真正的糖画吗?

(作者:陈奎州


相关阅读:

  • 吾梦,浩瀚寰宇 2015-01-16 04:12:16
  • 重归蓝天 2015-01-16 04:11:17
  • 观荷随感 2015-01-16 04:10:28
  • 鼠 娘 (小说) 2015-01-16 04:09:03
  • 祖国在我心中 2014-11-12 16:01:07
  • ____
    • 张维雅
      张维雅
    • 唐纯镁
      唐纯镁
    • 宋薇
      宋薇
    • 符  实
      符 实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