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忘记

┌2015-06-1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田 瑶
  学校:长沙市南雅中学
 
  我曾在书上读过这样一句话:我知道有些人是无法忘记的,即使在你成长之初他们就已经消失。但是他们被镌刻在你的生命线上,无法磨灭。让我们终其一生为了这些印记做两件事情——怀念,或者寻找。
  她是我的姥姥,我父亲的祖母。我家共有三位姥姥,但我唯独与她的关系最亲。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年纪很小、辈份很低却与一位相隔三代的老人如此亲切。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一位精神焕发的老人,当另外两位老人腿脚不便、衣食起居必须靠晚辈照顾的时候,她依然坚持独自住在乡镇的小屋里,坚持自己料理生活。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尤其爱吃一种酥糖,虽然包装并不讨巧,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层油纸,但吃在嘴里满口香甜。这种酥糖在小镇上到处都能买到,我却偏爱吃姥姥家的。几乎每个节假日,父母都会带着我一起去姥姥家看望她,而姥姥也总会端出满满一盘酥糖,笑着招呼我,拉着我的手,一遍遍轻拍我的手背,要我好好学习。这时的我只顾着使劲儿点头,手却迫不及待地剥开酥糖的油纸,仿佛要把那藏在油纸里的所有香甜酥脆全都塞进嘴里。我甜甜地叫着姥姥,搂着她的脖子,轻轻吻她满是皱褶的脸颊,这时的她笑得像个孩子。我至今都还记得那酥糖纸包装的纹路,记得剥开糖纸的步骤,就像酥糖的香甜和姥姥的笑脸,都已经变成了习惯,刻在了我的脑中。
  后来,身体一直硬朗的姥姥还是没能抵住与岁月的抗衡,她的身体渐渐不行了,搬去了离她家不太远的小儿子——我的叔爷爷家住。那年春节以后,我们便再也没有去过那个熟悉的小屋。当我在叔爷爷家再次见到姥姥时,她已坐上了轮椅,虽然姥姥的眼睛看不太清了,但当我坐在她跟前,姥姥依旧爱与我说话。大人们围着火炉拉着家常的时候,姥姥用她枯瘦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说我长大了,眼里满是欣慰、期盼,以及深深藏着的不舍。当我们要回家的时候,姥姥依然抓着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拍着,一遍,一遍,边拍边说:“要好好学习。”我默默注视着姥姥泪水模糊的眼睛,使劲儿地点头。
  姥姥一直目送着我们,我也不停回头跟姥姥挥手告别,我不知道姥姥是否能看清我不断挥舞的小手。我没有想到那竟是我见姥姥的最后一面,那句话是姥姥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就在我们从叔爷爷家回来不久的一个晚上,父亲接到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我听到父亲在安慰电话那头的人:“婆老了。”一旁的母亲听了,突然就沉默了。那时已上六年级的我也明白了“婆老了”是怎么一回事,瞬间,我的心像落入深渊,眼泪在眼眶打转……
  姥姥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我看着姥姥照片上定格的那孩子般的笑脸,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她看着我那慈祥的目光、她拉着我的那双粗糙的手掌以及忘不了叮嘱我的“要好好学习”……这些我都不敢忘记,也无法忘记,它们被永远地封存在我的记忆里,历久弥新。
  龙应台在《目送》中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们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其实何止是父女母子,不论相隔多少代的长辈,都给后人留下了背影,同时也留下了希望。如那句歌词“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正是这种生命的轮回,亲情的传承,给一代又一代人以希望,让我们无法忘记的正是那些给了我们希望的人,我们也成为他们的希望。所以不必悲伤,也不必追。
  如今那一方酥糖已换上更精致的包装,可留在我记忆深处的依旧是儿时的味道。
 

(作者:田 瑶


相关阅读:

  • 夏  荷 2015-06-18 17:20:56
  • 记录真实 2015-06-18 17:18:57
  • 车流的风景 2015-06-18 16:40:46
  • 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 2015-03-09 22:07:40
  • 只是因为那个人 2015-03-09 22:06:54
  • ____
    • 李星靓
      李星靓
    • 刘佳音
      刘佳音
    • 唐纯镁
      唐纯镁
    • 宋薇
      宋薇
    • 李妙言
      李妙言
    • 张维雅
      张维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