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秋日风情(唐纯镁)

┌2013-01-14┐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长沙市铁路一中


  金秋十月,我与爸妈再次来到武汉东湖,领悟她秋日的风情:东湖的水,微波荡漾;东湖的柳,迎风垂绿;东湖的荷,暗香如沐;东湖的霞,美轮美奂;整个东湖充满了诗情画意,令我浮想联翩……

  荷园听秋雨

  清晨,秋风拂面,我站在百里东湖的堤上,沉醉于小波浪轻抚湖岸的美丽景色中。突然,天下起了小雨,我们撑着伞漫步到了荷园。放眼望去,百亩荷塘,一片碧绿,秀雅的荷叶在滴滴答答的秋雨中展示出无限丰韵。叶内滚来滚去的透明雨珠,更把满塘荷莲装扮得生动俏皮。但这视觉的盛宴并没有把我束缚,我的思绪随着听觉的奇妙感觉走进了荷园里的另一个世界。
  静静地坐在荷塘中古朴的亭子里,听秋雨“滴答、滴答”敲打荷叶的声音,这声音时慢时急,时高时低,时响时沉,时断时续,有时如民乐古筝轻弹,有时如西洋提琴奏响,有时如百鸟争鸣,有时如兔落鹘起。看着四周风雅的荷叶,嗅着一阵阵的清香,我沉醉在秋雨中,沉醉在绿色中。这儿花已谢、叶正绿,又觉着这并非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意境。这一刻,我的心不再急躁,不再忧愁。我的内心溢满了青春活力。我真正体会到了人与自然相拥的妙处!真是一秋好雨、一汪好水,一湖好荷!

  湖畔观余晖

  在我遐思未尽之时,忽一抬头,发现雨已经停了。我们继续沿湖畔漫步,雨后,天气微寒,风起浪冷,水是一色的淡青,被风划出一道道白痕,可妈妈说这不是观景的最佳时节,我不禁有些怅惘起来。
  彼时已是下午五点一刻的光景,雨后的太阳已近暮时,薄阴的天气使它显得不会太过耀眼夺目,反而翻出一层明黄色的光晕,再往里是闪闪的橙色,中间则是熔金的光芒,而这光与影的作品倒映在东湖的水中,就更有一番风致了。那离合的神光在水面上泛一层碎金,在粼粼的波纹下微微地抖动着,像是这湖中浅眠的金龙,摇曳出奇异的水纹。那些碎金似的鳞片仿佛随着它的呼吸有规则地开合起伏,而那长长的尾巴远远延伸,渐渐隐没于湖光之中。将东湖这一片清潭搅成了胭脂色,橙红,桃红,青灰,浅绿,湖面那样妩媚,让我用什么来形容呢?我仿佛置身于远古的青铜时代:熔铸金属的炉火,青色的火焰,静静地燃烧,四周散开烈烈的大红,带着一种古老而神秘的脉博,像是要献给神的一种祭祀舞蹈,这种感觉美妙绝伦。
  正当我们陶醉其中时,视野中忽然驰进一尾脚踏小舟,坐着一对恋人。它的出现是那么自然,就好像驯鸽飞过青空,蜻蜓栖于荷尖。我屏息以待,当小船摇过那一片金鳞时,我拿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也就在那一刻,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我感叹人与自然能如此和谐地融为一景!

  街边吃田螺

  东湖玩了一天,回宾馆冲凉后忽觉肚子很饿,急忙出门,湖边夜宵摊子上美食香味扑鼻而来,我们沿着一条小街左右顾盼,不知道吃什么好,到哪一家吃最好,忽见一小吃店里坐满了食客,走近时只听到“滋溜滋溜”猛吸之发出的诱人声音,原来是小时候吃过的田螺,他们吃得那么忘情,那么开心,那么心满意足。这时,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与爸妈不约而同地往这家夜宵店里走,找到一小圆桌坐下,点了份田螺,准备让舌尖也好好的享受一下。
  刻把钟光景,一锅热气腾腾的田螺火锅送上了桌,看到好大一个黑糊糊的田螺和黑糊糊的汤水犹豫了片刻,但我终究没有抵挡住美食的诱惑,夹了几个放到碗里,凉了一下,顺手拿起牙签,迫不及待把好大的一颗田螺肉送进嘴里,口感很好,相当入味。我们三下五除二把田螺都吃干净了,还用鲜美的田螺汤汁拌饭吃,浸透了汁水的米饭被泡得粒粒饱足,扒拉起来,那叫一个心满意足。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店里的年轻师傅凑过来攀谈说:中秋时分,武汉人的习俗喜欢吃田螺,跟吃月饼一样,据说在清咸年间《顺德县志》有记载:八月望日,尚竽食螺。没想到吃田螺还有如此多的说法。
  听了,沉醉了;赏了,感悟了;吃了,享受了:这就是我秋日去东湖的最大收获。

  谢利纯老师点评:写东湖,抓住了她的几个极具特色的地方进行描述,有层次感,也有自己的感悟。对自己情绪的描摹使文章更灵动。美中不足之处在于:第三部分似乎属于“风俗”而非“风情”了。

(作者:唐纯镁


相关阅读:

____
  • 李星靓
    李星靓
  • 彭宇程
    彭宇程
  • 林卓宇
    林卓宇
  • 张维雅
    张维雅
  • 杨依
    杨依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