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钓鱼时 (葛佳颖)

┌2013-01-14┐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浙江省宁海县青少年活动中心少年阳光文学社


  六点十分,山村是朦胧湿润的,草木最本真的怡然的芳香在此刻展露无遗,脚丫子倒也没闲着,灵活地挑逗着尖尖儿草上的晶莹的露珠,时不时还溅在脸蛋上,旋转出灵动的旋律。就这样坐在鱼塘的正前方,悠哉游哉。
  “妈妈,他们在干什么?”一个衣着简陋却非常干净的小男孩带着毛帽子,抱着他的黑色卷毛犬,迟迟疑疑地把目光投向我们这边。
  “小声点儿,孩子,叔叔他们正在钓鱼呢。”男孩的母亲将右手食指竖在唇前,示意他不要扯着嗓子。尽管那位母亲用很小很低的声音回答,但我依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对话。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好听,带有乡村女性特有的腼腆和温存。良久,母亲按实了男孩的毛帽子,像是怕被风撸了去,随即身影便渐渐消失在了那个冷凝且沉静的男子身旁。
  起先,爸爸从包袋中细细比较并翻出两袋看似相同实然具有天壤之别的饵料,掺和点水,揉搓几下,两种饵料便微妙地融在了一起。爸爸的钓龄虽只有三个月之久,但经过这些天的磨合和实践,几乎回回都能带回“战利品”——即爸爸口中“坚持的回报”。
  爸爸一手执竿,一手敏捷地将各种装置安上钓竿,孔雀尾羽色的浮漂插入孔眼。第一次试钓是以检查钓竿重量为主。爸爸奋力一挥,随即又收回来,像是梦呓般地念叨了一声,“太重了。”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依然如此。
  爷爷算是职业钓手,因“下海”次数多而经验丰富,熟知各种鱼类爱吃的食物,因此惊喜连连。浮漂只要微微一沉,爷爷便敏锐地感知,稍稍拖动,便任它逍遥。我从爷爷手中接过钓竿,好沉!
  爷爷提醒我说“遛鱼”不讲究迅速拉上,而在过程的收收放放中尤为享受。慢慢地磨,待鱼筋疲力尽之时方可用力拉回岸。这条鱼的力气非一般,动辄就急掉头。草地小且窄,我有好几次差点被它拖下水。爷爷见我招架不住,接回钓竿,奋力一拉,就将鱼儿乖巧的顺上了岸。
  爸爸这边的情况不容乐观。连续试钓了多次,却仍然这有问题,那有问题,爷爷不忍旁观,放下钓竿,径直走到爸爸的面前,调整起钓竿来。原来,是爸爸把浮漂调得沉甸甸的,加重了整个钓竿的重量,爷爷剪下一块儿,才略有好转。调罢,爷爷手把手地教起爸爸:塘心很深,但一般都是大鱼的聚集地;掷杆之前必得找一个好所在,收杆得慢慢地折腾它的气力……说罢,爷爷亲身示范,果不其然,浮漂微微地颤动了几下。开始随它游,“呵,好大一条青鱼!”爷爷啧啧嘴,感叹道。
  “真的是条青鱼?”爸爸疑惑了,百思不得其解,却凝神盯住塘中鱼挣扎的踪迹。
  嘀嗒。嘀嗒。嘀嗒。漫漫无涯的五分钟悄然离去,鱼儿在追逐,追寻,我们在把握,把持。“哦,鱼上钩了!”我小声地欢呼着,欢悦无比。
  它翕动着嘴唇,因离开了它的巢穴,它将无法生存。那是一条对我来说极大的鱼,除了“漂亮”,我再找不出其他词语来形容它的貌相。爸爸估摸着有二斤七两,爷爷赞同,抿抿嘴唇,似乎欲言又止。“放回去吧。”四个字清晰地从爷爷嘴里蹦出来。
  就这样,在东方破晓,晨光熹微之时,聆听着动听的歌声,踏足而来;红日顶头,阳光猛烈之时,哼着不知其名的歌谣,欢愉地踏步在柔软的田野中……

  徐吉老师点评:层层递进的垂钓描述,随着浮漂起起伏伏,随着鱼儿东游西摆,随着爷爷经验十足的语言也变得更专业。而最亮之处在于文末的转笔,一切景、人、物、情在此刻升华。风荡漾着欢歌,日映照着心境。逍遥此意谁人会,应有青山绿水知

(作者:葛佳颖


相关阅读:

____
  • 宋薇
    宋薇
  • 彭宇程
    彭宇程
  • 刘依清
    刘依清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