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山野记忆

┌2016-01-2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贾铭扬
  学校:湘西雅思中学
 
  秋天,每一点飞花落叶,每一声虫鸣鸟啼,每一阵清风细雨,都能引起许多感受,也都能带来一些快乐。
  周末到了,连绵几天的秋雨也停了。吃罢早餐,爸爸提议去扯枞菌(野蘑菇),妈妈笑着说:“好啊!就去我们单位后山上扯,听别人说那里已经长枞菌了。”
  我们要去的后山,其实是一堵围墙圈起来的城中山,花草树木都长得好,远远看去葱葱郁郁。青石板小路曲曲折折,呈“之”字而上,可能因为雨后,除了我们一家没再见其他人。我极少爬山,没走几个台阶就喘大气,惹得爸爸拿着一根长木棍在前面拉扯着我,鼓励我一鼓作气爬到山顶。走完石板路,便到了山顶的一处凉亭。我们坐下休息的时候,突然,走在前面的爸爸摘了一把“羊屎壳壳”(苍耳种子)向我掷来,顿时我的衣服上粘得满是。我不服气地,顺手扯了两大把当作“榴弹炮”来回敬他,看着他跳来跳去,我乐得哈哈大笑。笑声惊动了树上的云雀,哗啦一下,叽叽喳喳飞走了一大群。
  我们在离凉亭往上不远的地方,看到了成片的枞树,也就是书上说的马尾松,多雨季节树下蓬松的松针腐烂后容易生长枞菌。爸爸妈妈都说小时候常上山扯枞菌卖,城里人特别喜欢,炒肉吃或者炸菌油,扯得多了能卖得几个零用钱,攒下来留着作学费。这还是我第一次扯枞菌,爸爸先给我和妈妈各做了一根木棍用于打草挑刺笼,然后让我们跟在他后面钻进了一个树林子。爸爸一边在前面用一柄小柴刀左挥右砍给我们开了一条毛毛小路,一边说:“我们比比运气,看谁先找到第一朵枞菌。”妈妈一脸神气地说:“扯枞菌是一种细活,看你们那样子,想都不要想,肯定是我。”我吃过枞菌,但已不记得枞菌长什么样子了,所以不敢作声。大约十几分钟后,妈妈眼睛一亮,大叫:“快看,枞菌!哈哈哈——第一朵枞菌是我找到的!”就在这时,我看到她的脚边有一个小小菌子,赶紧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把周围的草拨开,用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扯,放在手心。爸爸快步跳过来,两指捏起来一看:“啊!真是枞菌!儿子扯得一朵极好的扣子枞菌!”
  真是枞菌!
  一朵小指头般大小的枞菌。
  一朵伞面淡红带乌的枞菌。
  一朵鲜嫩极似珍珠的枞菌。
  妈妈也拿过去看且赞不绝口,好心情随之荡漾全身,我禁不住哼起歌来。爸爸不服输地猛砍杂草野刺,眼睛睁得乒乓球大。不久,他也找到了枞菌,而且不止一朵,拨开草丛便看到散生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枞菌。不怕刺抓不怕草划,我们仨笑着嚷着争着去采摘。
  很快就到了中午,阳光穿过树林,山里显得明亮多了,也感觉到一阵阵热气往上冒,使人浑身发痒。这时,妈妈提起一竹篮枞菌,说阳光晃眼睛,我们该下山回家了。
  下山路上,爸爸妈妈都感叹不己,说现在生态环境好了,在城市里竟然也能扯到枞菌。妈妈摸了摸我的头,又感叹了一句:“是呢,乡野扯枞菌这种事情,没想到在城市中也会奇迹地发生,多好啊!”
  这个秋天,飘散着枞菌清香,飘散着山野记忆。
 

(作者:贾铭扬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何宇波
    何宇波
  • 张圆梦
    张圆梦
  • 周子云
    周子云
  • 彭静
    彭静
  • 李妙言
    李妙言