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外公

┌2015-08-27┐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长沙市一中  李宇雷 
 
  六月的骄阳下,我喜欢在逸夫楼前幽静的林荫道上走走。这时,我经常会想起远在乡间劳作的外公。
  狭窄的田埂上,一位肩荷锄头满头银发的老人正缓缓走来。待走近了你,那茶色的脸上,老年斑隐约可见,胡子拉碴,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浆,裤管一只高一只低,泥浆敷不住的小腿骨瘦如柴……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位农民,那么你错了!这是我的外公,一位退休干部,十八年前他曾是一家食品厂厂长。
  外公七十多岁,按理说应该在家安享晚年,串串门,聊聊天,或者打打麻将,度过闲暇时光。可是,从小就热爱劳动的他是个不懂得享受的“糟老头子”(老妈背地里常这么说)。除了中午睡半个小时,白天外公可是一刻也不闲着。
  记得高一的暑假我在外婆家住了一晚上。早饭时,我问外婆:“外公呢?怎么不吃早饭?”“热不死的外公打不死的小强,早和舅舅一起到田里除稗子去了!”外婆头也不抬,嘴里三分埋怨七分怜惜。唉!外公呀外公,怎么就这样不善解人意呢?!难怪老妈说他是个不省心的糟老头儿。一家人担心他摔跤,担心他累着,可年近八旬的外公就是一意孤行,爱干啥就干啥,田野里菜园里忙个不停。
  中午时分,外公戴着个草帽进屋了。放下锄头,摘下帽子,稀疏的白发紧贴头皮,脸上泥一道汗一道,分不清哪是眉毛哪是眼睛。白汗衫变成了黄色,湿漉漉地紧贴在身上。我连忙为外公打好洗脸水,站在他身后摇蒲扇,外公迅速地摆手:“吃饭,吃饭!如今读书压力大,也不容易!”看,这就是外公!我总是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理解我的莫过于他。
  午睡时,劈柴的声音隐约传来。我知道,那一定是心灵手巧的外公在干篾匠活儿。我轻手轻脚爬起来,只见外公坐在连廊里,熟练地把一个个竹筒劈成一片片竹篾,再将竹片劈成两半,然后用嘴咬住一边将竹片撕成一丝丝小竹签,这样重复多次,很多竹签根捆在一起,然后中间打个小尖儿,再用纤维绳扎紧。这样,一个小巧又环保的竹刷子就做成了!看着外公那双灵巧却枯瘦的手,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我忍不住走到外公跟前,轻声问:“外公?您不累吗?”外公满不在乎地用牙咬住竹片撕了一根竹签,然后说:“活成别人的累赘,那才叫累呢!古话说得好:只有懒死的、没有累死的。你读书也累呀!不过,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累一点,你将来肯定比外公有出息!”说完,外公无视我的存在,继续手牙并用,快活地劈竹子,扎刷把……
  鲁迅先生赞美奶牛,因为它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而我最敬佩的外公,却从不要求于人,坚守做人的本分,只要身体尚佳,就会力所能及地进行劳作。他,不正是中华大地上亿万普通人的缩影么?是他们用汗水和信念默默耕耘,是他们用勤劳和坚忍谱写生活、用善良和真诚书写感动!
  六月又一次来临,骄阳再一次在小路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明年这个时节,我将参与人生的一次重要冲刺。我想:外公尚且努力,我又有什么理由可以退缩?
  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礼,我的老外公!
 

(作者: 李宇雷


相关阅读:

  • 致敬外公 2015-08-27 05:05:11
  • 奔赴逃离 2015-08-27 05:01:29
  • 人生也是一种抵达 2015-06-18 17:58:00
  • 人生也是一种抵达 2015-06-18 17:58:00
  • 无法忘记 2015-06-18 17:19:42
  • ____
    • 殷佳钰
      殷佳钰
    • 张圆梦
      张圆梦
    • 刘依清
      刘依清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李星靓
      李星靓
    • 蒋莹
      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