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湘江(陈奎州)

┌2013-03-1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月下湘江(陈奎州)

  长沙市青竹湖湘一外国语学校  陈奎州

  灯火通明的长桥如长蛇般横卧湘江,夜空褪去了最后的那一抹紫罗兰,披上了如墨的纱。如玉般的皎月似一轮天镜,反射着柔和的秋光,而月光中倒映的是桥下沉眠的湘江。
  江水醉了,寂静在风中;灯火醉了,寂静在风中;游人醉了,寂静在风中;明月醉了,寂静在风中。风光带上的草木,如与我把酒,摇摆起伏。一片片叶不住的在暖风中舞动,浅绿的叶脉网又似充满血液的血管,跳出了自己的脉搏。草茎一根根地匍匐在地,好像在向着月光朝拜,如银的湘江抽出丝缕月光,贴在碧绿的草叶上。水纹轻荡,贴着月光的草叶仿佛也是那波动的江水。荡漾着破碎的水痕。
  站在草坡上,打量着如磨光的镜面的湘江,圆滑而无棱角,静静地仿佛永不流动。对岸那些通亮的楼房以及土山一个个都被贴在了水底,种农山上的神农阁正在夜幕下投映着它变幻的灯彩。落下的枯叶点在了这影像之上,点碎了这无尽的霓霞。再度透明。
  河岸旁的沙滩,没有通明的灯芒,只有林立的红岩,罗列其上。白色的细沙随水流而去,又有新的一波补充而上。月光投射在卵石上,影现浮光。一片片小舟,或者说一片片不沉得浪叶,跟随着水流的节奏,顺流而下,直至他方。
  我望着这无可言喻的画卷,也不禁陶醉了。这十月的暖风不仅像把梳子,梳理着湘江如水晶般柔若蚕丝的银发,还像使人迷醉的美酒——不是醉人,而是醉心。
  “峡深明月夜,江静碧云天,”月下的湘江正如一幅画卷,缓缓地向我展开。月亮已在水中破碎殆尽,剩余的只是皎洁的辉煌。沉睡的湘江静悄悄地睁开了她幽潭般的眸子,偶尔绽放的烟花同样也绣在了她的衣裙上,玉带一样的长桥栓在岸两头,当车流暂止的刹那,夜空下的湘江,无言,仿若陶醉。
  草木遍立的小道上已少了行人,唯有偶尔响起的车铃声。江岸沉默了,花草沉默了,万寂之中独我清醒,看向江水中的挖沙船,挖上来的不是松软的河沙,而是那柔美的霓虹。
  喝下一口秋风中的酒意,月下湘江再度翻起了浪痕,骤然静止的游鱼是她迥然不同的图腾。风中叠浪,浪起千层。层涛激岸,岸处无声。梦游一样,我仿佛正缓缓浮上天宇,眼下纳入的,只有陶醉中的湘江,无光的神农阁,无光的长桥,无光的高楼,明亮的只是粼粼的波光流水。从旁路过的一朵薄云笼住了浑圆的银月,略透微光。而此时此刻,一切都像回到了原貌。
  不拖泥带水,没有任何犹豫的沉默,月隐无痕。

(作者:陈奎州


相关阅读:

____
  • 蒋莹
    蒋莹
  • 张维雅
    张维雅
  • 钟楚彦
    钟楚彦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